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新章节 → 第340章诬陷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最 第340章诬陷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忍者脸色大变,当时我脑袋里浮现出无数的画面无数种可能,但万万想不到武藤彦竟然疯狂到这种地步,就算要动手也该在暗中进行,如此明目张胆的在酒会期间杀人,简直难以想象,实在太离谱了。

    路上我都在揣摩武藤彦的想法,想来想去也猜不透他这么做的目的,而忍者自从听到观月雪黛有危险的那刻根本什么都顾不得,心想着把她救出来。

    跟着花水菱急匆匆的走出大厅,直接通过楼梯间下了两层到了二十六层,这里似乎是休息区,整个楼道里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这种环境我心里有点疑惑,很明显楼层还没有被武藤彦控制,这说明武藤彦准备的并不充分,难道是临时起意或者时冲动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

    带着疑虑,跟着花水菱路小跑来到间紧闭的房门前,花水菱指了指里面,小声道:“他们都在里面,不知道武藤彦有没有动手。”

    忍者二话不说抬脚就要踹门,我连忙把他拦住,用眼神示意他冷静,然后扭头看向花水菱轻声问道:“武藤彦带了武器吗?”

    “是,他带了枪,不知道是怎么带进来的,不然他根本打不过小姐。”花水菱急的都快哭了,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还等什么?我要去救她。”忍者心里已经乱了方寸,满脑子都想着救人,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值得失去理智的人,如果在房间里面的是女神,可能我也会方寸大乱。

    所以不管是佣兵还是国家特种部队,从来没有个人英雄主义,永远都是个团队,因为不管遇到任何情况都会有人提醒你,保持冷静。

    我拦住忍者,四下找了找,现走廊边上摆放着个精致的花瓶,我快步走过去,拿起花瓶用衣服包起来放在地毯上,挥手就是拳,将花瓶砸了个粉碎,因为有衣服包裹,所以声音不是很大,并没有引起注意。

    我打开衣服,在里面的碎片中找出个形状比较规则的拿在手中,然后转身回到门口拿过两枚碎片交给忍者,凝声道:“我们没有武器,只能用这个对付武藤彦手里的枪。”

    忍者看了眼手中的碎片,冲我点点头,我们两个都是玩暗器的绝顶高手,别看只是枚小小的花瓶碎片,到了我们手里,未必比武藤彦的子弹慢。

    我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里面点动静都没有,我不禁感到奇怪,按照事情的展,里面不是应该大吵大闹才对吗?难道武藤彦已经把人都杀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犹豫,冲忍者使了个眼色,然后伸出手指读秒,三秒钟后,我猛然脚把房门踹开,忍者跃而起,横着冲进房间,手里紧紧握着花瓶碎片,随时准备给武藤彦致命击。

    我紧随其后也冲进了房间,可里面空空荡荡个人影都没有,我和忍者相视眼,紧紧皱起眉头,手指间夹着两枚碎片,小心翼翼的向里面走去。

    房间很大,最里面有间会客厅,外面是那种日本式的拉门,我和忍者左右站在拉门两侧,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我们相互看了看,同时点头。

    忍者猛然把门拉开,我闪身冲进房间,里面的切瞬间尽收眼底,我有足够的把握在秒钟之内干掉里面的敌人,前提是如果有敌人的话。

    会客厅里没有敌人,准确的说是没有活人,沙上坐着两个熟悉的人影,白色西装的武藤彦和黑色礼服的武藤秀川,两人仰靠在沙上,见到我们进来没有任何反应。

    我回头看了眼随后跟进来的忍者,然后轻轻走到武藤彦身旁,他双眼紧闭,面如死灰,整个人毫无生气。

    我深吸口气,轻轻伸出手去推了他下,没想到他整个人像滩烂泥样倒在沙上,这时候我才现,他颈椎略微变形,有凸起的现象。

    我伸手在他脖子上摸了摸,触手冰凉,至少死了个小时,颈椎被强大的外力扭断,瞬间毙命。

    忍者走到武藤秀川旁边检查了下,然后抬头看着我凝声道:“样的死因,颈椎被外力扭断,死了有段时间了。”

    “是谁杀了他们,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我扭头看了看四周,房间里的东西都完好无损,没有打斗的迹象,这说明杀他们的人定跟他们很熟,所以才会疏于防备,被人偷袭,击致命。

    这两个家伙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从小在黑帮中长大,身手也是了得,能悄无声息的把他们干掉,看来这个凶手不是般的高手,能同时把他们两个约到这里,又有这么厉害的手段,这样的人在山口组中没有几个。

    “花水菱呢?”我突然想到什么,猛地转过身惊骇的问道。

    “不知道,开门之后就不见了。”忍者看着我声音也凝重起来。

    “吗的,我们上当了。”我和忍者几乎同时反映过来,大步向门口冲去。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片嘈杂声,我们刚从会客厅里出来,从门口涌进大群黑衣人,观月雪黛搀着武藤信雄的胳膊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花水菱和浅尾舞都站在她身后。

    见到这幕我们瞬间明白了切,武藤信雄愤怒的看了我们眼,然后大步走进会客厅,旁边四五个保镖紧紧护着,其他黑衣人把我们围在当中。

    看到两个儿子的尸体,武藤信雄瞬间红了眼睛,说实话,看到他那份悲痛,我心里不禁泛起丝久违的同情,白人送黑人,人生大悲剧,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伤心呢。

    他在原地沉默了半天,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我甚至感觉他头上的白比刚才多了倍不止,虽说这是错觉,但那份垂垂老矣的状态的确给人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许久之后,他转身走到我们近前,原本想靠近几步,却被观月雪黛拦住,结果他甩开观月雪黛的手毅然决然的走到我面前,甚至连那些想上前的保镖都被他制止。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