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九七章 黑夜里的少女心

诡三国最 第五九七章 黑夜里的少女心

    破坏不管怎样都是比建设要容易些,这个对于鲜卑人来说是这样,对于混进了鲜卑营地的龚浚等人也是如此。??·

    但是问题是龚浚等人并非能像是后世那些动不动就特种兵附体,踏雪无痕随随便便都能施展出月影步,飞檐走壁不发出半点声音,绕到哨兵的身后抹脖子看起来很爽,但是旦中途被发现了那就是场灾难……

    因此龚浚采取的是最普通,也不好看的方式暗箭。

    其实斐潜度还想上吹筒,那玩意才真正叫做大杀器,但是奈何个是必须要有烈性的药比较难以搞到,就连斐潜自己都没有什么头绪;另外个的秋冬之际都穿的比较多,需要瞄准身体裸露部位难度也高了些……

    也许是鲜卑人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混进了营地中间,或许是现在的鲜卑人也还没有什么明暗哨的概念,龚浚观察了片刻之后,确定了只有这几个看守者,于是就向手下发出了指令。

    几个携带了弓箭的兵卒躲在阴影之中,慢慢的搭上了箭,张开了弓。

    大概三四十步的距离,好些的弓箭手甚至可以射中五铢钱的方孔,因此这些兵卒都是瞄准着鲜卑人咽喉的位置……

    五把弓几乎是在同时间松手,只听见略微有些长点的“嘣”的声,特意用墨汁涂黑的箭矢就像是飞扑向猎物的毒蛇,露出了致命的獠牙。??看书·

    巨大动能使得箭矢在三十米左右的时候展现出如同后世手枪子弹般,有着极强的止动效应和破坏效果,粗糙的皮肤在尖锐的箭头之下瞬间就被破开了。如果是被正面射中的,箭头明显是还破坏了颈椎,导致被射中的人吭都没有吭声就直挺挺的躺倒了,而侧面被射中的,多半是破坏了喉管气管甚至是颈大血管,在暗夜之中发出了轻微的口哨声,喷涌出大片的血花。

    但是也许是长期刀口舔血的生涯,有个鲜卑人似乎在听到了弓弦声的时候就条件反射触电般的缩了下身体,黝黑的箭矢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将其皮帽给钉在了旁的柱子之上……

    龚浚甚至来不及思索,也根本没有考虑,身体的反应在大脑回路之前,等到想到“不好”两个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斧已经第时间冲着逃过劫的鲜卑哨兵投掷而去。

    仅存的鲜卑哨兵双手撑在地上,看见在头上颤巍巍的箭矢,个激灵之下,张开口刚想叫喊,从黑暗当中飞出的斧头就把那半声惨叫给堵了回去,当即被斧头砍中面门,发出格拉声骨裂的声响,仰天而倒。

    龚浚呼出口气,又听了听周边的声响,发现并没有因为这边的动静而有什么变化,便冲上前去,脚踩住然后用力拔,也顾不得鲜血和脑浆喷了自己腿,便叫几个手下两人搬个,将鲜卑的哨兵尸首抬到了黑影之中……

    龚浚也不知道巡逻游走的鲜卑骑兵队什么时候会转回来,但是多花上点点的时间隐藏尸体,总比第眼就让鲜卑人发现的好,至少还会耽误片刻,让鲜卑巡逻的游骑在寻找哨兵上花点时间。

    或许是在鲜卑人的心目当中,战马和从汉人哪里抢夺过来的物资同样重要的原因,此次行动的目标其实非常好找,在占地巨大的鲜卑营地中间,除了囤放从平定县城以及附近掠夺而来的物资之外,另外就是安置战马的场所。

    龚浚身上带着的血腥味似乎是刺激到了在睡眠当中的马匹,几只临近的马有些躁动起来,喷着响鼻,低下了头,用前脚掌在地上轻轻的刨着……

    马这种生物,视力比较的差,胆子又小,若是声不吭的从马的视觉盲点内接近,就算是主人有时候也会被吓到的马个后蹄直接撂倒。就算是只毫无攻击力的,从草丛里面忽然窜出来的小兔子,在马没有发现的时候钻到了马的肚子下,都能引起整群马连锁反应,像是炸锅样,乱跑乱叫半天才会停息下来。

    马匹只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才会趴下来躺倒睡觉,若是在个比较陌生的环境之下,般都是站着睡觉比较的常见,而这些外圈站着的马匹,则多半是马群当中的青壮,也带有负责外围警戒的责任,自然而然的就对龚浚等人的靠近表示出了警告。

    龚浚尴尬的停住了脚步,然后从腰间解下了个小皮袋子,解开扎紧的皮绳,从中间抓出了把颗粒状的物体,慢慢的向前伸着手……

    马其实就是个小馋嘴吃货,喜欢奔跑的它们也喜欢吃,除了草料之外,大部分的人类杂食,马都可以接受,面饼,豆子,浆果等等都没有什么问题,咔哧咔嚓就能吃得下,这或许就是马匹当初被人类驯养的重要的原因之。

    原先有些骚动的战马煽动了两下大鼻孔,似乎闻到了点什么,便停住了刨着地面的前脚掌,努力的往前伸长了脖子。

    其实对于血腥味,这些战马也不是太过于陌生,只不过龚浚的气息不再这些战马的记忆里,所以有些陌生的反应,不过有了秘密武器,这个并不是什么问题。

    战马伸着长舌头,将龚浚手中的炒过又拌上了些糖的黄豆舔得干干净净,然后摇晃着脑袋和耳朵,呼噜噜的轻轻打着响鼻,表现得十分的开心。

    马和人样,可以品尝出甜味和苦味,因此马长得块头虽然比较的大,但是实际上还是有颗爱吃甜品的少女心。龚浚手下的兵卒也纷纷出了同样的举动,整个在马群外围的这些马哨兵们就沦陷在了糖衣炒豆的攻击之下了。

    在外围放哨,负责整个马群警戒的马匹被收买之后,自然就没有做出什么敌对的动和声响,而在内圈的马匹也自然是放下了心,安安静静的继续睡觉。

    龚浚的兵卒些人继续安抚着马匹,给马喂着糖炒豆子,另外边的人便缓缓的撬开了栅栏,现在,就该给鲜卑人上份大礼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