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九六章 黑夜里的小兵卒

诡三国最 第五九六章 黑夜里的小兵卒

    斐潜可能并不是汉代唯一的一个注重于精兵的统帅,但肯定是一个勇于尝试特殊神作书吧战的将领。

    或许原本华夏的历史就是一场各种战争的延续,也或许后世各种的橡胶子弹打飞机的神剧影响,斐潜运用起这些东西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就像后世那些许多科技以换壳为本的产业,大到汽车,小到手机,斐潜用起这些手段来其实本质都是一样,就是借用经过专门训练过的兵士,针对敌方的重要区域进行破坏。

    其实说起来,曹操也干过这个活的,当时乌巢的一把火,其实也有些类似,只不过斐潜做得更加的清晰和直接。

    在汉代,军队受制于后勤的补给,就算是再强悍的兵卒,断了粮之后战斗力都会锐减,因此打击对方的粮草运输路线和囤积地点,就是最常用的也是最直接的战争手段。

    因此虽然斐潜不懂后世的特种兵是怎样训练而成的,这么一年的时间内也练不出什么杀人如麻的杀手级刺客型士兵,但是借助黄家之内的墨家武学的传承,让黄成在军队当中挑选出一批精兵,通过训练使其可以比一般的士兵更懂得隐藏,攀爬,放火和破坏,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这一次关于这个潜入的计划,是斐潜看到徐庶的计划之后,又再一次的修改和多次的模拟之后才最终确定下来的。

    原本徐庶的最初的计划是当马延和徐晃带着兵卒牵扯开了鲜卑的一部分兵力之后,黄成带着兵卒假扮成为前来助阵的匈奴或是羌族兵卒,然后趁鲜卑主力被调走之际突袭和破坏,一方面可以趁机削弱和打击鲜卑,另外一方面则是在匈奴、羌族和鲜卑之间掺点沙子……

    斐潜却做了部分的修正和添加。

    在斐潜看来,和汉人之间的关系不同,胡人之间更直接,别看现在羌族和南匈奴似乎都挺亲切,但是那是建立在他们觉得斐潜的实力还算不错的基础上,若是让他们觉得斐潜变弱了,第一个翻脸的估计就是他们了。

    因此,羌族和南匈奴对于鲜卑的态度其实也是一样的。

    就像当年鲜卑在曾经统一的匈奴靴子前跪舔,然后现在分崩的匈奴小部落又反过来跪在鲜卑的皮袍之下跪舔一样……

    没有固定的盟友,只有强大和弱小。

    所以,在羌、匈奴、鲜卑之间掺不掺沙子实际上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斐潜希望能或许鲜卑这一次南下带来的那些巨大的财富!

    为何战争就一定是亏钱的?

    为何不能在战争中获取更多的利益?

    斐潜想试图改变一些东西,自然需要努力的去做一些尝试。

    当然,执行这样任务的士兵心理也需要十分的强大,因为其实他们的危险系数也是非常高的,就像那个有极强语言天赋,装扮成为匈奴的兵卒,虽然是在语言上没有出现什么漏洞和问题,但是一样最终还是被杀死了……

    就像龚浚,神作书吧为黄成兵卒里面挑选出来的人,经过了一系列的训练,成为了这一次混进鲜卑人营地的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也同样有各种风险,如果鲜卑人只拿物品不顺手牵车,如果藏有人的车厢不慎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大多数人对于自己挽救下来的好不容易保存的东西,一般情况下都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什么破坏的心理,就像小孩子幸幸苦苦搭建起来一个大的积木塔,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会等到让大人们看到,在称赞一番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去将其推到一样。

    在眼睁睁的看着被烧毁了两辆车之后,鲜卑人有七八成的几率,会更加的爱惜仅存的辎重车……

    因此,幸运的,龚浚就和其他藏身在车厢之内的兵卒就混进了鲜卑人囤放物资的场所。

    和汉人不同,胡人并没有大堆的像是粟麦、草料等等的堆积,而是携带了马羊,通过少量的粮草和马奶羊奶等等,可以支持较长时间的行军神作书吧战。因此,实际上马和羊,就等于是胡人的粮草。

    正是因为这个胡汉之间差异的原因,龚浚原本计划当中可能会遇到看守辎重的胡人兵卒居然都没有碰上,鲜卑只是在最外围派了几个兵士在值守防止有人入内偷盗,而并没有在辎重车内再加派人员看守。

    不过还是有遇到一些麻烦。

    这一次辎重车并不是所有的车辆都藏有人员,而是仅是十辆车内才有在车厢的底层隔板内藏人,每个车厢隔层两人,一共是二十人,但是其中一辆车不知是因为碰撞的原因,还是有了什么其他因素,原本的木栓卡住了,无法拉动,自然里面的人也就没有办法出来了……

    龚浚让已经出来人先散开侦查情况,自己从身上摸出一把小斧头,借助微弱的光线钻到了拉不开木栓的车厢底下,用手轻轻的摸索着找到了木栓的那个位置,然后用小斧子轻轻的嵌入缝隙当中,再用身上的皮袍紧紧的捂住了缝隙之处,然后才缓缓用力,木材被斧子挤压着发出一些纤维断裂的声音,虽然有皮袍的消音,但是在寂静的黑夜当中还是比较明显的……

    幸好几个看守的鲜卑人都躲在外围风吹不到的地方窝着,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虽然已经是秋天的深夜,温度还是比较低的,但是龚浚脸上的汗却冒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淌,弄得龚浚奇痒无比,但是龚浚却顾不得去擦,手中也不敢半点的停歇,终于是挤开了一道较大一些的缝隙,然后用小斧子一点点的撬动着被卡住的木栓,最终是将木栓拨开,让藏在车厢内部的人出来了。

    龚浚仅仅的捏着手中的小斧头,这是他惯用的武器,也曾经是他赚钱的工具。龚浚之前是安邑附近的一个樵夫,也有时候打点猎什么的,因为斐潜招募兵卒的条件也是不错,也就加入了,在军中虽然也有配发战刀,但是龚浚怎样都是觉得还是自己的小斧子顺手,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除了战刀之外,都会将这个斧子带在身旁。

    龚浚贴着车厢,躲在车厢的阴影里,仔细的观察的周边的情况,然后微微的伸手向自己的手下几个兵卒指点示意了一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