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八五章 高奴城的欢宴

诡三国最 第五八五章 高奴城的欢宴

    斐潜心里清楚,要和鲜卑正面的对上一仗,首先便是要清除鲜卑可能的援军。

    这所谓的鲜卑援军,就是羌族和匈奴。

    因为都是胡人的关系,所以虽然是不同的部落,但是在前几次鲜卑南下的时候,羌人和匈奴也神作书吧为鲜卑人的边锋,趁火打劫,浑水摸鱼,手中也没少沾染过汉人的血。

    当然,反过来说,当时汉人强大的时候,对于这些胡人,也大都将其视为二等民,欺凌打压的事情也不少,就跟后世米国白种人看见黑种人一样,不管是律法还是民政,都倾向于汉人……

    不过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现在没办法算,也没有办法算得清楚,尤其是和匈奴之间的这一笔烂帐,简直是烂到了极点。

    先是仇敌,然后南匈奴北匈奴分裂,然后南匈奴成为了带路党,随后还参加汉朝对于各地的农民起义,地方豪强叛变的镇压……

    但是同样的,南匈奴也时不时的反叛,攻伐城镇,罗掠百姓……

    这算是好的,还是算是坏的?

    全数杀了?那么在汉朝周边的这些少数民族将来还有人会选择投降么?

    既往不咎?那么这些少数民族不是想神作书吧死的时候就神作书吧死,然后发现问题大了,躺到喊饶命就可以顺利免费的遣返回家了?

    反正这个账,非常乱,就算是后世注册会计师都未必能够算得清楚……

    於扶罗部落在平阳之战后,自然不可能长时间呆在平阳那个没有什么草地的区域,因此便是在北屈以北高奴附近,走马水畔扎下了营寨。

    高奴原来也是一个县城,但是如今已经是和之前的平阳一样,已经破败,基本上没有什么汉人居住了,只有一些马贼将此神作书吧为了据点。

    於扶罗基本上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将这一群马贼收拾了,然后找了几间还算是没有完全毁坏的房子,神作书吧为住所,而绝大多数的牛羊什么的,则是放到了走马水畔放牧。

    於扶罗早早就在高奴城外迎接斐潜的到来……

    斐潜到了於扶罗之前,下了马,左右看了看,说道:“单于,好久未见了,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哈哈,中郎一样气色也挺好的啊!”於扶罗上前抚胸为礼,然后又抱了斐潜一下,然后便挽着斐潜一同进城,似乎两个人关系亲切的不行……

    没办法不亲切,现在册封於扶罗正式为南匈奴单于的国书还在斐潜的师傅蔡邕手里,现在正在慢吞吞的往河东进行着,要不是怕引起什么误会,得到消息的於扶罗甚至都恨不得派上千八百的骑兵去一路护卫过来!

    因此於扶罗能不对斐潜态度好么?

    一进高奴县城,於扶罗就高声的吩咐族人去杀牛宰羊,说是要招待尊贵的客人。

    斐潜呵呵笑笑,左右看看,忽然就像是不经意的说道:“单于,这里也看起来不错啊,要不要我替你修整修整,神作书吧为王庭之所?”

    於扶罗行走的动神作书吧稍似乎微停顿了半秒,然后看了斐潜一眼,说道:“我们的王庭在美稷,不再这里。”

    “但是现在……”斐潜就像是聊天一样的说着,“听说……须卜骨都侯似乎跟鲜卑人走得挺近的……”

    斐潜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於扶罗自然是清楚,须卜骨都侯若是跟鲜卑人有所瓜葛,那么於扶罗想要重返美稷的希望就更加的渺茫了。

    须卜骨都侯有没有真的和鲜卑人有什么往来,斐潜当然不知道,但是毕竟美稷和阴山之下的鲜卑人离得并不远,而且既然於扶罗选择了汉朝,而须卜骨都侯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既没有向汉朝派遣使者,也没有委托汉人官吏进行上书说明什么的,所以多半已经选择了偏离汉人朝廷这一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於扶罗默然前行,并没有说话,但是腮边偶尔跳动一下的肌肉却暴露了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平静。

    一直到了宾主落座之后,宴会开始的时候,於扶罗才算是又笑容满面,谈笑风生。现在即将册封在即,不管是从那个方面来说,於扶罗至少都有在族人面前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样子,并以此来镇压族内的一些不满的声音,提升个人的威严和统率。

    斐潜自然也是心知肚明,配合着於扶罗笑呵呵的,在正常宴会当中也不谈任何的话题,真的就像是提前来给於扶罗祝贺册封的一般……

    一丛丛篝火被燃起,烤全羊在火焰灼烤之下,散发着油脂特有的香味;大铜釜里的牛肉骨头在奶白色的滚沸汤水当中上下翻滚;鲜嫩的牛腰肉切成了两指宽的片状,撒上了青盐,被穿在木枝之上烧烤得恰到好处外焦里嫩;泛着特殊的酸味马奶酒倒在酒碗当中随喝随加;奶酪和各种干果基本上在盘中摆的满满的如同小山一样……

    南匈奴人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时不时的会带着酒碗上前敬酒。

    於扶罗满面红光,每次来人都会拉着斐潜,给斐潜介绍一番,说这个是那个那个名号的勇士,那个是那个那个部落的头人,随后於扶罗便是和来人相互拍胸脯,勾肩搭背,氛围简直不要太好。

    宴会从下午傍晚时分开始一直进行到晚上,斐潜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推说是自己醉了,然后便悄然退场。

    过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於扶罗也就找了过来,见斐潜已经让人烧好了茶汤,便哈哈一笑,坐了下来,说道:“说吧,斐中郎,需要我们做什么?”

    斐潜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根本不需要你们做什么。”

    於扶罗嘿嘿笑了两声,根本不相信:“鲜卑人已经从阴山南麓出兵了,估计顶多再过二十天……”

    斐潜打了个酒嗝,连忙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压了压,说道:“鲜卑,呵呵,其实我还不放在眼里。”

    於扶罗“哈”的一声,没有说话,但是明显是以为斐潜在说大话。鲜卑现在控弦之士没有百万,也有几十万,你就这一点地盘,居然敢说不放在眼里?

    你个斐潜斐中郎,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