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圣杯战场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互相猜疑

圣杯战场最 第七十九章:互相猜疑

    如果说是推理破案之类的,杜彦航还有点信心,本来以为是这样的问题,结果……

    “我儿子昨天出去砍柴,听到有野兽的叫声,吓得立即放下东西就跑,结果不小心摔了跤,回来之后才发现脖子上挂着的玉掉了……”

    听完村长这样的话,杜彦航有些无奈,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如果是有小偷,杜彦航还不怕,可是这根本就是什么线索都没有的瞎找啊!本来如果村长的儿子还记得玉被掉在哪个位置,那也好说点,关键是他那个熊孩子什么都没有记住,连怎么摔倒的都不知道,这让杜彦航从何找起啊?

    没有办法,杜彦航问清楚去砍柴的路,准备出去看看运气了:“北山,我们走吧。”

    “我累了。”

    杜彦航愣了下,看了看面无表情地北山雫,怔怔地眨了眨眼……累了?北山雫会在这种时候说累了?难不成得到反任务的真的是凌晨?

    “那好,我们再休息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就出发怎么样?”杜彦航无奈地说道,“你毕竟是从者,不会连这点体力都没有吧?”

    “二十分钟足够。”北山雫淡淡地回答道,还是没有办法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任何东西。

    杜彦航摇了摇头,如果北山雫在加下来的过程中继续说出这种不太符合她性格的话,那凌晨应该就是那个拥有反任务的人了,那只要等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就能得出结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只要将拥有反任务的人找出来就能直接结束第二试炼了。但是如果真的就这样结束,那岂不是太简单了?明明第试炼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这个第二试炼不会这么简单吧?

    十二分钟之后,杜彦航和北山雫终于踏上了“寻玉之路”,村子周围大部分地区还是草地,只有在条河的对面,有片树林,河上是有座桥的。本来杜彦航在听到有河的时候还考虑过那块玉会不会掉到了河里,但是后来想,如果河上连桥都没有,那这些村民怎么把柴运回来呢?

    村里到河岸的路并没有那么平整,有的地方高些,有的地方低些,可以说是坑坑洼洼,总是脚深脚浅地走着,突然……

    “啊!”北山雫这个声音根本听不出任何惊讶或者突然的感觉,总觉得是种早有预谋的有气无力……

    “你又怎么了?”杜彦航转头看了看北山雫,现在他基本上就能确定了,凌晨应该就是那个拥有反任务的人。

    “扭到脚了。”北山雫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个理由。

    “我背你?”杜彦航知道这样说也会被拒绝。果然如此,北山雫竟然脸上红,扭过头去:“还是不要了。”

    杜彦航现在心中已经百分百的打包票了,凌晨绝对就是那个由反任务的人了,北山雫这么奇怪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直接告诉自己了样……

    “那我自己去了。”杜彦航说完,就要继续向前走。

    “将有脚伤的女孩子丢在路上,太不绅士了。”北山雫又是句话说出。

    “那我先把你送回去总行了吧?”杜彦航这次是彻底地服气了,将北山雫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样总可以了吧?”

    “嗯。”北山雫应了声,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大概有分钟的时间:“你去找玉吧,我感觉自己能走了。”

    “你自己能走了为什么不跟我起去?”杜彦航感觉有些好笑了。

    “他如果去砍柴的时候没有戴着玉呢?”北山雫说出了这样的句话。

    杜彦航怔了怔,对啊!自己为啥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如果村长的儿子在去之前就将玉摘下来了呢?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感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其实是自己不准什么时候放在了哪里。

    “我也是突然想到了,所以想回去看看。”北山雫这样说道,“路上就交给你了。”

    还没等杜彦航回话,北山雫就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来,向回走去。如果仔细看她走路好像确实有点不太舒服的样子,难不成真的是扭了脚了?可是说个从者走土路扭了脚,总感觉那么奇怪啊……

    “该死,这下我也弄不清楚了。”杜彦航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三个小时后。

    没想到村长儿子还真是在砍柴之前就将玉放在了自己家里,杜彦航对于这种神样的剧情展开颇为无奈,但既然是这样,那就算是任务完成了。现在杜彦航和北山雫两人已经回到了飞行器里面,徐婷婷和劳拉已经回来了,剩下两个少女还没有回来……

    杜彦航见徐婷婷那仔细看着自己,左打量右打量的样子,忍不住微微笑:“婷婷,你怀疑我?”

    “嗯。”徐婷婷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旁的劳拉史都华对杜彦航露出个奇怪的笑容,但她这个笑容究竟是什么意思,杜彦航就完全不知道了。

    杜彦航转头又看了下北山雫,不知道该不该怀疑凌晨了,因为北山雫虽然在些地方表现的有些奇怪,但是她却是帮助自己完成了这个任务,而且到了最后段时间她还主动使用魔法帮助自己找到了玉……

    “徐婷婷。”这时候卢青鸢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晓零菜,“你就直接承认吧!”

    徐婷婷看了卢青鸢眼,没有说话,再次将眼睛闭上,等待着最后个人的到来。

    杜彦航见卢青鸢的那个样子,可能晓零菜真的直都是在妨碍她执行任务吧,难不成真的是徐婷婷?但还是等下最后个的凌晨吧……

    有过了二十多分钟,凌晨才赶了回来,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愁闷,好像正在思考什么。谏山黄泉就直跟在她的身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待在那里。

    “嗯,你们都回来了!”缇娜笑嘻嘻地说道,“先恭喜你们完成第二次任务,那么请问,你们知道谁是反从者了吗?”

    刚才卢青鸢明明咋呼着说徐婷婷定是反从者,但是现在又不吭声了,可能她当时只是为了去诈下徐婷婷的表情,看看会不会露出破绽之类的。虽然徐婷婷这种女孩子很难能从表情中看出什么来,但卢青鸢也没有别人可以诈了,毕竟跟她起执行任务的从者是徐婷婷的从者啊!

    “看来还是没有分出来呢!太可惜了,他已经完成了两个任务咯,这样你们第二试炼的时间将会加长很多很多。”缇娜的表情上看不出有任何“可惜”的样子,仿佛就是在看个开心的故事样……

    “我们还是再对下任务吧!”杜彦航叹道,“而且我的那个任务具有唯性,所以我感觉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同类别的,而反任务的人仅仅是类别不同而已。”

    “同样感觉。”卢青鸢点了点头,显然她也感觉自己的任务是具有唯性的。

    又是分钟,四个人同时将任务写在了自己手上。

    “找玉。”“找草药。”“找雕塑。”“找孩子。”

    四个人看完之后,有三个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了凌晨身上。

    “为什么只有你是去找人?”卢青鸢皱了皱眉问道,“难不成你就是那个反任务?”

    “杜彦航,北山雫的表现怎么样?”徐婷婷倒是比卢青鸢稳重些,对杜彦航问道。

    杜彦航仔细想了下,感觉还是不要说太多了,如果是徐婷婷或者卢青鸢有人接着这个机会瞒天过海就麻烦了:“开始感觉有点奇怪,但是我的任务有半多都是她帮我完成的,如果不是她我到现在还是完不成任务的。”

    听到杜彦航的话,徐婷婷和卢青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不成不是凌晨,那又会是谁?

    “不会是你吧?”卢青鸢又看向了杜彦航,“因为我们写的都是三个字,而你是两个字。”

    杜彦航听到这个理由立即被气笑了:“你这个理由好,如果我说因为我们三个都是三个字的名字,凌晨就是反任务你信吗?如果我说我们三个里面名字中都没有样的字就说婷婷是反任务你信吗?”

    卢青鸢皱了皱眉:“本来我就是说句而已,你这么激动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你是反任务咯?这么想将这个锅推到我的身上来?”杜彦航立即反问道。

    “你……”

    “你们两个个不要吵了!”凌晨立即打断了卢青鸢的话,“只不过是次试炼而已,你们两个不要吵架啊!”

    杜彦航也发觉自己有些过火了,连忙收敛了下自己的心情:“青鸢,抱歉,我不该这么激动的。”

    卢青鸢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不不,是我不好,我不该随随便便地就怀疑你……”

    “所以我们还是通过证据说话吧,这样下去我们这第二试炼结束,关系怕是变得更差吧……”凌晨有些愁地说道。

    杜彦航和卢青鸢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有徐婷婷的心并不在这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找到了丝端倪。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