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98章 大难不死

三界战神最 第398章 大难不死

    桶冷水当头浇下,天心双手双脚被高高悬空吊起,发生的这切他心自然清清楚楚,方才的那个熊族大汉,隼老二算是给他自己做的个示范,咬牙自尽本来是他心早想好的个后路,但是被那熊族大汉“好心”点破,眼下已经变成了遥不可及,没有人会懂他此时的落寞与绝望,自己也许真的要这样死去了,蛮疆之地,鹰族抛尸岭,被这鹰屠剥皮取胆。

    “潇然姐姐,我去了,若有来世,我定会拔出龙骨绝锋,替父母报仇雪恨。”天心用最后的丝力气,轻轻的闭了双眼,眼角有晶莹剔透的两滴眼泪挤出。

    鹰屠已经迫不及待,他将手的尖刀挥去,天心衣“嗤”的声脆响,被那刀光划开,露出他身发出古铜暗紫之色的健硕胸膛。

    鹰屠不禁回头赞道:“大首,这小子果然不错,看他面容清秀,不想居然有这样副好身躯。”

    隼老二不禁得意,以他多年看人目光,又岂会走眼。

    又是盆冷水浇在天心胸膛之,他仿佛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变缓,鹰屠正是要冷却天心的热血,安抚他因为害怕而剧烈跳动不止的心脏。

    只有这样,取出来的活心活胆才最新鲜,也最能保持灵力,再由鹰族弟子快马加鞭送回部落当,让大首领生吞活咽下去,药力十足。

    鹰屠剥了那熊族大汉,只为在临死的天心面前故意炫技,刚刚也过足了手瘾,对于天心,他其实只想两刀了事,刀取胆,刀剐心。此时他将手尖刀再次举起,样的踮起脚尖,见天心双目紧闭,全身却没有他以往剐心取胆之人的发抖打颤,他冷笑声,故意提醒道:“小子,我可动手了。”

    胸膛之点冰凉之意,天心本能的回缩身肌肉,看来是鹰屠那尖刀已经碰了自己……

    “啊……”声犀利惨叫,天心感觉身前乱做团,人仰马翻,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去看,不想眼皮始终沉重,口的麻核似乎被什么人取走,随风传入鼻的是股淡淡的清香之气,那么的熟悉,那样的温柔,他脸不经意的散开了朵花,终于还是没能睁开眼睛,身心疲惫加之饥饿过度,在最终的内心解脱之下昏死了过去。

    鹰屠的尖刀眼看要破开天心的胸膛,忽然,脑后股无名恶风起,他的执刀右手竟然不能自己,手腕处好像被什么人拿起,尖刀忽然刀柄刀头掉转,“噗呲”声,顺着他自己肥胖的胸膛刀划拉而下。

    颗跳跃着的鲜红心脏,“扑通”声掉在地,翻滚着转动了几下,鹰屠睁大的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面容,回头去看,隼老二带领鹰族精壮已经纷纷跪倒在地,他喉头轻动:“墨……笛……”

    个年汉子,色墨绿新袍,额头箍起条发带,将满头黑发整整齐齐的束在脑后耳旁,方盘大脸之,颚下无须,只在唇留着两片细细黑胡,被他刻意修整的匀称锋锐,好似天边两弯新月般好看。

    别人若是不识此人,也便罢了,隼老二却对此人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在灵泉山修行多年,只是不能突破元神之境而被遣返鹰族,哪会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他鹰族抛尸岗,遇见师父墨笛先生。

    他清清楚楚的听见鹰屠识破师父墨笛先生的身份,矮胖的身躯闷头倒地而亡,自己吓的大气也不敢多出分。

    墨笛先生常住灵泉山,向少在蛮疆走动,今日现身,抬手便要了鹰屠性命,隼老二隐隐感觉不妙,莫非是和那无名小哥有关,但是明明他与狼族冷小七已经细细分析琢磨过了,这小哥手臂之的衣物早被他们剥落,根本没有他蛮疆三族的图腾印记,若不是因为如此,纵然给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在灵泉山轻易的将人掳走。

    “天心,你醒醒,姐姐来了,你不要怕。”声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

    隼老二悄悄抬头去望,只见个绝美的女子背影,身着轻纱绸缎,绝非蛮疆女子的身姿,正将天心抱在怀,墨笛先生先不理会隼老二,他几步跃起,落在那女子身后,轻声道:“杨姑娘,这可是五行之体?”

    那女子转身,张三界之,绝无仅有的俏脸之泪痕未干,正是陪着天心起入这蛮疆之地的修罗杨潇然。

    杨潇然听见墨笛先生问话,她轻轻地点头道:“先生,他是五行之体,先生救命之恩,小女子莫齿难忘,今生今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墨笛先生伸手制止她道:“姑娘不要这样说,我虽然久居蛮疆,五行之体之事,也偶有耳闻,天、魔、佛、道之争,本与我无关,五行之体,我想救救,无人可以阻拦我,更加不图姑娘的什么报答。”

    杨潇然千恩万谢道:“先生,你来看他。”说完,将天心背部残破的衣物轻轻揭开点,墨笛先生蹲下身子,伸手轻轻往天心背部那“五棱锥”之处按去,看的出来,这路之,杨潇然显然是把天心的切遭遇,都已经向墨笛先生挑明了。

    股绿光闪烁,由墨笛先生手掌之拍入天心体内,瞬间游遍他的后背,不料流转到那“五棱锥”之处,顷刻间又销声匿迹,影无踪了。

    “咦?”墨笛先生眉头紧锁,杨潇然面露焦急之色:“先生,怎么样了?”

    墨笛先生摇摇头道:“古怪,他身玄脉与脉被堵,果然是不能修行了,这‘五棱锥’究竟为何物?你可清楚?”

    杨潇然忙点头道:“‘五棱锥’我最清楚不过,它正是我修罗之物。”

    “好,这样好办了,如此来,你兄妹二人且随我往灵泉山小住,我有套‘阴阳九玄**’,天地本有五行与阴阳,既然令弟乃天生五行之体,如今五行被阻,唯有阴阳试,希望能助他打开体内玄脉和脉。”墨笛先生徐徐点头而道。

    墨笛先生所说,杨潇然闻所未闻,她不由大喜,看来天心与自己总算是遇见了贵人,忙起身替天心要拜倒,被墨笛先生把将她扶起,伸手入怀,取出根他灵泉山独有的千年野山参,递于杨潇然手道:“杨姑娘无须多礼,令弟虚弱,我看是他多日来被鹰族隼老二虐待,粒米未进导致,你将这野参细细嚼碎,和着清水慢慢给他喂服些吧。”

    隼老二听见墨笛先生口说,那野山参要用清水喂服,知道自己行已经触犯了灵泉山的大忌,此时若再不前将马屁拍响,更待何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