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96章 鹰族抛尸岗

三界战神最 第396章 鹰族抛尸岗

    争夺天心之,隼老二抢了先机,冷小七岂能此作罢,为了对付熊族,他们可以暂且联盟,但熊族退却,在这双方利益面前,当然又各自为营,互不相让,翻脸可谓转身都快。手机端

    二人此时心思般无二,都是看了天心的肥胆,剑拔弩张之下,隼老二见冷小七步步前,本来混在起的狼、鹰两族精壮也在顷刻之间分为二,泾渭分明,纷纷追随在自己的大首身后,大战触即发。

    本来两族今日只为取水而来,只不过凑巧碰见蛮疆最为强盛的熊族脉,狼、鹰两族向暗地里素有来往,见机会难得,遂起了争夺对方水车之心,不想斜地里杀出个无名小子天心,将他们的切计划全部打乱,此时熊族取水队伍安然退去,天心的肥胆又成了隼老二与冷小七共同觊觎之物。

    天心挣扎了多次,发现缚在手这黑白相间的带子始终无法解开,想来定不是什么凡品,他脑始终感觉今日这种场景有些似曾相识,但是究竟在哪儿发生过,还是在哪儿见过,他心却团混乱,越想心越是烦躁不安,与先前看见隼老二与冷小七的那招“狼生双翼”同出辙。

    好容易使自己冷静下来,耳又听这二人要杀人取胆,以胆养胆,天心大吃惊,忙打断二人问道:“你们要取我的胆?”

    隼老二回头望了眼天心,不去理会,而是对冷小七道:“冷兄弟,你看见了没,这小子手缠绕的是我的‘黑白灵蛇带’,若是今日你我狼、鹰两族为了他拼个你死我活,耽误了取水不说,这灵蛇带乃我的秘宝,没有我,只怕任谁也解不开。”

    冷小七笑道:“我何须解开,只要不妨碍我开膛破肚,取他腹之胆行。”

    隼老二面色变:“这小子身怪剑沉重,你怎么带走他?”

    冷小七道:“抬是抬不动了,若牵着让他自己走,这不是什么难事?”

    隼老二连叫了三声“好”,如鹰般的犀利的双目之透出丝果敢,他随手指身后带来的水车对冷小七道:“冷七兄弟,我不想为了这个小子而伤了鹰、狼两族的百年交好,你看这样如何,我带来二百架水车,我以五十架许你,来换这个小子,你意下如何?”

    冷小七见隼老二居然主动退缩,这下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其实正如隼老二所说,这小子是他所擒,自己偏偏慢了步,若正要起了争执,自己终归是理有不足。

    而此刻又出言相争,乃他狼族本性,好事总是要见者有份,对方突然许下五十架水车,他不由心动,故意紧锁眉头,略沉思,咬牙道:“百架!”

    “冷七兄弟,这小子资质平平,灵修也无,他不值我半数水车。”隼老二摇摇头。

    冷小七两眼之幽幽绿光冒出:“好,隼老二,那你便收下我的五十架水车,将这小子让给我。”

    其实冷小七并不觉得这小子真的值这五十架水车,但他知道,三族之,鹰族胆子最小,所以这隼老二自然他更加看这个无名小子的肥胆,才故意有此将,看隼老二是否会真的钩。

    “好,百架。”隼老二终于狠下决心,百架水车换来个肥胆,灵泉山泉水永不会枯竭,个肥胆却可遇不可求,这种买卖,对鹰族而言,值得。

    冷小七终于露出满足之色,他急切道:“当真,你不反悔?”

    “我鹰族行事,你什么时候见有过反悔,弟兄们,取水走人。”隼老二拉水“黑白灵蛇带”,天心不由自主个踉跄,只能紧紧跟随隼老二身后,向前行去。

    隼老二心自有盘算,此地不宜久留,需要早早返回他鹰族之地,杀了天心取胆,搏鹰族大首领欢心。

    各取所需,皆大欢喜,隼老二领着剩余百架水车,牵引着天心,与冷小七同出了灵泉山,各自分道扬镳。

    正如跟着丧钟路行来之时,日歇土洞,夜行千里,天心观月亮,辩星辰,知道自己东南而来,此时却西北而回,不光是离的熊族越来越远,离的姐姐也越来越远了,他路之,故意拖延不走,索性屁股坐倒沙子之,算被那热沙灼伤,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终究敌不过隼老二行人多势众,他们三人组,轮流拉扯天心,任他耍赖倒地不起,也样生拉硬拽,不落大部队半步,那“黑白灵蛇带”的确是件异宝,天心故意将手腕压在身底,使那带子与砂砾摩擦,不想路行来,他自己的手腕处已经血肉模糊,而那“黑白灵蛇带”却丝毫不受半点损害,他心灰意冷之下,便只能以绝食绝水来威胁隼老二。

    这招果然奏效,杀人取活胆,那胆子才最有用处,若是本体死,只怕那颗死胆也费了,隼老二最清楚其的道理,他好不容易以百架水车换来的肥胆,又怎么忍心这样白白让他废掉。

    情急之下,隼老二命人撬开天心双唇,把清水灌入口,见他喉咙不开,那清水入口,只能润湿他的口舌,便只能脚下去,正天心胸口,胸口吃痛,天心忍不住声"shen yin",顿时喉头大开,股清凉顺着咽喉直入心肺之间。

    这样,每灌天心次清水,他都免不了挨顿暴揍,但他始终倔强,即便如此,也要让对方知道,他的颗赴死不屈服之心。

    清水只能延续几天生命,若想将绝食的天心平平安安的带回鹰族腹地,天天这样下去,只怕难加难了。

    虽然如此,隼老二心还是高兴,至少说明这小子声异胆,百架水车没有白白浪费,证明他没有看走眼。

    他掐指算,抬头夜观星辰,不禁面露喜色,只要再行日,便可进入他鹰族领地了,这下便好办了,天心若是撑不到面见他鹰族大首领,那么,便只有先往鹰族抛尸岗而行,对他剐心取胆,再派人日夜皆程,送往鹰族部落。

    天心哪儿能猜到隼老二心所想,他每日里只靠清水过肠,早虚脱到不行,陡然见隼老二他们这夜神情亢奋,夜行的速度也平常要快了许多,心不明所以,也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对方拉拽着急速前行。

    清晨的阳光微微露出远方的沙丘,艳阳还显的有些稚嫩温顺,然而是在这暖阳之下,天心不经意的次睁眼,满满的地尸体,印入了他的眼帘,眼前平阔的地势,处处堆满了矮矮小小的沙包,离的近了,天心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沙包,而是个个干瘪的死人,被风卷而起的白沙覆盖,日又日,白沙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不少结晶凝结在死尸表面,形成了硬邦邦的沙包。

    有些尸体没有被掩埋,裸露在外,蛮疆太过炎热,尸体根本来不及腐烂,被灼热的阳光晒干了水分,变成了个个的干尸,赤条条的躺在沙地,整个身体像被剥光了树皮的树干,干干巴巴,身点儿肉也没有了,皮肤都是黑乎乎的,如同被烟熏烤过,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则是,这些死尸都是被开膛破肚,显然生前是受酷刑被凌辱致死。

    天心被拉拽着前行,前面有两颗刺儿树并排而立,两点少有的绿色,在这漫漫黄沙之,特别的显眼,刺儿树下面,有块凸起的大石,那大石呈暗红之色,在阳光之下,发出诡异的光芒,天心被粗鲁的扔在那大石旁,股冲鼻的血腥之气扑入脑,胃片翻腾,天心干呕了几声,只吐出了零星几点绿水,满嘴苦涩,只怕他此时体内除了胆汁,什么也没有了。

    隼老二慢慢蹲下身子道:“小子,你的胆子是老子见过最肥大的,骨头也是老子见过最硬的,若不是你不要性命,死撑着与我作对,我是不会这么快对你下手的,若有轮回来世,记住我隼老二的大名,来找我好。”

    天心瞪着他,喉头动,断断续续的道:“你……放心……我天心……不会……忘记。”

    隼老二冷“哼”声,左右喝道:“吊起来。”

    忽然身后吵吵闹闹,隼老二回头,两名手下压着个赤膊汉子,那汉子骂骂咧咧,看见天心,他伤心道:“小哥,我来陪你了,你不要害怕。”

    天心莫名其妙,这汉子是谁,他好像并不认识,当对方被隼老二脚踢倒在地,翻滚了几下,露出面臂膀给天心,他这才看清了那汉子肩膀那只栩栩如生的熊头,原来如此,不用想,定是丧钟故意留他在灵泉山附近,路尾随隼老二身后,直到了此地,不小心露出马脚才被俘虏。

    那汉子也看清了沙地那散落地,掩埋的,尚未掩埋的,四处散乱的干尸,有些尚且新鲜的,臂膀和自己样,也是纹着他熊族图腾,他不由破口大骂。

    隼老二暗骂了句:“死到临头,都想逞口舌之快,实则心早吓破了胆。”他使眼色,旁架起天心的两名手下会意,将天心丢弃旁,而是走过来,将这名熊族汉子四人分明抬起手脚,三下两除二,将双手双腿结结实实固定于两颗刺儿树之间。

    隼老二接过旁手下递来的那柄单刀,道寒光闪过,熊族大汉围在下身仅有的那条草裙,被破为二,滑落地,露出赤条条的身子。

    天心瞪大了双眼:“你们……你们……干什么……”

    隼老二大笑声:“让小哥你开开眼,临死前最后壮壮你的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