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88章墨笛先生

三界战神最 第388章墨笛先生

    蛮疆不及北冥之境与南暑之地,少有大能,墨笛先生已经算蛮疆之威望最高,修为最深的大贤,他以一己之力,托起整个蛮疆的内修外练,蛮疆各族贵至王,贱至奴,只要天赋异禀,有一颗修行之心,他都来者不拒,通通收归门下,好一些的,留在蛮疆灵泉山,跟着自己继续追求无修行,差一些的,打回族,不是做了首领,也便做了大巫师,受蛮疆万人敬仰,可谓风光无限,蛮疆之盛传一句话:“一入灵泉灵满身,墨笛门下耀门楣。 ”正是源于此处。

    灵泉山乃蛮疆圣山,山央有一股清泉,永不枯竭,正是蛮疆生命之源泉,墨笛先生于百年前,无意独自闯入灵泉山,见山灵盛精旺,不由大喜,便自己动手截断灵泉,将山水汇聚于山谷盆地之,灵泉山慢慢积聚水气不散,短短几年之间,由一座大荒山变成了一处葱葱郁郁的茂林,然而这一擅动水脉,不慎坑了蛮疆万千族众,把蛮疆大大小小所有的河流小溪尽数切断,从此蛮疆少水,变的也更加的炎热。

    蛮疆各族首领纷纷带兵依着干涸的溪流寻至这灵泉山水源之处,不想一番试打斗之下,各族各部纷纷溃败,蛮疆大军居然斗不过灵泉山墨笛先生一个人。

    从此以后,灵泉山彻底归了墨笛先生一人所有,他与蛮疆约法三章,一法,各族各部永奉灵泉山为神山,墨笛先生为蛮疆之神;二法,各族各部天资俱佳的子弟,由墨笛先生任意挑选,必须入灵泉山修身炼气;三法,各族各部每日所需泉水,一月一取。

    这三法,看似平常,实则逐条逐字,皆是拿捏住了蛮疆从此气运,将墨笛先生推了至高无之境,一法束缚信仰,二法制约力量,三法牵制生存,可谓将整个蛮疆命运独掌墨笛先生一人之手。

    蛮疆熊族部落,妙妙公子正是将每月取水之重任托付于熊族大首领丧钟之手,这丧钟幼年期间与妙妙公子一样同时学道灵泉山,后学成归来,也能御风而行,劈山断石,威名大震整个熊族部落,妙妙公子接管整个熊族,自然而然,也将这取水大事交由他这儿时玩伴手。

    三法取水之约,本来也是无偿索取,但是日积月累,百年下来,各部各族兴盛荣辱,慢慢生出以强欺弱之心,墨笛先生便心生一计,从此有偿取水,不管兽皮粮食,盐巴腊肉,才能换水,这样一来,不但不能缓解各族各部矛盾,反而加剧了纷争,由单纯的抢水演变成了部落之争。

    墨笛先生头疼之际,谁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各部各族纷纷开始主动往他灵泉山抢送子弟,至此灵泉山繁盛至极,他终于明白,蛮疆越乱,他灵泉山越安逸,便从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抢水之祸,他再不过问。

    部落首领之间看出不妙,自然这取水之人,也必须选他本族之最强者,最强者出自何处,自然是墨笛先生灵泉山弟子之。

    丧钟正是熊族佼佼者,蛮疆之,除了他熊族一脉,还有狼、鹰二族,三族各自因为图腾不同,而战乱不断。

    每月取水日期临近,丧钟正前往各家各户四处挑选族青壮,墨笛先生处,一般三岁送去修行,十八岁若不能突破元神之境,自然会被遣返而回,但是万万不敢小看这些只能元气自运的少年,俗话说,气有九等,道有高低,真正元气境界的登峰造极者,也是如丧钟、妙妙公子这般可以杀人于无形之的强者。

    挨家挨户,砸门踢墙,丧钟身后已经抓来壮丁不少,此时他正将大手举起,身旁一人提醒道:“大首,且慢,这一户乃外来那姐弟一家,深得妙妙公子青睐,我们小心为妙。”

    丧钟眉头一皱道:“有什么事,自然我来承担,你们怕什么!熊族用人之际,他们每日用水,我可曾少给了他们。”

    “是、是、是。”那人赶紧退下。

    丧钟的大拳已经砸在了大门之。

    杨潇然听见砸门声较之以往有异,也是秀眉皱起,忙走了出去,小翠、小莲已经将大门打开,看见丧钟,二人吓的不敢多言,忙战战兢兢的退至一旁。

    杨潇然声音已经响起:“小翠,什么人?”小翠悄悄望了一眼丧钟,没有开口。

    丧钟虽然知道这院子当住着妙妙公子从蛮疆之外带回来一对怪的姐弟,但是杨潇然与天心一向少在外边走动,他也从未见过,今日一见,不由心花怒放,这哪里是寻常女子,明明是仙子下凡他蛮疆之。

    “你是姐姐?”丧钟细细打量杨潇然,那眼神好似要将她人儿整个吞下去一般。

    杨潇然见门口之人一脸蛮横,满眼**之相,处处透出粗鲁,没好气的道:“你是何人?”

    小翠忙小声道了一声:“小姐……”却被丧钟大手一挥打断:“好说,在下蛮疆丧钟,听闻姐姐家还有一个弟弟?”

    杨潇然听他问及天心,更加不想与他多言,脸露出不耐烦之色道:“没有,你找错地方了,小翠、小莲送客。”

    丧钟哈哈笑道:“如此美人,又如此辣人,正是挠心挠肺。”

    场静悄悄的,除了丧钟狂野的笑声,再无一人敢出声,毕竟杨潇然底细,无人知晓,丧钟,又无人敢惹,唯有沉默才是两不得罪的之策。

    “大胆!”杨潇然见他对自己轻浮放肆,不由有气。

    “究竟是谁大胆?”丧钟掌管熊族水源,向来说一不二,族人对他,只怕见到妙妙公子还要敬畏三分,哪里会有人敢向今天杨潇然这般顶撞于他。

    丧钟不由分说,伸出巨掌,朝杨潇然抓去。

    小翠、小莲见状,忙挡在二人间道:“大首不敢,小姐是妙妙公子请来的朋友。”

    丧钟哪里肯听,一把揪住二人身所披衣物,阴恻恻笑道:“算公子的朋友,来我蛮疆,也要随我风俗,你二人故意遮挡熊族图腾,是何居心。”

    “嗤、嗤”两声响,姐妹二人衣被丧钟一把撕破,胸前那两只还未完全长熟的鸽子蛋纷纷又显露出来,同时也将臂膀处熊族一脉自小纹在其的那一只昂首熊头现出天日。

    杨潇然见状,心大怒,不料丧钟推开小翠、小莲,更是肆意的朝她胸前抓去,嘴淫笑道:“姐姐,入乡随俗,你也不妨脱下,让兄弟们看看你仙子一般的酥胸到底何样。”

    杨潇然面色一红,伸手朝丧钟手臂拍去,丧钟哪会料道杨潇然深藏不露,被一掌拂手臂,不禁生疼一片,忍不住“哎呦”一声退开,瞪大了眼睛望着杨潇然。

    杨潇然从容不迫,将小翠、小莲二人扶过拉回自己身后。

    丧钟不敢冒然再出手,但终究心有不甘,他定了定神,才道:“姐姐,我蛮疆一向少雨少水,但是我丧钟从未克扣过你府的用水,这一点小翠、小莲谁都清楚。”

    小翠、小莲自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听丧钟这么一说,忙点头道:“小姐,大首说的是,咱们府用水,我们一向想取多少,取多少,他从未为难。”

    杨潇然冷笑一声:“那是妙妙公子与淼淼小姐恩准,我何须谢你。”

    丧钟干笑了一声道:“算公子应允,也要我丧钟愿意,姐姐,你好不识趣。”

    杨潇然见他这么说,本也不想和他把关系弄僵,只想早早将他们打发走了事,便道:“既然你这么说,姐姐我谢谢你是,你们若没有其他事,我可要关门送客了。”

    “不急。”丧钟大手一挥,既然今日他敢闯门,心一定早做好了盘算,果然,听他又道:“姐姐,你该知道,到了灵泉山取水之日,姐姐你府既有男丁,该为我熊族献出一份力量,不知道我丧钟这个要求,算传入妙妙公子耳,算不算过分。”

    杨潇然不懂丧钟之意,反问一句:“灵泉山,那不是墨笛先生修行之所。”

    丧钟一愣:“原来姐姐也知道墨笛先生,那便再好不过了,那灵泉山取水的凶险我也不必与你细说了,每月这个时候,狼族、鹰族高手也会同往,我熊族自然不会示弱,姐姐府若有男丁,便叫出来吧,我已经给了你们一年之多的适应时间。”

    “取水有凶险?狼族?鹰族?”这一切大出杨潇然意料,她扭头朝小翠、小莲望去,姐妹二人惶恐之下,忙点点头,杨潇然这才察觉到丧钟此行的不善,显然已经有些迟了。

    小翠好像想起了什么,忙道:“大首,我家公子年纪好像还不到出水的年龄。”

    丧钟仰头轻笑:“是吗?小翠,据我所知,可不是这样。”

    杨潇然虽然不知道蛮疆男子长成多大才能出水,但听小翠提点,像抓住了一株救命稻草,迎着丧钟的目光道:“你又知道多少,我家公子今年不过也‘十四’虚龄,我正要去问一问妙妙公子,他是否真的需要随你出水。”

    “姐姐,我愿意随他前去。”一个声音屋内响起。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