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85章重返一十三

三界战神最 第385章重返一十三

    当天心说出自己的岁数,直把杨潇然吓了一跳,她虽然也早想到,会有一个结果令她无法接受,但当这一切真正从天心嘴亲口说出,她还是一下感觉天旋地转,猛的慌了神。

    天心见她几近崩溃,却不理会,只是环顾这房摆设,诧异道:“姨姨,你怎么了?这不是我家,我要回去找我娘,要不然,她会打我屁股的。”说完朝房门外走去,嘴还自言自语:“今天怎么这么闷热?”

    房门被推开,早等候多时的那两个小丫头见昨夜那公子出来,躬身行了一礼道:“公子,你醒了,我们已经帮你备好了洗漱水。”

    见这两个几乎“赤身**”的陌生女子挡在门外,天心着实吓了老大一跳,他指着她们二人道:“你们是谁,为什么不穿衣服?”

    两个小丫头也被天心吓了一跳,她们此时不光穿了衣服,今日明明还平日里都穿了一件,莫非这个公子眼睛有问题?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好在杨潇然回过神来,忙从屋内走出道:“天心,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还是你的临涧村吗?”

    天心听她一说,也察觉到了自己此时身处一座高宅大院当,这显然不是他印象“家”的样子,他抬头望天,清晨的艳阳已经辣眼睛,晃的他大脑一阵缺氧,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自己又在什么地方?娘亲呢?爹爹呢?

    带着一脸迷茫,这个“十三”岁的孩子,再次扭头望向了身后的杨潇然,这是一个唯一可以给他解惑的人。

    杨潇然轻轻道:“天心,我不是你的姨姨,你该叫我姐姐。”

    “姐姐?”天心愣住。

    那两个丫头也是同时抬头看了二人一眼,心道:“原来这位公子,不光眼睛有问题,脑子也有问题,姨姨和姐姐居然分不清楚,昨晚看他们两人行径,还以为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呢?”

    只听杨潇然过去拉起天心的手道:“天心,你娘亲不在了,爹爹也不在了,临涧已经完了。”

    天心甩开她的手,怒道:“不可能,你骗我,我怎么会有姐姐,我只有娘亲、爹爹的,我要去找娘亲。”说完,要往外闯去,慌的杨潇然忙道:“快拦下他。”

    两个小丫头张开双臂挡在天心面前,天心看着她们几近裸露的身子挡在自己身前,也不管不顾,伸手去推,谁知入手柔软,他诧异的抬头去看,自己的手掌,正拍在其一个小丫头的胸前,那小丫头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仍然挡道不放天心前行,天心更不理会,手用力一推,女子到底不如男子力气大,何况天心正值壮年,他推开一个,另一只手便去推另一个,此次学了个乖,刻意避开了对方的胸部。

    杨潇然见天心忽然狂躁,她也急忙前,伸手去拉天心,天心感觉身后大力,他此时修为灵力全失,哪儿是杨潇然的对手,被杨潇然从身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本能反击,猛的回身去推身后之人,一扭头,看见正要碰杨潇然胸前那更加挺拔的双峰,这才猛的住手,不过手腕已经被杨潇然一拉,脚下踉跄不稳,要朝对方身倒去,若搁在以前,天心一定会极力控制自己,但是如今以他十三岁孩子的心智,哪顾得了那么多,顺势前扑,整个人都朝杨潇然怀跌去,随即鼻飘过淡淡的一阵女子清香,身子仿佛撞了白云间一团柔软,鼻一酸,那本不坚强的眼泪瞬间“哇哇”而出。

    杨潇然一阵心疼,索性放开他的手,将天心彻底的一揽入怀。

    天心抹了一把鼻涕眼泪,昂起头道:“姐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快些告诉我,我娘亲和爹爹怎么了?临涧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潇然一听天心所问,只能绞尽脑汁,回忆她修罗之,从阿鼻隆处听闻到的点点滴滴,鼓起勇气道:“天心,你还记得庇护你临涧全村,打谷场那一块五彩巨石吗?”

    天心点点头,听杨潇然继续道:“你独闯后山,惊扰了山妖魔,五彩巨石其实神力早不在,那群妖魔闯入临涧村,将整个村子……整个村子……”

    “将整个村子怎么了?”天心一脸焦急。

    “将整个村子屠杀殆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若不是我途经不周山,偶然之间把你救出,只怕你也早没了性命?”杨潇然小心翼翼而道。

    天心一下呆住,他挣脱出杨潇然怀抱,一把将她推开:“这不是真的?山只有巨蟒和双翼黑狼,它们不敢进村子的。”

    “五彩神石灵力若在,它们自然不敢,可惜……”

    “我昏迷了多少时间?”天心打断她道。

    杨潇然故意掐指算算:“只怕也有半月有余。”

    天心踉跄几步,又往门口冲去,这次杨潇然不去拉他,索性让他自己去看个明白,既然他现在记忆残缺,也只能在他残缺记忆之慢慢安抚,而对于他丢失的记忆,杨潇然想的明白,一旦能找出他体内“五棱锥”的蹊跷之处,一切自然可以得以恢复,此事看来不能心急。

    天心推开大门,眼前哪儿还有脑海当临涧村的影子,看着匆匆门前人来人往,个个坦胸露背,天心愣住了,看来除了身后那位自称“姐姐”的女子与自己还有几分相似,这里再没有一个人和他是一样的了。

    “姐姐,这是什么地方,我要离开这儿,我要找我娘亲。”天心终于妥协。

    杨潇然摇头道:“已经迟了,临涧之地,早被那妖魔一把大火烧成了平地,你若听话,随姐姐安心在这里住下,只有你学得一身本事,我们才能为你父母报仇。”

    “学一身本事?”天心咬牙道:“好,姐姐,怎么才能学一身本事。”

    杨潇然将他重新拉回屋坐下,见他脸泪痕未干,轻轻抬手替他擦去,天心忍不住又一把拦腰将杨潇然抱住,失声痛哭起来,他其实猛然听到父母的噩耗,一直强装镇定,告诫自己男子汉不可以流泪,但是,他天生眼根子软,被杨潇然安抚之下,再也压抑不住心的情绪。

    杨潇然静静的任他抱着自己,等他慢慢平复,这才一指床头那柄龙骨绝锋道:“有朝一日,你能拔出此剑,便是我们大仇得报之时。”

    杨潇然话一出口,心也暗暗的后悔,为什么自己编来编去,还是要给天心埋下一颗复仇之心呢?他本来已经被临涧血仇压抑了大好青春年华,如今重走一遍记忆,却还是离不开“复仇”二字,可是,天心思母心切,她实在是找不出更好的其他理由出来了。

    天心盯着龙骨绝锋,许久许久:“姐姐,这有何难?”说完,伸手一把取过,神锋虽在鞘,但还是有丝丝清凉之气透过剑鞘传遍了他的全身,在这闷热的空气之,让他心清气爽,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剑鞘,剑鞘古朴无华,似乎天底下剑鞘本该铸造成这种模样,只是不知道拔出来以后,这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宝剑,天心有些好。

    杨潇然盯着天心慢慢放在龙骨绝锋之的手掌,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处,心一个声音一直在小声的默念着:“拔出来!拔出来……”

    天心感觉气氛不对,他抬头一看,见杨潇然似乎自己还要紧张,他道:“姐姐,你怎么了。”

    杨潇然面色一红,握紧了的双手在身前慢慢松开,忙笑了一声道:“没……没什么?你拔一拔试试看。”

    天心这才轻轻一拔,纹丝未动,他不禁道:“咦,我为何感觉它这么轻盈,却拔不出来呢?”边说边手又用了一些力气,还是不行,他脑忽然想起了什么:“姐姐,为什么拔剑这个动作,我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

    杨潇然一喜:“当真,你想起来了?”

    “恩,好像有一大片桃林,还好像有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周围还有许多许多的人,对了,还有姐姐你。”天心一指杨潇然。

    杨潇然暗叹一声,原以为他真的想起了什么,闹了半天,只不过还是他身“五棱锥”之后,度朔山万里桃林之的零星记忆,这本是真实发生过的场景,如今她只能故作惊讶道:“是吗?你昏迷了半个月之久,难免胡思乱想,没事的。”

    天心半信半疑,又试了好几遍,终于还是不能拔出龙骨绝锋,便赌气将这怪剑一把朝杨潇然递去:“姐姐,我拔不出来。”

    杨潇然摆摆手道:“此剑沉重,注定只有你能拿的动,也只有你能拔出,旁人是拿不起的。”

    一听杨潇然此言,天心怪道:“还有这种事情?我怎么感觉这怪剑轻飘飘的好像没有多少份量。”他拿起桌的一个瓷碗,将龙骨绝锋放在瓷碗之,瓷碗安然无恙,便又道:“姐姐,你看,此剑真的没有什么份量,连瓷碗都压不烂的,你来试试。”

    杨潇然见他不死心,走前去,一把抓在剑身,龙骨绝锋犹如生根在那瓷碗之,瓷碗则生根桌子,桌子又生根大地。

    天心睁大了双眼,张开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一觉醒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不可思议了,一切的发生都好像在他心早有所备,似曾相识;又一切都感觉恍若梦,光怪陆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