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84章一觉方醒

三界战神最 第384章一觉方醒

    蛮疆之夜,燥热难耐,可怜星空之下,苍居然吝啬到不肯给这大地一丝点儿的细风。

    杨潇然坐在旁边,替天心扇着凉风儿,那两个小丫头早早的去睡了,看着天心俊美脸庞之下,如今五行之力皆失,她眼角不禁又红了一圈,心清楚,这“五棱锥”一定被人动了手脚。

    其实杨潇然一路之,已经不止一次的细细查看过天心的后背,“五棱锥”本由她亲手带出修罗,最熟悉不过,两次打天心,也均是由她亲手拔出,若说它能伤了天心的性命,根本不可能,无非便是禁锢天心体内自有的五行之力,按以往经验来看,天心被这“五棱锥”打,五行之力不畅,他本该不吃不眠,毫无意识可言,直至拔出“五棱锥”,才能重新恢复常态。

    但是,眼下看来,天心的境况却完完全全不同于往昔,杨潇然“屠龙大会”之可谓看的清清楚楚,他确实是被“五棱锥”打后背的,虽然事到如今,天心后背之,不仅“五棱锥”难寻,连神智也是变的反常,他能吃能眠,性命虽然看着无忧,但是脑记忆全无,只能零星的记起他的儿时往事,一身五行之力,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唯一还能令杨潇然安慰的是,天心依然能拿得起那三界第一神锋——龙骨绝锋,虽然已不能拔出,但是,这总是给了安慰杨潇然一个天心依旧不是凡体的信念,她愿意相信,总有一天,五行之体还能恢复的完好如初。

    这样胡思乱想当,夜已过半,窗外还是一丝凉风也没有,杨潇然站起身来,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她瞧了下身前木桶之内,还残存有半桶清水,便轻轻将手的一块湿布重新浸湿,拧干甩了几下,替天心擦了擦他冒汗的额头,这才顾得自己,她走近窗户旁,将支在窗棱之的木棍儿放下,回头再次确认了一眼沉睡的天心,这才慢慢伸出如葱般的玉手,褪去身薄如轻纱的外衣,只留贴身肚兜儿,拿那凉水慢慢往身撩去。

    一声细微之音传来,仿佛床天心喉间发出,杨潇然吓了一跳,慌忙取过衣物胡乱披在身,轻轻唤了一声:“天心,天心,你醒了吗?”

    毫无反应,她自己不由摇头苦笑道:“他若真醒了便好了,只怕他如今孩子心性,算真的看见自己光着身子,他也什么都不会懂。”

    想到此处,杨潇然脸颊一片火热,她为什么这么愿意让天心看见她的身子呢?又为什么心突然会这么想呢,情窦初开的少女,难掩那一片情痴意浓。

    杨潇然轻轻摸了摸天心额头,体温一切正常,她刚要转身离开,不料天心忽然一伸手,将她的纤纤细手一把握住。

    杨潇然一惊,心跳一阵加快,她扭头脱口道:“天心,你醒了?”

    不料,天心只是紧紧的攥住她的手,脸已经完全笑开了花,嘴喃喃道:“娘,你不要打我了,后山我再也不敢去了,心儿知道错了,娘,你不要走,心儿害怕。”

    杨潇然愣住床头,任由天心拽起她的手臂,翻转了一下身子,又沉沉睡去,自始至终,他根本没有睁开一下眼睛,原来方才只是天心自己做了一个甜甜的梦,而且梦也一定见到了令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娘亲。

    不知道为什么,杨潇然心泛起一股莫名的失落,即使犹如现在,天心紧紧拉着她的手,她却清楚,他只不过是在梦境之,把自己当成了母亲。

    一阵失落过后,杨潇然又转念一想,自己怎么可以和天心的娘亲争风吃醋呢?她也顿时感觉好笑,忙自嘲一般笑笑,拿另一只手轻轻拍拍熟睡的天心道:“心儿乖,娘陪着你,娘不走。”嘴念叨着,心“噗嗤”一声乐开了花。

    这样,杨潇然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不忍将手从天心掌抽出来,渐渐的,睡意涌,依在天心的身旁,鼻闻着眼前这个男人身散发而出的浓浓气息,满心陶醉,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鸡叫三遍,拂晓将至,两个小丫头早早起来,挑水劈柴,生火做饭,一直等到日三竿,烈阳当空,也不见房二人起床,她们俩人自然不敢前去打扰,想来一定是昨晚他们“小夫妻”睡的深沉。

    杨潇然睡意正浓,忽然感觉身边有动静,她“明心见性”生出反应,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见天心正打着哈气,伸伸懒腰,从床慢慢坐起。

    二人一个照面,杨潇然满脸爱意,而天心则一脸惊愕,他猛的放开紧紧握在手杨潇然的手掌,开口问道:“又是你?我娘呢?”

    这两句话显然从第一句可以听的出来,他是认识杨潇然的,而第二句话,又明明白白的看的出,他神智依旧不清。

    杨潇然不死心,她轻轻问道:“天心,你认识我吧!”

    天心摇摇头,又点点头道:“为什么这两天,我一睁开眼,一直看见的是你?”

    “因为我是你现在最亲近的人啊!”

    “不对,临涧村,不管东头还是西头,只有我娘亲才是最好看的,你也长的这么好看,你到底是谁家的姨姨。”天心一本正经的道。

    杨潇然脸一红,见他喊自己叫“姨姨”,心老大不是滋味,只能顺着天心又问道:“是啊,我来你们村子时间不长,不过今后我们算认识了,你能告诉我,你今年多大岁数了吗?”

    天心见她问起自己的岁数,他四处张望,找到旁边一柄铜镜,杨潇然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因为她见天心在“屠龙大会”当,也是看见了他的身材样貌,一下变的癫狂,今日她试着再问,是想弄清楚,天心真正缺失的记忆和现状。

    只见天心慢慢的将那铜镜举过脸前,一张他似乎熟悉,却又变的陌生的面庞惊现,他先是一愣,随即慢慢的伸手摸过自己脸的每一寸肌肤,终于叹了一声长气道:“我知道了,我娘说过,我一出生,见风长,与村里的小孩都不一样的,一定是昨夜睡梦我自己又长大了,这下好了,算风逸和风行他们一起,我也不怕他们了。”

    杨潇然见天心居然自己再说服自己,心更惊,她又问了一句:“天心,你今年到底多大岁数?”

    天心一愣,扬起头道:“我只风逸小一岁而已,我今年一十三了。”

    杨潇然怔怔后退两步,靠在窗户棱:“天心,你果然把什么都忘记了,这怎么可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