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81章三方对峙

三界战神最 第381章三方对峙

    弥勒尊者话音虽然小声,但是“屠龙”场,其实人人听的清楚。()

    陆压道人也不藏着掖着,他望着龙行无迹道:“龙君,你可听清。”

    龙行无迹此时已经走近天心与蓝灵儿身侧,他低头看了一眼天心,见他睡的香甜,什么血腥之气,只怕他体内“龙魂珠”被禁锢,邪性也早烟消云散了。

    “道尊,看来要带走天心,我们今日一定要见个高下了。”他头都未回,更没有抬起,只是伸手轻轻身旁拍了拍杨潇然的肩头。

    杨潇然其实早趁方才空闲,她细细看过天心,也对其背后细细摸过一遍,哪里有什么“五棱锥”的影子,只不过如今形势紧迫,她见天心性命无恙,一时也忘记了担忧,只是源源不断的以“养龙心经”息养他受伤的经脉,怕这眼前血腥惊到一无所知的天心。

    此时听弥勒尊者还是要强行留下天心,她咬紧嘴唇,心明白,若天心一旦被对方截走,她再也没有办法陪天心左右了,只能将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身边的龙大哥,双目充满了恳求之情,出口道:“龙大哥,打天心的,只怕不是简简单单的‘五棱锥’,他们一定在其做了什么手脚。”

    龙行无迹点点头,这才站起来道:“道尊,听见了没有,不是我不信你,只怕有人心存不轨,连你也被蒙蔽其。”

    弥勒尊者苦笑一声,面色仍带笑意:“阿弥陀佛,龙行无迹,你旁敲侧击,无非是指我极乐世界了,这‘五棱锥’始于修罗,你不去怀疑,却强词夺理,偏偏还信这修罗女子,天心乃道尊徒儿,你若带走,我们又何曾不怕你对他暗下黑手。”

    龙行无迹鼻“哼”了一声:“可笑,我对五行之体下手,不知道对我可有什么好处?”

    好一个弥勒尊者,他一愣之下,又微微笑道:“你龙族一脉若想三界一统,五行之体又何曾不是你最强的对手?”

    龙行无迹哈哈大笑:“诸位,你们可听清楚了,极乐世界并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道出了他心对五行之体真正的顾虑,当真令人意想不到,居然佛家也有争雄三界之心。”这一下顺水推舟,着实厉害,看他弥勒尊者,还怎么自圆其说。

    果然,弥勒尊者面色一红,忙向四周看去,见菩提祖师冷目射来,他忙道:“老祖,千万不要听龙行无迹胡言乱语,留下天心,极乐世界并不会插手其事,一切当凭老祖与道尊做主。”

    菩提祖师并未吭声,其实龙行无迹方才所言不无道理,若不是师兄与他一向争强好胜,佛、道又岂会分开,如今三界以道为尊,他隐隐感觉的到,以师兄之性,他又怎么会甘心,算不会有龙行无迹说的那么夸张,他极乐世界真想一争三界,但是佛门与道门一争高下之心,相信师还是会有的,这也便是为什么,近来他不仅与昆仑山鸿钧老祖多有走动,连陆压道人这“屠龙大会”,他也匆匆赶来,正是为了等到必要的时机,好联道抑佛,这搁在以前,以他之惰性,是懒的抛头露面的。

    弥勒尊者一番自我辩解之下,无人开口,弄了他好一个尴尬,那边混沌血祖大笑一声,打破众人间的沉闷:“龙行无迹,玄霄殿你伤我之事,老夫既往不咎,今日便多送你一个人情,速速带五行之体离开此间,不必这般婆婆妈妈,陆压老道,我们之间的旧账,总该一算了吧。”

    陆压道人暗叫不好,好在菩提老祖七宝妙树率先亮起一片光芒,这道家双雄,齐齐站立,血祖“哇呀呀”一声大叫:“菩提小祖,我已经领教过你的厉害,今日论单打独斗,你先让开一边。”

    陆压道人手结宝轮印:“血祖,混沌真龙之殇,也有你的一份,你不要忘记。”

    血祖手迎风一展,那柄三叉银戟现出,他鹰钩鼻下双唇一动:“是又如何,真龙殒命之际,既然能将‘戮神魔天血咒’私自授我,我今日还他真龙后裔一个情,好像也说的过去吧。”

    其实陆压道人言外之意,是想提醒血祖,龙行无迹若得五行之体相助,有朝一日,真的破开“狱法镜”,若想报他先祖之仇,不管是混沌四友,还是混沌四凶,只怕都在劫难逃,谁曾想,他与龙行无迹先祖凶龙,当年还有这么一段隐情。

    龙行无迹听他们对话,冷冷的道:“好,那我不谢了。”

    弥勒尊者手日月禅杖一挥,咬牙冲出:“龙行无迹,你若一人独去,无人留你,但要带走五行之体,只怕不会有这么容易。”

    混沌血祖笑道:“容易不容易,还不是我血祖说了算数,此间残余性命,陆压,你若还不开口放人,信不信我不留一个活口。”

    “无量寿福,血祖,你……”陆压道人一句话未说出口,只听龙行无迹低沉的声音先到:“血祖,你与隐俊,若要再造杀孽,我岂能从容离开。”

    “笑话,龙行无迹,你真不知好歹,今日你无非是想带走五行之体,这一干好事之徒,本是为屠你性命而来,我反将他们性命为你所用,你又何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血祖怪目一翻,眼前这陆压道人与菩提老祖,若真要纠缠起来,自己好像也讨不了多少便宜,故而他迟迟未肯出手。

    陆压道人听龙行无迹一语,忙道:“龙行无迹,你要三思,若你强行带走五行之体的代价是以这场千百无辜条性命,相信你也不会心安。”

    这一言而出,陆压道人心所想,自然是要暂且拉拢龙行无迹,免的今日再伤无辜,而这一点,恰恰让一旁隐俊心念一动,他悠悠出口道:“今日既然大家双方对峙不下,我倒有个提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龙行无迹扫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隐俊望了陆压道人与菩提祖师一眼,见他们也正望着自己,显然此时面对眼前这烂泥一摊,也是束手无策,他讥讽一声道:“这‘屠龙大会’,不想五行之体才是其关键,既然你们双方都不放心将五行之体让对方带走,那么大家也都看到,天心性命已经无碍,只是一身五行之力,怕是难保,若你们放心,这天心由我隐俊带走,大家好聚好散,今日也不会再起杀戮,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不行!”几乎是异口同声,龙行无迹,弥勒尊者、杨潇然,陆压道人等齐齐出口。

    隐俊哈哈大笑:“若是这般,那么我们只有各凭本事了。”

    龙行无迹浓眉一蹙道:“隐俊,莫非你也想趟这一趟浑水?”

    隐俊正色道:“龙君,你若不听我与血祖之言,今日你万万带不走这五行之体,与其好过陆压等人,为何我魔界不捡去这个便宜,算天心一身五行之力不在,我也要赌一把,因为只有他,才是我魔界重开万妖之门的关键所在。”

    隐俊一切说的坦坦荡荡,明明白白,将一切都摆在了明面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