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80章 血祖异现,局势又变

三界战神最 第380章 血祖异现,局势又变

    陆压道人见状,暗叫声不好:“龙行无迹,今日若不留下天心,只怕你休想走出这‘屠龙大会’。 ”

    说完,身形动,已经攻出招,龙行无迹大手挥,接过这招,身后隐俊声长啸,也要攻入,地下忽然又有异象,道血红之气“呲”出地面,被菩提祖师七宝妙树下刷落,个灰发老者,面容狰狞,身披猩红条长斗篷,破土而出,长手长脚,把朝菩提祖师抓去,嘴喝道:“陆压老道、如来老儿我都有领教,独独三界之,只剩你这菩提小祖,我还没有讨教,今日让老祖也见识见识你这小祖的本事。”

    破土而出者,正是混沌血祖,当日玄霄殿,血祖身遭三大绝世高手大日如来、龙行无迹与天心合力所围,若不是当时委曲求全,他与极乐世界私自订下天、魔两界十年之约,大日如来招“万佛朝宗”手下留情,放他条生路,否则他血咒初成,不知天高地厚,被龙骨绝锋所伤,不死也残,他身抱负岂能还未施展这么草草收场,好在闭关修养之下,如今已经完好如初。

    菩提祖师听他不可世之狂妄,再观他出手,对方身份也目了然,他手七宝妙树身前挡,摇头道:“混沌血祖,你也来凑这热闹,‘戮神魔天血咒’我正想试。”正邪两道光辉交织而过,众人只感觉眼花缭乱,已经看不清二人身形所在。

    陆压道人知道混沌血祖的厉害,算他不是真龙血脉,但是仅凭那“戮神魔天血咒”也足以称雄三界,他叹气声道:“龙行无迹,血祖臭名昭著,隐俊为魔族异类,他们今日倾巢而动,只为助你脱身,任你再有百口,也难辩清白,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二人手下不停,招招全力而出,口也没闲着,只听龙行无迹掌拍落陆压道人打入他身前的股道家混沌真玄,趁着双方喘息间隙冷笑声:“道尊,我与他们二人,本毫无瓜葛,你心知肚明,非要诬陷,我也懒的争辩,只不过我们今日目的相同,只为带走五行之体,切不可让五行之体,毁在你们的手。”

    陆压道人佛尘挥:“可笑,天心乃我徒儿,我何必毁他。”万千丝雨再出,银光铺天盖地,根根锐利,射出闪闪寒光,龙行无迹想都不想,招“战龙在野”,条披甲青龙呼之而出。

    隐俊见多方最难缠的两人被龙行无迹和血祖分别缠住,他忙朝杨潇然望去,杨潇然会意,将沉沉睡去的天心放在狻猊背,蓝灵儿轻轻道:“杨姑娘,你先带天心走,我等等龙大哥。”

    隐俊冷笑道:“你若不走,龙君只会分神,今日我们谁也走不了。”

    蓝灵儿这才咬牙,望了眼与陆压道人战的不可开交的龙行无迹,低头示意狻猊道:“好,我们先走。”

    狻猊驮起天心,其余八子四周护航,杨潇然与蓝灵儿跟在其后,匆匆往桃林外奔去。

    弥勒尊者看出不妙,他挥手,身后十六罗汉齐出,却被隐俊出手拦下,道德天尊手“金刚琢”动,怕极乐世界不是隐俊对手,也加入混战之,来群攻隐俊。

    隐俊毫不畏惧,不料耳杨潇然与蓝灵儿的惊呼声同时传来,他只能招逼退身前十八位佛、道高手,急急回身去望,原来是那诸门万派在青云宗的带领之下,将杨潇然与蓝灵儿齐齐拦下,青云宗等各派心想的明白,是今日定要为这“屠龙大会”献出自己的点微薄之力,那便是留下五行之体,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溜走。

    这下变故,其实正隐俊下怀,血祖还未现身之际,他本想对这些人下手,以此来寻求脱困之机,只是他没有想到天心居然突然醒来,更有血祖也出其不意的冲出,时之间,打乱了他心的原有计划,此时这危急关头,这魔族枭雄,又岂会再有犹豫。

    隐俊甩开道德天尊与弥勒尊者等人,回身冲来,霎时间如狼入羊群,声声凄厉惨叫,伴随浓烈的血腥之气,手起掌落,眼前有双杀双,有百灭百,处处惨烈心惊。

    弥勒尊者与道德天尊紧随隐俊其后冲入,然后眼前人影霍霍而乱,隐俊左突右旋,他们手日月禅杖与金刚琢根本不敢轻易出手,怕伤及无辜,隐俊却毫无顾忌,正是要此大乱,他杀的性情,不忘朝杨潇然与蓝灵儿大吼声:“你们还不快走。”

    杨潇然呆在原地,血腥之气令她心作呕,她不由鼓足勇气大声叫道:“住手,你不能在杀人了。”

    狻猊等九子在血腥冲击之下,也不禁天生兽性彰显,近撕咬开身旁众人,蓝灵儿已经无法阻挡。

    当血腥之气传进龙行无迹鼻,又伴随蓝灵儿惊叫声,他大吃惊,本想分神去望,胸前被陆压道人掌拍,他雄伟的身躯落地,双臂本能守势而起,去护眼前,不料,陆压道人毫不理他,飞身而去,朝虚空之菩提祖师处掠去,他这才看清,若不是那西方教老祖手有那柄道家七宝妙树,只怕他早败下阵来,看来血祖的万魔圣妖之身,当真不可小觑。

    龙行无迹哪还去顾眼前,他回首望蓝灵儿,见隐俊正带领着龙之九子大杀四方,他不由大怒:“隐俊、狻猊,你们住手!”

    青云宗那老者本来是想乱取巧,不料却引来了隐俊大魔,弄巧成拙,生死关头,他只能避再避,见隐俊招招见血,似乎却对蛮疆行格外的照料有加,捱着退,他便直畏畏缩缩躲在妙妙公子其后,隐俊声东击西,招鹰击长空,跃过妙妙公子头顶,朝那讨巧青云宗老者顶抓去,不想身前生出股巨大吸力,身后又有弥勒尊者和道德天尊联手攻来,隐俊只能放手眼前目标,先护身后。

    “砰砰”两声过后,隐俊出掌化解身后攻势,他站定脚步,这才看清龙行无迹招“擒龙手”,从他手下已经将那青云宗吓的瑟瑟发抖的老者救了过去,他愣之下,哈哈大笑道:“龙君,生死关头,岂能有妇人之仁,你快带天心走,我与血祖来断后。”

    弥勒尊者与道德天尊迟迟不敢再出手,个隐俊,已经难以对付,不知道这龙行无迹怎么从陆压道尊手逃了出来,他们朝虚空之望去,弥勒尊者已经心有数,原来是混沌血祖厉害,看来今日大势已去,结局真的要扑朔迷离了。

    龙行无迹见狻猊等兽性大发,他不由大怒,前脚踢出,正离的最近的睚眦腰间,睚眦冷不丁吃痛,声低吼,被踢出去老远,爬在地迟迟不能起身,其余八子见状,忙耷拉起脑袋,纷纷蹿开,离的龙行无迹远远的,不敢抬头望他。

    青云宗那老者则在隐俊手底死里逃生,又被龙行无迹抓在手,正吓的全身发抖,龙行无迹侧头看,将他把甩出老远,他爬起身来,带领诸门残众,也是急急退开,哪儿还敢有争功求利之心。

    龙行无迹这才对隐俊道:“隐俊,我若要带天心走出这‘屠龙大会’,岂会用此等卑鄙手段,你费心了,今日龙行无迹非但不会领你的情,还会记下你这笔。”

    隐俊也瞬间变的高冷,他鼻“哼”了声道:“领不领情随你,做不做自然随我。”

    二人说话之间,虚空之声“惨叫”,这显然不是陆压道人与菩提祖师的声音,莫非,莫非以血祖如今之能,居然不敌道家双雄,龙行无迹心惊,隐俊又何曾不是,他们双双朝虚空之望去。

    果然,个身影从半空之直落而下,身后猩红的斗篷在风呼呼舒展开来,龙行无迹与隐俊明眼看,便知道这血祖定也是了菩提祖师的七宝妙树,被刷而落。

    龙行无迹心泛起个念头,这绝对是他对这混沌血祖击致命出手的绝佳机会,想那血祖被七宝妙树刷,定是头昏脑涨,哪会顾及身后,但转念想,又感觉不妥,毕竟他今日是为了帮自己脱险而来,自己又怎么好乘人之危。

    说时迟那时快,“扑通”声响,七宝妙树刷者,即便强如混沌血祖,亦或是五行之体,都无不能避免意识瞬间全无,被打倒在地,看来这道教七宝化树,的确是混沌初开至今,威力最盛之物。

    混沌血祖倒地,眨眼之际又翻身而起,他望了眼身后龙行无迹,笑道:“你终于还是没有对我趁机下手,很好,很好!”

    龙行无迹冷笑道:“不过能吓到你,也算痛快。”

    血祖面色变,双拳握:“你找死。”

    龙行无迹横眉竖:“你空练身血咒,先败玄霄殿,再败度朔山前,我龙行无迹生只怕还未有败迹,区区如你,怎敢大言不惭。”二人个照面,针锋相对。

    陆压道人与菩提祖师双双虚空之冲了下来,已经看见了眼前惨象,他们各自心紧,不想联手苦战混沌血祖,好不容易胜了对方招,哪曾想地面之,竟然有如此惨象。

    陆压道人眼闪过五味杂陈,他朝龙行无迹望去:“你还说你没有嗜血之心。”

    见陆压道人不分青红皂白,龙行无迹也懒得解释,蓝灵儿却忍不住道:“陆压道尊,你怎能如此管窥豹,若不是龙大哥及时阻止,只怕隐俊会杀光这场所有的人。”

    陆压道人声“无量寿福”,他没有开口,只是怔怔望着这血腥片,今日“屠龙大会”,当真始料未及,若不是这隐俊与混沌血祖搅局,又怎么会是如今这样个结局,方才他与菩提祖师合力之下,已经深深感受到血祖的厉害,怕怕再动手之下,这场,真的要被对方屠杀殆尽了,不管是龙行无迹也好,隐俊也罢,他们心在意的,自然是五行之体,可怜天心徒儿,虽然五行之力被“五棱锥”禁锢,但好在性命好像无恙,眼下令他担忧的,便是不知道天心五行之力是否还能够被解禁,他朝弥勒尊者望去,希望从他那儿得到个确切的答案。

    弥勒尊者会意,他悄声退至陆压道人身后,小声道:“道尊,天心万万不能落入他们手。”

    陆压道人浑身颤。

    本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