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79章洗涤

三界战神最 第379章洗涤

    剑拔弩张的气氛越来越浓,只听见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传来,杨潇然大喜道:“天心,你醒了。()”

    龙行无迹低头去看,怀天心眼皮一动,双目一下睁开,空洞洞的望着天空之。

    陆压道人心不由一紧,还是故作镇静道:“我说过,天心会没事的,无量寿福。”

    而弥勒尊者,显然心更怕,他堆满笑容的胖脸一下僵住,使劲扬起脖子朝龙行无迹处瞧去,脸露出些许担忧之色,好在天心的突然醒转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没有人会去在意他脸的神情变化。

    本来双方一触而动的争斗,也在瞬间得到缓和。

    龙行无迹将天心慢慢放下,天心依旧一语不发,他站直身子,只不过是将他呆呆走神的双目由仰望空变成了平视眼前众人。

    也许是眼前景色变的不再单一,他双瞳一动,开始扫视四周,途经陆压道人,他目光稍稍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移开,而菩提祖师、弥勒尊者、道德天尊一行印入他的眼帘,全是毫无反应了。

    当天心衣袖被杨潇然轻轻拽住,他木然回头,看见了杨潇然秀丽的脸庞,又听见龙行无迹轻轻叫了一声:“二弟?”

    天心望了他们二人一眼,开口道:“你们是谁?”

    一片哗然,龙行无迹一怔之下,忙道:“二弟,你不认识我?”

    “我要回家,娘亲在等我?”天心完全不理龙行无迹所问。

    简简单单的这两句问答,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龙行无迹仍不死心,他忽然虚空一抓,将地的龙骨绝锋抓在手,递于天心眼前道:“二弟,这柄神锋你该认识吧!”

    天心摇摇头,盯着龙行无迹道:“给我的?”

    龙行无迹双目之隐隐有些湿润,他慢慢点点头道:“恩,给你的。”

    说完将龙骨绝锋递了过去,龙行无迹此时最担心的,不光是天心神志失常,只怕那“五棱锥”真的如杨潇然所料,其有诈,那么二弟体内五行之力是不是已经不复存焉,那么龙骨绝锋便是对天心最好的试验。

    面对眼前虬髯大汉递过来的这柄形怪状的宝剑,天心伸手一抓,一股异样的熟悉传遍全身,却仍然还是没能让他想起什么。

    龙行无迹则不禁大喜,因为他知道这龙骨绝锋,三界之,真正能拿的起的,屈指可数,故而他才有此一试,这样看来,二弟依然能拿起这龙骨绝锋,想来一身的神通五行之力,应该还俱在。

    隐俊则看出异样,他看天心对着手龙骨绝锋左看又看,熟悉又生疏,不禁道:“龙君,不对,你不妨让他拔剑一试。”

    龙行无迹知道隐俊心意,他又开口问道:“二弟,你会用剑是不是?”

    天心此时正好将右手握在了神锋剑柄之,听这虬髯大汉一问,他抬头摇摇头道:“我不会用剑,世间居然有这么怪的剑?”说完,便不自觉伸手去拔剑,出手之下,不由满脸通红,用尽了他吃奶的力气,居然没有将这龙骨绝锋拔出来。

    龙行无迹愣在原地,杨潇然愣在原地,连陆压道人和菩提祖师,也一样愣在原地,只有弥勒尊者,提在喉咙根的心终于慢慢放了下来,看来,“五棱锥”内那“碧融石”起作用了,它带着“五棱锥”见血而化,已经完全融入了天心的血脉当,“五棱锥”只怕对于天心体内的五行之力,已经不是禁锢,而是变成了洗涤,只是令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天心,居然神志模糊,什么也不记得了,不过这样的结果对于极乐世界来讲,实在是太过圆满了,既能不伤天心的性命,又能大功告成,从而不得罪陆压道人与菩提祖师,这真是意外之喜,天佑佛门。

    天心没能拔出龙骨绝锋,忽然发起脾气,他将嘴唇撅,鼻“哼”了一声,重新将龙骨绝锋递给龙行无迹道:“我拔不出来,我不要,我要回家。”

    这神情,这语调,哪儿还是那个叱咤三界,呼风唤雨的五行之体天心,分明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神情吗?

    龙行无迹伸手将龙骨绝锋推回天心的手道:“二弟,终有一天你会拔出来的,此剑认主,旁人是拿不得的。”

    天心似懂非懂,伸出去的手掌还没收回,龙行无迹已经替他将龙骨绝锋重新缚在他的背。

    杨潇然心疼的拉起天心的手掌,天心再次低头去看,二次看见杨潇然脸的爱意友善,他忽然脸也洋溢起笑容,杨潇然不禁伸手去抚摸天心的脸庞,出乎意料,这次天心居然不闪不避,任由杨潇然滑嫩的手掌拂过,他嘻嘻笑道:“你是谁?你真好看?不过,还是没有我娘亲好看。”提及他的娘亲,天心语调已经是颇为得意。

    杨潇然“唰”的一下,泪水再也无法抑制,从她眼角喷涌而出,看来天心这一次,可是彻彻底底的傻了,都怨她,是她将“五棱锥”由修罗奈何林一手带出来的,今日终于自食其果,害了她最心爱的人。

    天心一下不知所措,想伸手去替杨潇然抹去眼泪,又有些不敢,眼前这个女人让他再次想起了风若水,他使劲挣脱杨潇然的手掌道:“你怎么哭了,我要回去了,我不和你们玩了。”

    陆压道人听天心这简简单单几句言语,心一动,一种不祥之感涌心头,他忽然开口道:“天心,你可认识我?”

    天心一转身,又看见陆压道人,其实他方才扫视全场,早注意到这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因为只有他,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可是偏偏记忆又是那么的模糊。

    见天心神态,显然是在极力回想,陆压道人又追问:“天心,你娘叫什么?你爹又叫什么?”

    天心脱口而道:“我娘亲风若水,爹爹天宝德,你问这干什么?”

    陆压道人笑道:“可是我想收你为徒呢?”

    “啊!我认识你了,你是那个邋遢老道。”天心拍手笑道,脸神情顿时舒展。

    二人之间对话处处透出古怪,只有陆压道人心明白,只怕天心身“五棱锥”,那“五棱锥”根本不是仅仅禁锢天心体内五行之力那么简单,如今看来,天心体内的五行之力,包括他这些年来的成长记忆,好像都已经一并被禁锢,五行之体的记忆,已经又重新回到了当年临涧村,那个还未误食“火玲珑”的淘气小孩时代。

    陆压道人猜了一半,当然不会知道,极乐世界在“五棱锥”所做的手脚,也不会往更坏的地方去想,可怜天心,体内五行之力与他的成长记忆,只怕不是只被禁锢这么简单,而是被“碧融石”与“五棱锥”一并洗涤去了。

    陆压道人窥破了天心蹊跷所在,他摇摇头,叫了一声:“紫筝,你看天心还认识你吗?”

    “是,师父!”风紫筝一袭紫衣,肩背烈焰墨弓,走过陆压道人身前,她望了一眼天心,还未开口。

    天心已经愣在原地,张大了嘴巴,他浑身下下,细细打量风紫筝道:“你是谁?”

    “天心,你答应带我涧水摸鱼的,你不认识我了?”如果说方才陆压道人与天心的对话,场若有人能懂,那这个人,便只能是风紫筝了。

    天心愕然道:“紫筝妹妹,你怎么长的和我娘亲一样大了。”

    风紫筝冷笑一声:“不是我一个人长大了,你为什么不看看你自己。”

    天心忙低头看自己,猛然间天旋地转,印入他眼帘的,是一双大脚和一双大手,他才恍然间醒悟,方才身旁那个秀丽美貌的女子,她伸手抚摸自己脸颊之时,还轻轻的垫起了脚尖,原来,是他也长大了,这一下,天心冷汗淋淋,“哇”的一下,居然一屁股坐在地,哭了出来,场面虽然滑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笑出声来,杨潇然心疼的蹲下身子,慢慢将他肩头搂起,天心忽然扭头,一下扑进杨潇然怀,放开嗓门,嗷嗷大哭,如果说这不是一个孩子的行径,那么,这又是什么?

    杨潇然轻轻拍打着天心抽搐的肩膀道:“天心,不怕,不怕,还有我和龙大哥在。”

    天心哽咽道:“这是怎么了,我要回去找我娘亲,找我爹爹,你能带我回去吗,我家住东头,我娘叫风若水,我要离开这儿。”

    杨潇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龙行无迹也蹲下身子,伸手搭在天心肩头道:“二弟,大哥会带你离开这儿的,你累了,先随杨姑娘起来。”

    天心见龙行无迹一脸虬髯与自己面对着面,以他吞食“火玲珑”之前的成长记忆与见识,显然不敢不听对方,忙停口不敢再哭泣。

    陆压道人忙道:“天心,你随紫筝妹妹,到师父这儿来,你父母之事,师父会慢慢说与你听。”

    天心扭头道:“我父母怎么了,这儿是哪儿,不是临涧后山禁地吗?”

    龙行无迹搭在天心肩头的手掌之,忽然一道“养龙心经”精纯元力打出,天心体内一股暖流入怀,他双眼一阵酸困,杨潇然会意,忙将手掌也按在天心腹丹田穴之,依葫芦画瓢,将自己从龙大哥处所学的“养龙心经”悉数打出。

    龙行无迹将二人轻轻扶起,天心困意涌,被杨潇然搀扶,慢慢往蓝灵儿、狻猊、囚牛之处走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