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67章无名煞气

三界战神最 第367章无名煞气

    两条巨龙已经腾空而去,那“卍”字诀已经大到铺天盖地,宛若一座遮天的大山由而下向天心与龙行无迹兄弟二人压来。

    二人毫不犹豫,一剑一拳同出,紫色的巨龙正是神锋挥起的剑气,而金色的巨龙,则是三界刚猛无双的神龙破天拳,此时由龙行无迹解封的右臂而出,两股逆天的力道齐头并进,迅猛的朝弥勒尊者和他身旁十六罗汉佛言凝聚的“卍”字决冲去。

    势大力沉的相遇,惨叫声连连,天地都为之变色,天心与龙行无迹高大的身影双双立在场,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弥勒尊者脸常有的笑容再也看不见了,他手紧紧拽着一只白色的布袋,全神戒备,嘴角隐隐有血啧流过,身后四仰八翻,佛门十六罗汉跌落一片,狼狈不堪,好在性命无忧,若不然,他手的“人种袋”早打出去了。

    天心也不理会,天界、极乐世界已经落败,他的目光避开陆压道人,停在了万寿山金元真的脸。

    金元真干笑一声:“小哥,你这是何必,为了龙行无迹开罪整个三界,这是否真的值得?”

    天心摇摇头:“金道长,我知道,咱们虽然也有交情,但是这种交情,还远远达不到推心置腹,所以,今日你的一切决定,我是可以理解的,若天下间,连我师父都不能与我以心相交,我又怎么会要求你呢?而我与龙大哥,则不同,我并不是为了他开罪三界,而是我相信他。”

    金元真叹了一口气道:“小哥,你太过善良了,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软肋,龙行无迹流淌着凶龙血脉,我也愿意相信小哥你是对的,但是,你想过没有,算五五匀开,他也有一半的心性是你无法把握的,如小哥你体内的‘龙魂珠’邪性,我们都愿意信你,正是因为你的先天本性为善,你可明白。”

    “我不明白,如此顾虑,畏畏缩缩,当初何必成我五行之体。”天心怒目相向。

    金元真脸露出无奈,朝陆压道人看去,天心此时执迷不悟,不知道心性为何会忽然大变特变。

    陆压道人摇摇头:“心儿,你乃女娲遗脉,算我不成全你,也自会有人成全你,这一点,我陆压从不后悔,唯一让我始料未及的,你本该是与我站在一起,为守护‘狱法镜’而战,而不是为了凶龙后裔而与我为敌,当然,这也不能怪你,是紫薇神一步一步,将你推向龙行无迹,我今日自食其果,也无话可说。”

    “当真只是一个紫薇神,能将你我师徒之情阻隔吗?”天心想起了父母与诗冉,他心痛的在滴血,随口反问了陆压道人一句。

    场一切都变的静止,龙行无迹忽然开口哈哈大笑:“道尊,仅仅凭我先祖性凶,你们断言我的一生,也当真可笑,今日之事,不必如此婆婆妈妈,大家不如来个痛快,既然要‘屠龙’,多说也是无益,你们便动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只是我这二弟,不能见血,你们小心为妙。”

    天心也将龙骨绝锋再次挥起:“金道长,让我先领教你万寿山的袖里乾坤吧!”

    金元真被逼无奈,硬着头皮而出,不料陆压道人伸手一挥,一道气劲挡在身前,天心面露诧异:“你不要逼我!”

    陆压道人将手拂尘挂于臂弯,双目朝天心身后缓缓扫视一周:“既然迟早有一战,何必煎熬,今日这场有一股无名煞气始终左右着你的心智,你可能感应的到。”

    天心将心一横道:“我如今清醒的很。”

    陆压道人忽然身形一动,他离火之精混沌神体,说动动,天心只感觉眼前红光一闪,对方踏的正是九宫之位。

    如同多年前在红妙福地师徒二人授艺之时,天心本能的也踏起九宫之位,这一进一退,天心已经为陆压道人让开了一条去路。

    一个掌印清晰的在空出现,掌风带着燃烧的烈焰九阳之火,封死了天心前后九宫之格,他只怕不管进退,都难以躲避陆压道人这精纯的一掌了。

    千钧一刻,天心忽然将龙骨绝锋插回背后,他将五行离壤之体聚集胸前,双臂由丹田处往强推,体内滚滚不息的真元忽然破口而出,笔直的一道气浪冲出,撞陆压道人九阳一掌。

    两两抵消,破空音浪化为阵阵云气散去,陆压道人九阳一掌,被天心气浪正掌心,烈焰熄灭,销声匿迹。

    师徒二人这一下交手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令众人大开眼界。

    不料天心回过神来,才发现陆压道人本意却并非是在攻向自己,而是巧妙的一掌将自己逼退,他从容不迫,落入自己身后人群当。

    一片哗然声起,天心看见,陆压道人手掌之忽然从地抓起一个长形木盒。

    菩提祖师气充沛,那浑实的声音响起:“道尊,不错,这股煞气正是出自你手木盒之。”

    陆压道人点点头,天心不明所以,隐隐也察觉陆压道人手那木盒之有一番古怪,丝丝的黑气仿佛欲破开盒体而出,这也许便是菩提祖师口所提到的煞气了,但是究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并不知道。

    陆压道人问四周众人道:“这木盒是你们谁带来的。”

    众人皆摇摇头,有人胆大,回了一句:“道尊,此地被这木盒占据,一直不见有人,我们这位置乃一柱高香所换,此地难道不是那一位姑娘为了给什么人,特意所留的位置吗?”

    有人已经开始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正是如此,那位紫衣姑娘一定知道。”

    陆压道人一回头,风紫筝手持烈焰墨弓,正四下张望,她秀眉一皱:“师父,此地应该是南暑之地的位置,可惜那主仆二人好像已经离去了。”

    “南暑之地?”陆压道人不禁反问一句。

    “不错,他们自称南无法师座下。”风紫筝应道。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