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64章互不相让

三界战神最 第364章互不相让

    见龙行无迹与西方极乐世界一时僵住,陆压道人忙出言打断道:“龙行无迹,本以为你会带着万妖宫倾巢出动,不想你只带这位姑娘独闯这‘屠龙大会’,当真难得,他呢?”

    陆压道人言下之意,当然是想问天心为何还不现身,但是众人都被他口的这位“姑娘”吸引,纷纷朝龙行无迹身边的蓝衣公子望去,果然隐隐看出女扮男装之相,小声指指点点,细观传闻之,龙行无迹身旁的这个绝世红颜。

    蓝灵儿大大方方不为所动,龙行无迹负手而立:“道尊,我带蓝灵儿只身前来,你难道看不出我的初衷所在,你们大摆‘屠龙阵’,既然要屠的是我,又何必问他?”

    这一次大家可听的懂了,这个“他”,自然便是指五行之体了。

    菩提祖师一旁道:“龙行无迹,天心乃破开‘狱法镜’的唯一,你心思缜密,想必当初走近他,是为了坐等今日吧。”

    龙行无迹扫过菩提祖师面,不卑不亢道:“当初佛道分开之初,我与西方教曾有过小小不悦,不想祖师居然能够记仇直到今天,令龙某佩服,我与天心兄弟之情,又岂会怕三界之区区几句流言蜚语。”

    菩提祖师也不恼怒,他静静听龙行无迹说完,才又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西方教与你,始终对立两面,我想问你,大日如来与你本心照不宣,今日他还不是一样为屠龙而来,龙行无迹,你醒悟吧,因为你骨子流淌的,是你先祖恶血,五行之体又是其关键,不能不让三界遐想为敌,今日‘屠龙’之举,你本该想到,若不是五行之体度朔山惊现身影,何须劳师动众,牵动三界,你会害了你的好兄弟!”

    龙行无迹陡然听明白了菩提祖师话的意图,只怕他是在提点那还未现身的二弟,既然没有一起前来,不如索性不要出现的为妙,但是,依照二弟的脾气,他真的可以吗?自己也曾这样劝过他的,他们明明知道,若没有五行之体,自己算过了陆压道人这一关,也没有办法接近“狱法镜”,而二弟不一样了,他有五行之体,自己的“枯雪”封印,也非他不能解封,这是为什么度朔山二弟身影一露,作为师父,连陆压道人都掌心隐隐沁汗,这“屠龙大会”的意图在明显不过了。

    龙行无迹忽然又望了眼高台之陆压道人:“道尊,我若今日发下重誓,永不触碰‘枯雪’封印,你们是否可以放过天心。”

    “笑话,天心乃我陆压徒儿,他禀性善良,只不过一时受‘龟灵黑水’侵蚀,你龙族一脉若真能永不触碰‘枯雪’封印,也不枉我陆压高看你一眼。”陆压道人紧紧盯着龙行无迹。

    “好!那我允你便是,你无非是怕我封印一旦除去,为我先祖找你复仇罢了,我知道你们什么也不信,只信一点,那便是永远禁锢我的龙之真力,我便如你们所愿!”龙行无迹忽然左臂一举,那箍于小臂之的“枯雪镯”,九字真言慢慢的流转起来,显然他心荡起了的真元之力,被枯雪感应。

    “大哥,我天心以性命为你作保,你若有为祸三界之心,我以命相抵!”忽然,一声大喝,一个人影从天而落,长身玉立,风尘仆仆,显然一路赶来。

    地传来一声牛牟,一个道人斜跨青牛,身后追随数十名道童缓缓闯入,见了陆压道人,他翻身下了青牛道:“无量寿福,昆仑山鸿钧座下参见道尊!”

    风紫筝面色一红:“师兄!”

    那青牛之的道人对她笑笑,正是昆仑山道德天尊到了。

    只听场天心黯然道:“大哥,二浅与索命不在昆仑山手,看来是三界有人心存不轨,盯天道盟了!”

    龙行无迹伸手道:“二弟,大哥不能为一己之私而害了你大好前程,何况二浅与索命还等着你亲自去救,今日这‘枯雪’封印,时机还远远未到。”

    “大哥,何谓时机,你难道还不明白,只要我天心出现这‘狱法镜’之旁,永远会是这般热闹,今日与明日,也没有什么区别,何况大哥等今日,已经等的太久了,怎么能如此轻言放弃,你的为人,我最清楚不过!”天心急道。

    那边陆压道人与道德天尊寒暄了几句,原来昆仑山之所以姗姗来迟,是由于他们一入度朔山万里桃林,被天心拦阻,这一路一起走来,天心细细询问道德天尊可曾见过二浅与索命身影,道德天尊一脸茫然,赑屃当真见过,也确实是被他一掌打退,毕竟龙之九子一向少在三界行走,道德天尊不敢大意,而对于赑屃独闯昆仑是为寻人,昆仑山一概不知了。

    天心见道德天尊也不似说谎之人,这才无奈之下,也惦记大哥安危,只能又一路赶回。

    “心儿!”陆压道人忽然开口:“龙行无迹所言不差,三界大势,岂能形同儿戏,你长大了,不能再意气用事,他‘枯雪’不除,对他有百益而无一害,你要相信师父!”

    天心慢慢昂起头,迎着场千百双盯着自己的眼神,他从容不迫,对着陆压道人道:“这是为什么,当年临涧村满村被屠,师父你也说是为了我好,今日龙大哥被‘枯雪’封印,你还说是为了他好,师父,这究竟是你自私,还是我无知!”

    “大胆,天心,你怎么能这样与师父说话!”风紫筝秀发一甩,秀目瞪起。

    四下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想到,师徒二人一见面,火药味“唰”的一下蔓延而起。

    “风姑娘,你又怎么能三界之,四处坏我声名,风逸伤在我的手,你当日亲眼目睹,其缘由,没有谁是你更清楚的,苍穹庄、修罗古城究竟殇于谁的手,你难道当真不知!”天心厉声而问。

    风紫筝此时又岂会怕他,她将手烈焰墨弓一扬:“天心,你伤害同门,是你亲口所说,欺师灭祖,今日大家又有目共睹,还需我解释什么,真是笑话。”

    天心见她咄咄不让,反而镇静:“风姑娘,我只想问你,今日‘屠龙大会’,究竟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师父陆压道人的意思!”

    一片哗然,天心居然以“陆压道人”相称,那么,他们师徒缘分,还如何再续,连身旁龙行无迹也是雄躯一震:“二弟,你不得无礼。”

    天心毫不理会,他望向陆压道人道:“我一直幻想我们再见面的一天,会是什么样子,唯独今日这个样子,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为什么你总要自己认为,而不问问我心是怎么想的呢?为什么不问问风行、风扬他们心是怎么想的呢?风姑娘与风逸,你当然知道,他们是因为疏远我而亲近你,你为何又不问问他们心是怎么想的呢?‘枯雪’封印永在你的手,三界真的能高枕无忧吗?你能隐退去为了守护这‘狱法镜’而放弃所有,注定这天下也会放弃你的。”

    “无量寿福,天心,为师一番良苦用心,你是不会理解的,今日任你说破大天,‘枯雪’封印我也不会轻易让你!”陆压道人边摇头,边叹气。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