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51章师徒相遇

三界战神最 第351章师徒相遇

    黑暗之,陆压道人看着来人,只见他从容跪下,拜了“天、地”二字,却并未对他有跪拜之意,好在双方脸神情,在漆黑当,谁也看不清谁。()

    陆压道人还是率先开口:“能轻易避开我这门遁甲阵,想起你幼时于我处学‘经’,也算没让我失望!”

    “我寻这度朔山,你为何要风紫筝三界散传消息?”答非所问,闯入这玄妙观的,正是天心,他在万妖宫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夜闯玄妙观,他与师父陆压道人之间有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明,若真的等那三界诸门诸派寻来,只怕他没有与师父独处的机会了,师徒二人见面之下,只是他口的这一声“师父”,始终没能叫出来,而陆压道人的一声“徒儿”又何尝不是。

    面对天心质问,陆压道人开口道:“我何至于此?”

    “好,我可以相信,但是临涧血仇,你早知道是天界紫薇神所为,为何还要苦苦相瞒?”这一句话问出口,陆压道人身躯微微晃动,即使他早有准备,也想过有一天他们师徒二人当面对峙的场景,却还是没有料到说来来,今夜之相遇,见面之直接,让他心一阵颤动。

    天心将埋藏于他心底这许多年来的困惑毫不犹疑的抛了出来,他太想知道答案了,但他也更想让陆压道人出言否定,那样,他才能再出口叫他一声“师父”。

    “不错,我是在瞒你,而且我还知道此事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所以只能毅然离你们而去。”陆压道人这一语稳稳而出,却如晴天一声霹雳般扎进了天心的胸口。

    “为……什……么……”天心牙缝之蹦出了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天底下最最难回答的。

    陆压道人缓缓从软塌之下来,他摸到身边的青葫芦,喝了一口酒道:“自然是忠义不能两全,紫薇神混账,做下如此血案,但他始终是天界正神,我若当晚揭穿他的恶性,以当时魔族隐俊之能,煽风点火,天界于三界威望必定全无,这三界会落入魔族之手,又岂会有后来的佛道两家争鸣,五行之体大放异彩,我陆压忠于的,自然是我混沌四友拼死换来的天界一族,而陷我于不义的,也只能是你们这一干好徒儿,和惨死在紫薇之手的临涧村老老少少了。”

    话糙理不糙,陆压道人这一番话出口,一时也弄了天心一个哑口无言,但他还是倔强的昂头道:“天、魔两界,你忠于天界,无可厚非,但也要看主宰天界的是什么样的人,如紫薇神如此大奸大恶之辈,又有何值得你庇护之处?”

    陆压道人摇摇头:“无量寿福,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日我若真的和你们言明凶手,你五行之体初成,天界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你,只怕不光是你,他们斩草除根,红妙福地的弟子只怕一个也不能幸免,你虽然这些年来,一直活在仇恨当,但是事实还是证明我是对的,终于让你们一个个,都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破茧成蝶。”

    天心忍不住往前挪了一小步,嘴吐出一个“师”字,便戛然住口,看来陆压道人此番言语之下,还是有将天心的心结松动,但终了,还是棋差半步。

    天心重新开口:“你可知道,为了我们的成长,这其有多少无辜的人惨死紫薇神阴谋之下,连龙行无迹,也是受紫薇神一手逼迫,才会现身三界,紫薇神盘算的好主意,他正是要以龙行无迹来牵绊住你。”其实天心此时最想说的是诗冉,但是还是忍住了。

    陆压道人见天心终于提及龙行无迹,他“嗯”了一声道:“你不可被此人迷惑,龙行无迹心沉似海,命天高,你与他相交,全是过眼浮云,假象连连。”

    “不,龙大哥豪迈爽朗,心直口快,乃这三界一等一的大英雄,大豪杰,诸天神魔,遍地散仙,无一可与他相提并论。”天心朗朗开口。

    陆压道人目一道精光射出,天心也抬眼相迎,黑暗之四目相对,看来在对待龙行无迹这一件事情,双方都没有相让妥协之色。

    “无量寿福!”陆压道人朝天心走来,天心也不后退,此时他们双目均都已经适应了这黑暗,更何况以他师徒二人之修为,虽然不能将这黑暗当成白昼,但离的近了,双方的容颜相貌,无一不是清晰的呈现在对方的眼。

    陆压道人出走红妙福地之时,天心的个头才与他勉强齐平,这些年未见,他仰头去望,见天心已经足足高过了自己一头有余,那张脸,熟悉的轮廓清晰可见。

    天心也看清了陆压道人,见他变化不大,只是脸原本那些特有的玩世不恭与放荡不羁早一扫而光,他咂了砸嘴唇,还是未能叫出这一声“师父”来。

    陆压道人摆摆手,自然是猜透了天心的心思,叫他不必为难,而是开口道:“你长大了,我很欣慰。”

    天心终于忍不住,轻声叫了一声:“师父!”

    这一叫,虽然声小,还是让陆压道人身躯再次一颤,不禁慢悠悠的伸手去摸天心的脸颊。

    天心本能的一避而开,陆压道人这才回过神来,怔怔道:“是,是,你与紫筝都长大了,不再是我红妙福地的小孩子了,我却还一直把你们当孩子看待。”

    听陆压道人提及风紫筝,天心又是心念一动,开口问道:“风逸呢?”

    微微一声叹息传来:“你‘龙魂珠’邪性生出,身不由己,风逸伤在你的手下,我不会怪你。”

    “不,风逸滥杀无辜,我伤他出于无奈,那个时候‘龙魂珠’邪性尚未生出。”天心打断陆压道人。

    “什么?那修罗城与苍穹庄呢?”

    “皆是风逸下的狠手?你若不信,为何不叫他出来,与我当面对质呢?”

    “此事稍后再提,风逸已经由紫筝送回红妙福地去了,当务之急还是你身的‘龙魂珠’邪性,一旦不能想办法根除,三界只怕不等龙行无迹出手,又会陷入一番劫难之了。”

    “龙行无迹为何要对三界出手?”天心困惑不解。

    “只因为他是真龙血脉,你不妨细想,‘龙魂珠’乃他先祖遗物,邪性已经如此恐怖,那真龙遗留下来的这唯一血脉,你可曾好好想过。”陆压道人耐心说教。

    天心忽然打断他道:“师父,我今夜叫你一声师父,正是不敢相忘红妙福地知遇之恩,若没有你无端出走,死守这‘狱法镜’一事,我们师徒情分只会越浓,可是,为什么三界这么大,偏偏你一个人要来处处提防龙行无迹,你可知道,混沌四凶可是将‘雷寂’封印,看护的如同儿戏一般,任由龙行无迹解印,我与他相处这些年来,也从来没有见他做出过一丝出格之事,之什么紫薇神、混沌血祖,龙大哥才能算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今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信了,若明日‘屠龙大会’,师父你一意孤行,要与我们作对,我天心唯有也学一学师父,做一个不忠不孝之徒,若你深明大义,能站在徒儿与龙行无迹一边,我天心愿意拿我性命与师父做个赌咒,担保龙行无迹一生永不祸乱三界,我还期盼着与龙大哥联手,铲除混沌血祖,一统这乱世三界呢!”

    这一番话,可谓说的是软硬皆施,句句血肉。

    陆压道人却不为所动,喧了一声“无量寿福”悠悠开口道:“天心,你还是太年轻了,‘雷寂’虽除,只要‘枯雪’不除,真龙后裔便永远翻不起大浪,那混沌四凶正是将这个难题甩到了你师父手,想以此来牵绊我陆压,他们魔族一脉,才能肆无忌惮,在这三界之胡作非为,但是,你要知道,算他们再嚣张跋扈,之恶龙作恶,那也只能当作是小打小恶了,我陆压一生为三界安危着想,不料到头来,却落下一个师徒反目的结局。”

    二人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打算,始终不能达成一致。

    天心知道龙行无迹是师父陆压道人心永远的一个结,他没有经历过混沌初开的那一场恶战,但是也耳熟能详,连北止大帝最后都能与大哥先祖真龙交恶,他自然相信真龙确实可恶,但是,真龙是真龙,龙行无迹是龙行无迹,他们又岂可混淆一谈呢,可是师父陆压道人顽固,偏偏不信大哥的为人,还有大哥全身下光明磊落的豪杰之气,这些绝非是能刻意装出来的。看来只能另辟蹊径,绕过龙行无迹,再努力一把了。

    天心顿了一顿,心主意打定,又开口道:“好,那撇开龙行无迹不谈,天帝真九羽真的该永镇这‘狱法镜’之下,度过漫漫残生吗?”

    陆压道人听他话锋有转,不慌不忙道:“真九羽无道,与紫薇神同出一辙,你不能有妇人之仁,三界素来有能者居之,这才是你五行之体的宿命,迎救真九羽只不过是三界之人云我云,口耳私传罢了,你前路本崎岖,不可再自生是非。”

    陆压道人说的隐晦,但天心却听的明明白白,他是在告诫自己,龙行无迹其实才是他真正的一生之敌!但是,天心又怎么会相信。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