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26章善恶一念

三界战神最 第326章善恶一念

    杨潇然听千江月提起这“龟灵黑水”,她心的隐隐不安终于得到证实,那溪水之神三番五次拿那黑水御敌,显然每次都被天心巧妙避过,算身被那黑水溅点点,也丝毫无恙,当时她还感觉怪,这黑水既然如此平淡无,他何苦由来,最后还把性命丢掉。()

    杨潇然紧闭的嘴唇微动:“夫子,我们一路而来,曾经遇见一对母子,他们是水龟得道,不知道这‘龟灵黑水’是否和他们母子有关。”

    千江月点点头道:“相传此处西北而百里之外,有一处龟灵洞,你们是从那里而来。”

    杨潇然点点头:“夫子,可有不妥?”

    “自然,这‘龟灵黑水’除了他们母子故意种入小哥体内,三界再无旁人可以做到。”

    “可是当日我见那黑水飞溅,不光只在天心身,我们三人无一不能幸免。”杨潇然仍不死心。

    千江月语气凝重:“不错,这蛇酒我也喝得,你也喝得,五行之体一样喝得,但是,姑娘你也看见了,小哥喝下这蛇酒,浑身下五色流转,而我们喝下,可无关紧要的很呢。”

    他顿了一顿,又继续道:“三界故老相传,五行之体真阴之水乃‘龙魂珠’诱发,这‘龙魂珠’此时已经在小哥体内生根,我看这‘龟灵黑水’正是冲这‘龙魂珠’而去,它想诱发的,正是龙性之邪。”

    这一下惊的杨潇然从座位之,一跃而起,她死死盯着千江月道:“你说什么?”

    千江月摆摆手,示意杨潇然切莫焦急,徐徐道:“姑娘听我解释,我之所以有如此推测,事出有因,三界三灵,天龙之灵,亦正亦邪,而地二灵,则是一正一邪。”

    “愿闻其详?”杨潇然紧张的望着千江月,一切越来越出乎她的预料。

    “蛇之灵为正,龟之灵为邪,我若猜测不错,那龟灵洞母子不惜以命做赌,正是想诱发小哥体内‘龙魂珠’的邪性,不知道五行之体,那‘龟灵黑水’以来,可有反常?”千江月也不敢怠慢。

    “反常?”杨潇然喃喃自语,忽然眉梢一挑,伸手一拍身旁座椅扶手道:“不错,他好似见血疯狂,若不见血,一切也还如常,我起先还以为是他手龙骨绝锋作怪。”

    “这是了,看来‘龟灵黑水’果然有此意图。”千江月点点头。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杨潇然终于忍不住质疑道。

    千江月面露出尴尬,干“咳”两声道:“姑娘,你多虑了,夫子我真的只是修废人一个,又法脉尽断,素闻五行之体枯木逢春有起死回生之妙,便对其多了一些研究而已,不想有生之年,还真的有幸让我撞你们,真是天待我不薄。”

    “那便最好,一切等天心回来,他自会亲授你一套玄门之法,让你续养法脉,只是我还有一事不解。”

    “事已至此,我已经将心奉明月,姑娘你也不必客气,但说无妨。”

    杨潇然郑重出口道:“既然‘龟灵黑水’能将‘龙魂珠’邪性诱出,那你昨夜的蛇酒已入天心腹,想来自然能将‘龙魂珠’正气引出,如此一正一邪两两相抵,天心何患之有。”

    千江月慌忙道:“姑娘,大错特错了,那‘龟灵黑水’乃万年修炼老龟所出,我的区区蛇酒,只是六月异蛇十年佳酿,灵性可谓萤火与日月之别。”

    “啊!还有如此一说,那可如何是好?”杨潇然再一次陷入为难之。

    千江月道:“究竟何解,我也不知道,只怕龙之善恶,本在一念之间,而五行之体的善恶,又何曾不在一念之间,若为善为恶真的都能如姑娘想的这般两两相抵,那好了。”

    听千江月这么一说,杨潇然也不禁叹了一口气道:“唉!为恶容易,再要为善只怕难了,若不是天心生性本善,只怕‘龙魂珠’的邪恶之性早被‘龟灵黑水’引出来了。”

    “姑娘,你也不要着急,也许五行之体真的意念坚定,不受‘龟灵黑水’和‘龙魂珠’的反嗤也未必可知,我们一切还是往好的方向去想吧。”千江月安慰杨潇然道。

    杨潇然点点头:“但愿如此吧,夫子,今天我们的谈话,你知我知,我不希望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你可明白。”

    千江月忙点点头。

    ……

    天已经将近傍晚,天边白云朵朵,残阳几缕隐隐折射而回,似乎有晚霞要出现,远方天地下,一切如旧,二浅托着腮帮坐在书院大门前的青石之,索命一边相陪,二人双目都是死死的盯着远方,连天边飞来的鸟儿,也要让他们心欢愉几分,然而,每每欢愉过后,便是失望。

    杨潇然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她叹了口气道:“他偏偏要我回来,自己又久久不见动静,难道真有什么不测。”

    “姐姐,不会的,师父不会有事的!”二浅忽然站了起来,眼眶之已经是充满泪水。

    杨潇然看的心痛,伸手替她抹去眼泪,轻笑道:“傻丫头,你对你师父真好。”

    二浅忽然张口问道:“姐姐,你不喜欢师父吗?”

    杨潇然面色微红,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点点头,又慌忙摇摇头:“只是你师父心,已经有了一个女子,别人……别人,再也走不进去了。”

    二浅嘟起嘴巴道:“我知道,诗冉姐姐嘛,可是诗冉姐姐,毕竟已经死了。”

    杨潇然灵动的大眼睛盯着二浅,轻轻替她捋了捋额前的几根乱发:“二浅,你还小,爱有多深,想要忘记,也便越难。”

    二浅似懂非懂,忽然索命叫了一声:“你们快看。”

    杨潇然与二浅忙朝索命手指方向望去,天边的那一片云海,火红一片,艳的像从人的身体里面刚刚流淌出来的鲜血一般。

    “火烧云?”二浅脱口而出。

    杨潇然面色一变:“不对,好重的煞气。”

    千江月与阿牛也闻讯跑了出来,看着如火如荼的天边一片异景,都不由目瞪口呆。

    千江月悄悄往杨潇然脸色望去,杨潇然也正朝他看来,二人都是面色凝重,心所想一般无二,这根本不是什么火烧云,而是一场大的杀戮,鲜血居然映红了天半边云彩。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