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324章蛇酒试探

三界战神最 第324章蛇酒试探

    夜色降临,千江月盛情难劝,二浅与索命又一路之从未有过一顿饱饭,天心与杨潇然只能留宿一晚,何况更有许多不解困扰二人,还未与千江月请教。()

    晚饭过后,千江月拿出两坛自己珍藏十年的佳酿,轻轻扣响天心的房门。

    见是千夫子寻来,天心将他请进房内,千江月将手一坛美酒揭开,酒香飘扬,充斥着天心喉头味蕾,天心不禁眉眼一笑:“夫子,你有这般佳酿,方才席间为何不拿出,此时酒足饭饱,你才拿来,未免略显小气。”

    千江月笑道:“若不是看席间小哥也算一位酒仙,我又岂肯匆匆拿来与小哥同饮。”

    天心笑道:“看来夫子也算懂我,那我不客气了。”说完接过千江月手酒坛,仰头灌了一大口,哈哈大笑道:“好酒!夫子这蛇酒乃六月异蛇所酿吧。”

    千江月揭开另一坛,也忙喝了一口相陪,面露惊讶之色:“小哥知道六月异蛇?”

    天心将坛美酒送在鼻底,饱吸一口酒气,这才道:“大哥说过,天灵不过龙,地下灵不过蛇,度朔山六月产异蛇,黑底白纹,寸长剧毒,最不惧怕三伏暑气,用它来酿酒,能除阴生肌,抑是美酒,更是灵药,更何况我少时曾被蟒蛇吞食腹,对蛇胆之气念念不忘,此酒入喉,蛇气逼人,醇香绵柔,你这书院又紧挨度朔山,不知我有没有猜错?”

    千江月忙举起酒坛:“小哥真乃神人也,此酒我重金得来,藏在地窖之,少说也有十年光景,今日取来,与识酒之人共醉,真是痛快,我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自己灌了一大口。

    天心见自己所料不错,哈哈大笑,也是同饮一口,酒逢知己千杯少,二人你来我往,一坛见底,天心醉眼迷离,望着千江月道:“夫子,不会这般小气吧。”

    千江月面色一红:“不瞒小哥,藏酒只有区区两坛,已经被我们一饮而尽,真的不是夫子我小气。”

    天心看他酒后语气倒也诚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夫子,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既然喝了夫子你如此美酒,我天心也不是小气之人,待你明日酒醒,我便传你一套道家修行法门,你只需勤加练习,日后法脉之伤,定能所愈。”

    千江月一听,高兴的慌忙拜谢,被天心制止,这才心满意足,打着酒嗝,兴奋的从天心屋内出来,往自己房走去。

    千江月后脚刚踏入房门,反手去关,不料一人推门而入,扑鼻而入的是股淡淡清香之气,他抬头望去,惊道:“姑娘,你怎么来了?”

    “我有话问你。”杨潇然一把推开他的房门,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大大方方的闯了进去,千江月无奈,酒也醒了一半,慌忙朝屋外望去,确定没人,这才小心将房门关。

    “夫子,你怕我?”杨潇然当头一问。

    千江月慌忙道:“没有,没有,不知道姑娘此言,从何说起?”

    杨潇然早料到他会狡辩,毫不惊,慢慢道:“夫子,你当真没有听说过天道盟?”

    千江月一脸困惑,他本不需要开口,因为白日里,自己已经给过答案。

    杨潇然鼻子冷笑一声:“那便是五行之体也不知道了?”

    见千江月还在装傻充愣,杨潇然美目一扫他那被酒气熏的通红的脸庞道:“你拿蛇酒故意试探,难道也是偶然?”

    这一句犹如晴天霹雳,将千江月一下怔在当场,他冷汗淋淋,知道再也无法隐藏,这才一一道出了原委:“不瞒姑娘,我也曾是修行人,自然对三界人异士,独具慧眼,其实你们与小哥一进来,我观他身背长锋,像极了古卷当三界第一神兵——龙骨绝锋,我便知道贵客临门了,更别提姑娘你还提着阿牛天飞翔一圈。”

    杨潇然忍不住打断他道:“我想问你,蛇酒试探天心,你究竟为了什么?”

    千江月叹了一口气道:“姑娘,若天心小哥真的能为我续筋养脉,我一定实言告之。”

    杨潇然洋装恼怒,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道:“若千夫子以为我是在和你讨价还价的话,我们定会连夜动身,你不要后悔便好。”

    千江月面色一变,本来天心已经答应他明日酒醒会传他一套心法,谁知这位姑娘突然闯入他的房内,还对他咄咄相逼,本来轻易已经得手之事又一下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杨潇然已经伸手触及房门,眼看要出去,千江月一咬牙,脱口而道:“我只想知道小哥是否真的是五行之体?”

    “蛇酒能试出他五行之体之身?”杨潇然不禁怪,扭头发问。

    千江月点点头道:“不瞒姑娘,我已经试出。”

    杨潇然一愣,原来这千夫子心思缜密,自己一行白日露出那一手,显然未将他打动,将天道盟行事如实告之他,他嘴答应,其实心还是未必相信。眼下还有一事不明,方才天心与这千江月痛饮蛇酒,她在窗外看的清清楚楚,天心眉心隐隐一点黑气,她本想冲进去制止,不料天心脸又有其余四色出现,她心便什么也明白了,一定是这千江月故弄玄虚,蛇酒有异,迫使天心五行之体五色流转,但其究竟什么原因,她便不得而知了,这才一路尾随,将千江月堵在房。

    千江月迎杨潇然的目光,他本是聪明人,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便点点头,将杨潇然请回坐下,这才道:“我本也是修行人,五行之体三界之传的沸沸扬扬,只怕我等修行法门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天心小哥体内真阴之水,相传为‘龙魂珠’所引而出。”

    杨潇然听他能说起“龙魂珠”,不由心一动,五行之体来历种种,当年阿鼻隆确实也对她提及,看来这千江月果然不是扯谎。

    只听千江月继续道:“这‘龙魂珠’乃真龙幻化,三界有三灵,龙之灵乃是天灵,天一灵,地便有二灵?那是龟蛇二灵。”

    杨潇然一惊:“龟蛇二灵?”她率先想到的不是千江月私藏多年的蛇酒,而是被天心斩落龙骨绝锋之下的老龟母子。

    千江月见杨潇然有如此反应,心更加坚信自己的几分猜测,他不动声色:“这天地三灵遥相呼应,有息息相通之应,我只不过拿蛇酒一试,想看看小哥体内是否有‘龙魂珠’与之……”

    话未说完,忽然院子当有一声异响传来,紧接着房门一声“砰”的被撞开。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