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99章 山塌窟陷

三界战神最 第299章 山塌窟陷

    落霞窟坍塌在眼前,天心见身后不见风逸与青鸾的身影,也来不及多想,反正这人鸟作恶多端,算今日不能亲手将他们除掉,葬身这落霞窟,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他五行离火之精,说动便动,逃离这灾难之窟,速度之快,惊世骇俗。

    月满天,落霞窟外空气清新,天心现身,对面已经传来二浅的惊呼:“师父,你终于出来了,吓死我们了,你快看,谁来了。”

    听见二浅语气兴奋,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媚娘并未对他们造成伤害,他极目远眺,见对面果然已经不止二浅与索心两个人,莫非索命自己寻来了,不应该啊,没有秋神带路,这落霞窟,谁会这么轻易的寻到,何况,长白山到此,尚且需要多半日脚程,那万寿山更加别提了。

    天心好来人是谁,身后落霞窟“隆隆”之声又隐隐传来,看来这整面山体,都有可能不复存焉,他忙纵身跃,往对岸飞身而去。

    刚落地,天心不禁愣住了,他倒吸口凉气。

    “天心,既然师父已经现身,还三番五次派人四处寻你,你可倒好,故意避而不见。”声清脆女音,带有深深的冷漠责备之意。

    天心摇摇头道:“师妹,你来了。”

    二浅听天心开口,忙笑道:“师父,看来,她没有骗我们,果然也是天道盟的人,你看,她还帮我们将媚娘制服了,她的本事,也和师父样,可厉害了。”

    二浅见天心安然无恙的出来,点儿小小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天心往旁边看,果然,看见媚娘气急败坏的,瘫坐旁,显然已经被人将她身真气封闭,不能动弹。

    而媚娘身后,赫然站着长白山大殿当的那个大汉,二浅口的铁奴伯伯,他终于明白了,回头问道:“师妹,你到长白山找我,铁奴带你找来的,是不是。”

    来人正是风紫筝,陆压道人派风逸与风羽前往奈何林找寻天心,不想这去数月,最后只有风羽人回来,嘴还对风逸怨声载道,心满是不平,陆压道人再三询问,风羽嘴笨,但也将风逸奈何林之变,说明白了七、八分之多。

    陆压道人不想自己的徒儿之有人走歧路而不能自拔,忙叫来风紫筝,叫她前去找寻,定要将风逸带回见他,自己仍然独守“狱法镜”。

    风紫筝路跋涉,赶到奈何林,不想,修罗古城已经变成座空城,她再三寻找之下,终于在修罗残存族众之,打听到不光风逸的消息,更打听到天心也在找寻风逸,有天心代她寻找,她本不想参与进来,不料,风逸屠杀苍穹庄事传遍三界,她才知道事态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于是又路寻来,也了万寿山,得金元真指点,又往长白山找去,那铁奴正担心秋神的安危,被风紫筝三言两语说动,便带着她匆匆也往这落霞窟赶来,正巧遇见媚娘对二浅与索心狠下杀手,她烈焰墨弓出手,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混沌大凶制服,与二浅起待在此处,静等天心与风逸现身。

    风紫筝不答天心所问,而是朝他身后望去:“风逸呢,你把他怎么了?”

    “风逸已经不是我们所认识的那个风逸了。”天心摇摇头。

    “我是问你,他怎么样了!”风紫筝秀眉皱。

    忽然,落霞窟“轰隆”声传来,天心扭头去望,他叹了口气道:“只怕他出不来了。”

    “啊!”二浅忽然瞪大了惊恐的眼睛:“师父,那我父王呢?”

    天心伸手按在二浅的肩膀之,阵心痛,终于还是缓缓的道:“二浅,师父对不起你,秋神君他……他在风逸手,丢了性命。”

    说完他又抬头望向风紫筝道:“师妹,你为何,为何要将‘嗤身种道’传授风逸,你可知,他手沾满了多少鲜血,体内积聚了多少人的混沌真元。”

    风紫筝见天心忽然责备自己,她本高傲,哪会吃亏,冷冷的道:“那你便是要找我,替你这女徒儿报仇了,只管放手前来是。”

    “师妹,你怎么会这么说!”天心愣。

    风紫筝抬眼扫了他眼:“那你是何意,不要让我猜测,风逸乃你我同门,至少你也该留他性命,等师父前来定夺吧。”

    “风逸身修为神通,根本不在我之下,何况,何况……”

    落霞窟内“轰隆”之声渐渐传的近了,而且不绝于耳,天心不禁住口,看了眼还在低声抽搐的二浅,对索心个眼色,索心会意,正要前,早被旁的铁奴抢先而,将他这个可怜的小侄女从天心身边拉走,横抱在怀。

    风紫筝则再次出口逼问道:“何况什么?你说清楚。”

    天心喃喃道:“不好,这整个山体,只怕要坍塌了,我们先退开这里,索心,你带着媚娘。”

    风紫筝这才注意到,这对面山体之传来的“隆隆”之声,她原先还以为是天边暗打隐雷,不曾在意,此时听天心所言,才知道果然不妙。

    几人连忙展开身形,往后方退去。

    二浅在铁奴怀,朝这落霞窟望去,口忽然大喊:“父王,你与母后,究竟谁对谁错,二浅不想去为你们争辩,只有将你们三人都留在这落霞窟,希望来世你们不要再争再抢了。”

    风紫筝见二浅喊的怪,明明她口说的是二人,为何希望的却是三人,不禁好,扭头朝落霞窟回望了眼,这望不要紧,只见个巨大的黑影,忽然从那快要坍塌的山体之冲而出,隐入了四周黑暗之。

    风紫筝愣,心暗道:“那是什么?”

    天心见旁风紫筝忽然停下脚步,他赶紧扭头道:“师妹,先离开这儿再说。”

    风紫筝脱口而出:“风逸没死!”

    “什么!”天心惊,也忙回头去望,月光虽明,但夜色更浓,身后除了怒沧江畔那高耸而立,正摇摇欲坠,要倒塌而下的方峭壁,再没有人影。

    终于,轰隆声,峭壁落而下,将那刚刚还在汹涌磅礴的怒沧江之水,拦腰阻断,四下里碎石飞溅,天心想都不想,伸出衣袖,护在脸前,另只手强行拉起风紫筝,慌忙朝后方奔去。

    风紫筝心癫,任由天心将自己拉拽入手。

    本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