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92章魅惑不成,落荒逃

三界战神最 第292章魅惑不成,落荒逃

    二浅见天心受了她父王秋神一掌,好像并无大碍,不由喜道:“师父,你没事吧!”

    她仰头一望父王,见他脸色难看,心暗叫一声不好,这一下,双方算是完了,正想出言劝解。

    哪知道秋神手加劲,她疼的“哎呦”一声。

    天心才道:“秋神君,此事与二浅姑娘并无关系,望你不要为难她,我捱你一掌,是为答谢你‘滴血玉追影’美意,此掌过后,你若仍然执迷不悟,不能与混沌媚娘一刀两断,他日我再长白山,便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见天心此时态度忽然变得强横,秋神反而不恼不怒,毕竟刚刚出手之下,这五行之体,确实如媚娘所述,神通法力,深不可测,只怕当真动手,他万万不是敌手,只能借坡而下,他退了一步,将二浅夹在腋下:“天心,长白山不欢迎你,但我秋神也绝对不是怕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

    说完转身一阵风起,他高瘦的身形已经消失在门外,媚娘饶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天心,轻轻笑道:“天心,我若是你,该择良木栖息,而不是处处树敌,你太自大了。”

    天心忽然身形一动,媚娘一惊,风夹杂阵阵男人特有的味道已经扑入她的鼻,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一把抓在了她手掌神门穴,她半边身躯忽然酥软,媚娘风月之摸爬滚打千百年的道行,她岂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心的声音在她脑后响起:“大婶,你是等我送你走,还是你自己离开这长白山。”

    媚娘“哎呀”一声,故意后仰而倒,往身后天心怀倒去,异香扑鼻,媚娘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刚撞天心结实的胸前肌肉,天心不由打了个冷颤,忽然松手,退开一小步。

    只听见“扑通”一声,媚娘半麻的身子显然不能收放自如,跌落的不是天心的怀抱,而是冰冷的地。

    她满眼小情绪,嘴角撅起道:“弟弟呀,你怎么如此不解风情,姐姐这一身细皮滑肉,你不想好好摸摸。”

    这一句话风情无限,露骨抓心,一旁索心、索命不能自己,居然朝媚娘怔怔望去,两眼当,欲火烧。

    天心一声轻笑:“若你当真愿意,我自然也想试试,看你究竟有没有骨头。”说完,又踏步往前。

    媚娘见天心完全没有被她所惑,目光之露出点点坚毅,她岂敢托大,忽然,单手一挥,腰间丝带灵动,朝天心双目射去。

    二人之间捱的本近,这一下偷袭又快又狠,不找天心身而去,单单寻他最最柔弱的双眼部位,媚娘老辣,非寻常。

    一道白光眼前闪现,天心知道不妙,慌且不乱,硬生生将他前倾之躯后仰而倒,右手不忘一探肩后龙骨绝锋,神锋带鞘,眼前旋转格挡而出,将那白光尽数收去,他左掌手指一点,后下方触地而起,重新站立。

    媚娘一招得势,哪儿还敢纠缠,身影已经消失在天心面前,索心、索命回过神来,红着脸暗叫一声可惜。

    天心则远远传音出去:“媚娘,算你逃的快,下次遇见天道盟,你可小心一点。”

    索心、索命见一切终于又恢复平静,他们小声询问天心:“哥哥,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天心喃喃道:“自然要想找到这落霞窟所在,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风逸已经窥破‘悲十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但是三界之大,我们该何处下手。”

    这一下自言自语,索心、索命也不知该如何作答,三人皆默默无语。

    良久,索心鼓足勇气道:“哥哥,三界虽大,我们一路细细寻访,风逸既然能找得到,我们也一定能寻得到。”

    天心知道他在好心替自己打气,对他点点头道:“也是,反正眼下天色已晚,我们也不急在一时,在二浅这湖畔小驻多休息一夜,明日一早,我们便全力找寻落霞窟。”

    索心、索命连连答应,这本也是他们心所期盼的。

    兄弟二人当然知道天心愿意多留一夜,自然是和二浅被秋神强行带走时,留下的那最后一句话有关,虽然二浅说的隐晦,但其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这落霞窟秋神是明明知道方位的,但他死活不说,二浅有意无意,叫天心千万多在此地留宿一夜,莫非她有什么手段能从她父王秋神口撬出落霞窟所在,但即便如此,她今番被秋神带着,一定会被严加看管,她又怎么能将这讯息成功传递而来呢?一切都是未知,只有等待。

    他们兄弟二人心想到的,自然天心也在细细琢磨,索心始终心有所不甘,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哥哥,你说二浅姑娘,明日会不会突然出现?”

    天心摇摇头道:“唉,只怕我们一切想的轻巧,但是落霞窟对我实在太重要了,我宁可多赌这一夜,只怕能省去我们半月找寻之累。”

    索心点点头:“哥哥说的在理,若我们盲目之下,少这一夜,多这一天,又什么区别,若二浅姑娘真有办法,也说不定呢。”

    “是啊!是啊!我们带着二浅同走,这秋神和媚娘,一看不是什么好人。”索命也赶紧插口。

    天心看着兄弟二人谈及二浅时,那阵阵冒出精光的双眼,轻轻笑道:“你们两个的鬼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想叫我带二浅与你们一齐行走,是不是?”

    “这个……没有……没有。”二人面色大红,连连摆手。

    天心叹息一声:“不是我不想带走二浅,三界险恶,你们都涉世未深,我带你们兄弟出来,已经后悔万分,何况他小小姑娘,秋神越是如此对她,你们难道看不出,他们其实父女情深,若不是媚娘从作梗,二浅又怎么会处处与她父亲为敌。”

    说到此间,天心不由心一痛,今生他在这三界之的一番历练成长,好像有了一丝理解师父陆压道人当初的苦衷,若没有历练,哪有成长,算他在红妙福地,也有今日之成,没有经历这么多的悲欢离合,那么在这三界尔虞我诈的乱世之下,他怎么辩黑白,除奸邪,而立于三界不败。

    师父瞒他临涧血仇,固然有错,但现在想来,也许是别有一番良苦用心,也该是要见师父一面了,接下来需要等待他去做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了,不知不觉,天心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

    索心、索命见天心半日无语,也不好打搅,识趣的退下了,不管二浅明日会不会来,这都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反正路在脚下,怎么都要亲自去走,只不过有些有捷径,有些没有罢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