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80章宝剑情殇

三界战神最 第280章宝剑情殇

    金元真五义观正而坐,天心与彭真分坐了两边,已过夜,天空月圆如盘,照的四周星辰黯淡。 ()

    天心远来是客,不知道这三把宝剑要怎么分出强弱,只能静坐一旁,只听彭真道:“十年一剑,你们三派果然没有令人失望,不知道你们手宝剑,可有什么来历?”

    翠云门首席弟子已经按捺不住心的激动与向往,白日里已经让索心抢了风头,这一次自然要当仁不让,他将手宝剑一点点拔出,双手平举胸前道:“师尊,我这一柄,乃叫逆鳞剑,是我翠云门从一座无名古洞之捡拾到的一块鳞片,当掺杂黑乌,历经五年打造,这几年来,断尽人界宝剑,刚猛天下第一。”

    天心看着这逆鳞剑全身乌黑,虽在黑夜之,仍然漆漆有光,不由赞道:“黑乌固然珍稀,只怕这一片逆鳞绝非凡兽身脱落,好剑。”

    翠云门弟子见天心夸赞,脸不禁现出得意之色。

    彭真点点头道:“燕山门弟子,你手的剑又是什么剑?”

    那燕山门弟子看似年纪是眼前四人之最大,也最为稳重的一个,他先一一见过大师尊、三师尊,天心神,这才不慌不忙将手宝剑抽出,一声微微轻啸,流火之光闪耀,不必看,单是这气势,只怕压过了翠云门弟子手的逆鳞剑。

    只听他开口道:“此剑取至天降神石,我燕山门寻遍四海巧匠,地火淬之,天水浇之,日夜交替不停,整整八年有整,才成此剑,得名天火流星剑!”

    天心不禁举步前来,他本也是用剑的高手,此剑气息深深将他吸引,算司空神医手的那柄“灭魔诛仙剑”,只怕也不及此剑锋锐,他从燕山门弟子手接过天火流星剑,入手极具份量,开口道:“此剑不是凡间之物,天铁果然有别于凡铁。”

    燕山门弟子忙躬身谢过,小心翼翼从天心手接过天火流星剑,退过一旁。

    索心见大师尊他们的目光忽然朝自己看来,不等三师尊开口,忙将手宝剑情殇一把拔出,那灼灼耀眼的一片火红之色顿时将天火流星剑的那流火之光了下去。

    天心不动声色,明眼之人一看,这三把宝剑熟优熟劣,其实早一见分晓,看金元真接下来如何三把取其一了。

    只听索心开口道:“此剑乃我名剑门分别奔赴天南、天北之地,取南北极石,剑师东来、西芸两夫妻倾力十年铸剑。”

    彭真不禁道:“东来、西芸夫妻乃三界最好的铸剑师,这十年来三界不见踪迹,难道一直在你名剑门铸剑?”

    索心点点头道:“回三师尊,东来、西芸夫妻前辈,二人将铸剑视为他们平生一大乐趣,知道南、北极石正是阴阳之铁,传说乃三界铸剑最好的材料,可惜排斥不熔,他们见名剑门有心尝试铸剑,也正想了却他们平生之愿,十年前便主动找门来,主动请缨闭门铸剑。”

    彭真道:“这么说来,倒也可信,他们夫妻二人前辈高人,虽然不入我修行法门,但铸剑技艺,天下无双,如此痴迷剑道,也有情可原,你倒说说此剑的特别之处。”

    索心这才接着道:“东来、西芸前辈花费了整整五年时间,才将这质地截然不同的极北、极南生铁,打造出宝剑雏形,他们夫妻二人满心欢喜,将这两把宝剑雏形小心翼翼一同投入熔炉当,我们兄弟当时亲眼所见,这极北、极南雏形之剑在熔炉之相互排斥,显得格格不入,东来前辈无奈,嘱托妻子西芸为他守炉,他亲自入炉一探究竟,掌教为他寻来‘冰泉之珠’,让他含于口,能少受剑炉内九阳之火反嗤,东来前辈这一去,便是整整四年,每日看着丈夫在剑炉之内受那铸剑之苦,西芸前辈千呼万唤,却始终唤不回东来前辈一颗铸剑之心。”

    索心能言善语,宝剑情殇铸剑过程之天火流星剑、逆鳞剑又诡异曲折,场人人都伸长脖子细细聆听,不敢有丝毫打断。

    索心顿了一顿,缓了一口气,又道:“入炉四年,一日,东来前辈终于抬头望着炉外的妻子西芸道,‘我终于知道了,西芸,只怕这柄剑我们不能继续铸下去了。’西芸前辈自然不懂他话的意思,只知道这四年,丈夫在剑炉之,从未和自己开口说过一句话,今日见他终于开口,喜极而泣,忙恳求丈夫出炉,东来前辈这次居然没有拒绝,从剑炉之出来,吐出‘冰泉之珠’,那珠子受九阳之火日夜烤炙,已经圆润晶莹不在,变的干瘪黄蜡,可以想象东来前辈这四年来在炉所受之苦。”

    一旁翠云门弟子听的入神,他不由开口问了一句:“那后来究竟此剑铸成了没有?”一语而出,忽然感觉自己失态,若没有铸成,今日这索心、索命兄弟二人手所持的又是什么,忙红着脸望向一旁三师尊彭真,见彭真也在聚精会神等索心继续往下讲,并未理会于他,他跳动不安的心才稍稍有了些平复。

    索心面露出轻轻一个苦笑:“当然铸成了,不过代价却是太大了,宝剑情殇之名,也正是由此而来,东来前辈自从剑炉之出来,已经不成人形,他左目瞎,双耳掉,手残腿断,全身热脓不止,妻子西芸看着心疼,抱着他一头痛哭,追问他究竟窥破了什么铸剑之法,东来前辈独目之露出不甘,更多的又是不舍,他死活不肯说,这样,又过了大半年,终于在一次睡梦之,东来前辈日日心有所想,夜间梦话之不小心说漏了嘴,第二日一大早,他醒来不见妻子,四处找寻不到,返回剑炉旁,忽然见西芸前辈已经跳入了那熊熊熔炉之,正在以她的纯阴之血养剑,东来前辈大惊失色,忙大声呼救。我们兄弟闻声赶去,正听见西芸前辈在剑炉之声若游丝对东来前辈道,‘我不后悔,你一生铸剑,我们夫妻本已经是剑之灵魂,你既然知道此法,又夫妻情深,不肯对我言明,这是何苦,我今生遇见你,得你呵护,已无他求,而我能为你做的,仅此而已。’当时,我们兄弟自然不懂西芸前辈此话是什么意思,再看东来前辈,他那独目之,已经满是泪水,忽然也纵身一跃,跳入了剑炉之,我们兄弟大吃一惊,想去相救,不料东来前辈声音悠悠而出,‘极北、极南双铁相斥,唯有男女精血喂之,雄雌相吸,才能大成’。”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