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62章天有九霄,地有九幽

三界战神最 第262章天有九霄,地有九幽

    耳边好像有人在轻轻呼唤自己,“杨姑娘……杨姑娘……你醒醒……醒醒……”杨潇然多么的想醒过来,可是似乎偏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硬拉着她,让她眼皮沉重,内心挣扎。 ()

    这般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鼓足勇气,拼命的睁开了双眼,“黑暗”,印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让人恐慌的黑暗。

    “天心?天心?你在哪儿?”她伸出手臂,在黑暗之自己的身旁乱抓乱摸,终于,摸到了一个衣角,不由得的喜极而泣:“天心,是你吗?我们没有死,没有死,谢必安?范无救?你们呢?你们在哪儿?”

    “杨姑娘,我们在这儿?”两个令她无熟悉,又无渴望的声音同时在一旁响起,杨潇然悬着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谢必安在一旁道:“杨姑娘,你终于也醒了?你没事吧?”

    杨潇然点点头,却忽然想到,黑暗之对方其实根本看不到她在点头,便开口道:“刚才是你们兄弟在一直在叫我?天心怎么样了?”

    这句话问出口,又感觉多余,忙摸索着自己身旁那个人的衣角往他面庞之又摸去,果然,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肌肤光滑,年纪应该与自己相若,不是天心,又会是谁呢?她将手探入天心的鼻息之,呼吸仍然在,虽然有些微弱,但这已经足以让她大大的放心了,想当日在天界之,天心也是了“五棱锥”,紫薇神手段可那个风逸要厉害多了,连紫薇神都奈何不得天心,风逸又怎么可能呢,杨潇然自己安慰自己。

    她心暗暗高兴之余,又听谢必安开口问道:“杨姑娘,我们现在究竟是在哪儿,刚才坠崖,我们兄弟估摸着飘飘而落的时间,似乎很长很长,还有这个地方,阴爽清凉,大合我们兄弟胃口啊,除了漆黑一片,有些稍稍不适外。”

    杨潇然其实心也在琢磨这个问题,这枉死崖下面究竟是什么,别说谢必安、范无救兄弟不知道,连她,身为修罗一族,其实也是一无所知。

    “哈哈哈……老天睁眼,这又是谁被那阴毒小子打落崖下来陪老夫了,痛快,痛快。”一声大笑,这绝对是一个除他们之外,另一个人的声音,黑暗之他们虽然谁也看不清谁的脸,但这个声音是那么的陌生可怖。

    杨潇然壮胆一声喝道:“你是谁?”

    “女娃子,前面有一黑水河,你快些叫你两个同伙打些黑油,燃起火来,不知道老夫是谁了。”那陌生的声音回答道。

    谢必安与范无救一听之下,也不等杨潇然吩咐,赶紧跑了过去,不多时,果然有火把燃起,将这黑暗稍稍驱散。

    杨潇然眯起她一双有些不适应的大眼睛,先往天心脸身看去,见他还是与坠崖前一般无二,完好无缺,这才朝那陌生声音瞧去,而谢必安与范无救此时也正全神戒备,护在天心与她的左右,直勾勾的盯着来人。

    一个身长不满五尺,长长的两颗獠牙顶开唇,尖耳白发的一个小老头,披着一声破烂的铠甲,拿前臂支撑匍匐于地,杨潇然忍不住朝他双腿看去。

    那小老头看见杨潇然容貌,先是一怔,继而大怒道:“看什么看,没看老爷我双腿已废。”

    杨潇然这才一惊,开口道:“你也是修罗人?”

    那老头不由一声大笑:“笑话,老爷我乃是修罗的祖宗?”

    杨潇然满脸疑惑,见这老头身材矮小,口气颇大,难忍心的好,只能又开口问道:“既然是修罗的祖宗,有谁能将你伤成这样?”

    那老头面色露出凶狠之气,牙齿咬的“咯吱”响:“我这一生有两个仇敌,第一个仇敌,当属龙行无迹,而第二个仇敌吗?便是枉死崖那个臭小子,风逸。”

    杨潇然这一下冷汗,着实惊出不少,忍不住慢慢往前凑了几步,将地的天心遮在身后,眼前这个老头说出“龙行无迹”的名字,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天心与龙行无迹有八拜之交,他曾经也误闯奈何林,既然龙行无迹是他一生之敌,只怕天心也不能幸免。

    果然,杨潇然这个小小的动作已经让那老头察觉,他忍不住探长脑袋透过杨潇然双腿之间的缝隙,朝她身后看去,杨潇然警觉道:“你干什么?”

    那老头“哈哈”一笑:“方才你们口喊叫一个人的名字,我与他本是故交,想看看你身后究竟是不是他?”

    杨潇然听他居然这么一说,更加不能相信,龙行无迹是大仇,天心反而是故交,三界之,怎么会有这种古怪之事。

    见杨潇然不但不让,反而将身后的那人遮挡的更加严实,那老头摇摇头道:“你们怕什么,没看老爷我双腿已废,浑身功法也散,连打来黑油点亮这九幽之地也是奢求。”

    “什么,九幽之地?”杨潇然一惊,她确实听过一些传闻,说天有九霄,地有九幽,但九霄真实存在,还被天界占为己有,而九幽,只是传说,从来没有人能够说清,这九幽究竟在什么地方,今日听这老头一言,难道他们从枉死崖掉落,直接落入了地下九幽之吗?一切太过不可思议,也许是这老头在瞎掰胡扯呢?

    “当然是九幽?老爷我既然是修罗的祖宗,这枉死崖更是我一手促成,难道还能有假,你可知道,这九幽之地,在三界当算是一个秘密,但对于老爷我来说,只不过是我们修罗一族举势之后,万一大事不成,最后的一步退路而已,可惜,当年我被龙行无迹算计,这个秘密也随着我一直埋藏至今,若不是你们也被风逸那小子逼落此间,只怕九幽之地真的要随老爷我一辈子埋葬于此了。”说话之,显露出种种得意。

    谢必安轻声在杨潇然身旁道:“杨姑娘,我看这老头说的头头是道,你们修罗一族,难道当真有举势之意?他双腿确实已经残废,也不似有诈。”

    杨潇然轻轻摇摇头,小声道:“觊觎三界者,皆是,修罗一族难免也不落俗套,可是你们有所不知,他口的龙行无迹,与天心关系匪浅,我们不得不防?”

    然而在这寂静的九幽之下,杨潇然即使已经将声音压到了最低,还是被对方听了个一清二楚,那老头一声冷笑:“可笑,他们虽有结拜之义,但是你们要知道,这小子一身的绝世神功,乃我老爷与食人王极力为他促成,你若不信,亲口问他便是。”

    杨潇然诧异道:“你不仅知道食人王,还知道天心与龙行无迹的关系?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你与诗冉又是什么关系?”那老头反问一句。

    对方不答反问,还能一口道出诗冉的名字,杨潇然忽然惊道:“原来如此,你口口声声自称老爷,旁人听在耳,还以为你口头习惯,其实,你是奈何林老爷观的修罗老爷。”

    “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老爷双目之闪过一丝自豪之色,“我知道你不是诗冉,诗冉乃我亲手调教而出,你与她形虽同,神却不同,瞒不过老爷一双法眼。”

    杨潇然终于知道这老爷方才所言的确非虚,他若要自称修罗祖宗,看来也无可厚非,便将修罗新主阿鼻隆为诱捕天心而布下的漫天大计,还有他们如何坠入这九幽之地一一说给他听。

    老爷细细听罢,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原来我修罗一族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看来天不佑我修罗一族啊,你说你了‘错筋逆脉’之法,你可知道,此乃绝法,无药可解。”

    杨潇然黯然道:“天心本来心便只有诗冉姐姐,没有解药,对我已经是一种解脱。”

    老爷“哼”了一声:“你这丫头,好没骨气,男人的心,是靠争取而来,不是靠施舍得到,何况你同样也为我修罗绝色,居然这般自暴自弃。”

    杨潇然面色一红。

    老爷故作没有看到,而是朝杨潇然身后看看,开口道:“既然天心没有被风逸吞噬真元,已经是不幸之的万幸了,以他的修为,为何还迟迟不见醒来,能否让我看看。”

    杨潇然犹豫之间,见老爷已经拿双臂拖着两条断腿一步一步的爬来,她于心不忍,反正这老爷一身真元已经被风逸强取,想来对天心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便自己先行一步退回了天心身侧,蹲下来,替天心整了整额头的乱发,见他腰间那“五棱锥”处,鲜血已经凝固,她忽然一咬牙,伸手“波”的一声,将“五棱锥”拔了出来。

    这一下拔的突然,慌的谢必安与范无救齐声道:“杨姑娘,你干什么?”

    老爷也是一下愣在原地,惊道:“那是什么?”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