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61章跳崖

三界战神最 第261章跳崖

    天心终于什么也明白了,他一字一句的道:“你是风逸?”

    风逸使出这“吞元嗤身种道**”已经知道藏无所藏,何况他此时也无须再藏,便冷冷的道:“不错!”

    说完他伸手探入阿鼻隆的怀,一把将那“万古同悲”的古卷取出,一齐出现在他手的,还有那半颗漆黑的“顺息丸”,风逸看也不看,随手朝天心甩去,天心一把抓过,慌忙给杨潇然服了下去。 ()

    风逸则粗略的将“万古同悲”古卷大致翻看了一遍,一张丑脸之,露出满足之色,这才又重新收起,他此时将阿鼻隆一世的真元占为己有,修为不仅大大提升,更加还得到了“万古同悲”的古卷和心法,心的欢愉一时之间难以控制,忍不住仰天长笑。

    天心见风逸有异,他轻轻摇摇头,慢慢朝风逸走去。

    对于天心,风逸实在是太过于了解了,他静立不动,只等天心前来。

    谢必安与范无救见天心胆大,忙出言道:“小心。”

    天心头也不回:“他与我同门而出,又同村长大,你们不必担心。”

    风逸喉头轻咽了几口唾液,开口道:“这位姑娘是谁,为何与诗冉如此相像?”

    天心不答,而是反问一句:“风逸,你为何入了这修罗,毁了自己容颜?”

    风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道:“这样多好,紫筝便再也不会认识我了?”

    这一句话之,带有莫名其妙的一种感伤,其实天心却能听的懂,风逸的一生,与自己始终不合,除了他的心高气傲,便是被一个“情”字所困。

    此时见他说的凄苦,还是不禁摇摇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如此这般,只怕会让紫筝师妹更加难过,她怎么还会理你?”

    风逸抬头,眼神之闪过种种不甘:“若我胜过你呢?若我风逸才是红妙福地之最强的那个呢?小师妹一定选择的是我,而不是你天心。”

    天心一愣,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道:“风逸,你错了,小师妹又岂是这样的人,何况当年,你与风行,本强过我太多太多,小师妹一生好强,她自己便是最强,何须还要选择最强?”

    天心一习话,点点滴滴洒落风逸的心间,他喃喃道:“你以为你懂她,其实我才是最懂她,你还没有回答我,这位姑娘与诗冉究竟什么关系?”

    天心也不想与他多聊风紫筝,明明对方心本对自己存有不满,见他又开口询问杨潇然,这才话头一转:“杨姑娘也是修罗女子,乃十年前阿鼻隆苦心寻来,为今日引我前来。”

    风逸朝杨潇然一看,好似也明白了什么一般,点点头道:“阿鼻隆看来早有对付你之心,若不然,这姑娘为何偏偏和诗冉长的一模一样?”

    天心点头道:“不错,当年我‘万古同悲’大成,修罗老爷被大哥所制服,修罗族一盘散沙,才给了这阿鼻隆可乘之机,否则以他狭隘心胸,怎么做了这央央修罗的一方领袖。”

    风逸悠悠望向这枉死崖之外的百里奈何林,心遐想连连,天心这一番话,勾起他心一个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修罗一族看来是该迎来一个新的霸主了,他不露声色,也往前走了几步道:“阿鼻隆既然想以这位姑娘冒充诗冉来完成大计,他是如何算出诗冉必遭紫薇神毒手的?”

    天心面露痛苦之色,对慢慢朝自己踱步而来的风逸毫未在意,耳听他所言,心也充满疑惑,此时,杨潇然“错筋逆脉”已解,正慢慢的恢复知觉,见眼前这个修罗男子与天心一问一答之下,她开口道:“这有何难?阿鼻隆虽然算不出诗冉姐姐会惨遭紫薇神毒手,但他早已经四下秘布天罗地,凭修罗一族‘明心见性’之敏锐,诗冉姐姐根本难逃他的毒手。”

    天心终于心一颤,朝不远处的阿鼻隆尸身望去:“你果然该死,原来为了布下这一盘大局,竟然有亲自下毒手之意,若不是风逸替我当机立断,我还心存一念,想留你性命。”

    天心话音刚落,一声冷笑传入耳:“不错,你要谢我的地方,还多着呢!”

    腰间一痛,瞬间感觉自身血脉好像不畅,他大惊失色之下,已经看见与自己正——脸对着脸,风逸的那一张丑脸之,满是得意和讥讽,他不禁低下头,自己的鲜血已经染红了风逸紧紧握着“五棱锥”的一双手,而那“五棱锥”只剩锥柄,其余皆被插入了自己的体内。

    天心不自觉的暗运气息,体内已经变的空空荡荡,仿佛连心都被掏空了一般,这“五棱锥”果然厉害,自己一身的五行流转之力,瞬间被阻隔,他眼神之万般不解,轻声道:“风逸,这是为什么?”

    风逸冷笑一声,将嘴凑近天心的耳边道:“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天心茫然之下摇摇头。

    风逸忽然一拳打出,天心身躯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挺挺朝后方一落而去,风逸的大笑随之而起:“好,那我便告诉你,这三界之,有你天心,便没有我风逸,有我风逸,也便不能有你天心。”

    语气之坚定,声调之狂妄,响彻整个枉死崖。

    杨潇然与谢、范俩兄弟见变故陡生,也是吓了一跳,慌忙朝天心奔去,风逸岂肯相让,他身法快,冲在最前的谢必安被他一脚踢开老远,他探手一抓,便朝杨潇然背后抓起,这一招,带着风雷之势,杨潇然刚刚从“错筋逆脉”之下脱险,又遇毒手。

    脚下忽然一紧,风逸低头去看,范无救强壮的身躯如离弦的箭一般,直冲过来,双臂紧紧箍死了他的双脚脚踝。

    “找死!”风逸一挣,居然没能挣脱,他一掌下去,范无救“噗嗤”一大口,鲜血淋漓。

    杨潇然见身后有异,扭头正好瞧见,她不由急道:“范无救?”

    范无救拼命挥手道:“你快些带天心神离开……快……”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风逸招招狠手。

    杨潇然两头相望,左右摇摆不定,那谢无救也飞身扑了去,从背后用单臂将风逸一把抱住,也是同样大叫:“我们缠住他,你快带他走,快……”

    “啊……”几声凄厉的惨叫。

    杨潇然不敢怠慢,狠下决心,一咬牙,朝天心奔去,离的近了,见天心腰间“五棱锥”处,鲜血仍然不住的溢出不止,与她在天界时境况已经是大大不同,她一时踌躇不觉,不敢下手去拔“五棱锥”,而天心,则已经渐渐失去了知觉,昏死了过去。

    杨潇然这一犹豫,身后范无救与谢必安的惨叫又声声传来,她只能以她瘦弱的肩膀一下将天心背起,见风逸他们正在枉死崖出口之处纠缠,无路可逃,四下一望,冒险朝枉死崖深处狂奔而去。

    这枉死崖虽然地处奈何林,但一向少有人来,又是关押大凶死囚之所,所以杨潇然也并不熟悉,只能有一步算一步,但愿能避开风逸,求得一线生机。

    前面忽然不见了道路,云雾缭绕,杨潇然慌忙驻足,难道这已经到了尽头?她慢慢探出身子往下去望,白云居然在这崖下萦绕,白云之下是什么,一无所知了。

    身后大笑声再次传来,风逸一手提着一个,脚下黑云阵阵,他离的近了,随手一扔,谢必安与范无救那庞大的身躯被风逸一把扔在杨潇然脚下。

    “这枉死崖,既然称为‘崖’,若没有这一方悬崖,岂非风牛马不相及,看你们还往哪儿跑。”风逸一阵得意,仿佛眼前这几人的性命,已经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一样。

    杨潇然见既然无路可退,她望向身前的谢必安与范无救道:“你们没事吧?”

    二人一阵呻吟,显然已经被风逸打散了筋骨,不能动弹,更无法开口说话,耳边杨潇然又传来一声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还不舍弃这灵体。”

    虽然二人也曾想过灵魂出窍,但到底兄弟俩好不容易才得到这穷、梼杌的一对灵体,试问三界之又哪儿去找,毕竟不舍,但事到如今,连杨潇然也这么说,看来若再坚持,只怕唯有魂飞魄散了。

    风逸听他们对话古怪,他当然不晓得这谢必安与范无救兄弟只是两缕怨魂,陡然见被他扔于地的那两具庞大身躯之,冉冉而起的残魂,他不由好道:“到底我还是小瞧你们了,居然还有如此本事。”

    说完,他双拳而出,正是那石破天惊的“修罗霸天拳”,这一拳势,威力大,范围广,不光只是朝谢必安与范无救那两缕怨魂而去,还包括他们身后的杨潇然与天心,风逸一拳且出,势在必得,绝对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的意思。

    杨潇然大吃一惊,她朝身后谢、范二兄弟大喝一声:“我们一起跳!”说完,纵身一跃,管它下面是什么,有天心与自己同在,还有什么是她所怕的。

    谢必安与范无救也是一般无二,想都未想,也更加来不及容他们多想,跟随杨潇然与天心身影,飞身跳下。

    顷刻间,枉死崖前,风逸修罗霸天拳之下,除了两具冰冷的没有灵魂的尸体,空空如也。

    风逸暗叫一声“可惜”,嘴冷笑道:“也好,修罗族老爷已经被我一拳打了下去,你们正好去陪他枉生转世,天心,来世,你可千万不要投胎做什么‘五行之体’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