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46章谢必安与范无救

三界战神最 第246章谢必安与范无救

    天心好,也竖起耳朵想听听这对冤魂兄弟究竟有何话要说。

    那黑衣阴魂一指白衣阴魂道:“这是我的兄弟,名字叫做谢必安。”

    白衣阴魂谢必安终于点了点头:“不错,我谢必安,与范无救相逢恨晚,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黑衣阴魂眼角之泛起泪花,他一双凶目之顿时温柔了许多,朝谢必安望去,看来,他一定便是范无救了,这兄弟二人,生前一定有一个凄惨的故事。

    谢必安望着这断魂桥下缓缓而过的清水河,他叹了一口气道:“天道盟,天道盟管天管地,不知道能不能也管一管我兄弟的冤屈。”

    杨潇然一愣,没有作声,她不知道这兄弟二人有何冤屈,更何况她今日前来,本是为清水镇的百姓要和他们兄弟讨一个公道的。

    范无救接着谢必安的话语已经开口,看来他们虽然是在问杨潇然,但却并未指望杨潇然会回答他们:“断魂桥,这清水镇、清水河,为何偏偏不叫清水桥,而是叫做断魂桥,你可知道,它断的不是别人的魂,断的是我们兄弟的魂啊!”

    此言一出,连躲在暗处的天心都是心一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忙细耳聆听,只听范无救继续道:“我们兄弟生前虽是一对异性磕头兄弟,手足之情可以胜过世间所有的亲生兄弟,那一年,我们两人一齐谋生到了这清水镇,也正是从这清水桥而过。”

    “清水桥?”杨潇然脱口而问。

    “不错,这断魂桥曾经正是叫做清水桥!”谢必安冷冷回答,显然有责怪她故意打断范无救之意。

    范无救稍作停顿,又道:“我们兄弟靠着一身手艺,能吃亏能吃苦,满以为能与这清水镇的百姓结下了深深的情谊,记得那也是一个酷暑烈日天,掐指算算,再过些日子,只怕也要到了。”

    杨潇然当然不懂这范无救口所说的快要到了是指什么,因为有前车之鉴,她也不好意思开口再问。

    “那大雨滂沱,下了只怕有七天七夜,清水镇,百姓家家闭门不出,看来我们兄弟也只怕无买卖营生可以做了,我们二人不由的思乡心切,左右没有活计,不如趁着这雨季回乡去探一探家的老父老母。”范无救说到这儿,他的眼眶又一次泛出了红晕,这个面露凶光的冤魂,内心一直呈现出的是多愁善感。

    谢必安见状,终于接过范无救的话头道:“兄弟,你歇息一下,由我来说吧,我们兄弟当时见这大雨已经下了七天七夜,抬头望天,黑沉沉的全是压抑,只怕十天半月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商量之下,我们收拾行囊,准备返乡,我们要走的那一天,雨势更大,清水镇的百姓个个都伸长了脖子,趴在自家的窗户,门眼儿,眼巴巴的望着我们,却没有一人出来和我们打声招呼,送送我们,也是,三界不平,人情寡淡,我们外乡人在这清水镇讨碗饭吃,还敢指望什么交情呢?”

    谢必安略一停顿,看了眼脚下这断魂桥,才道:“我记得当日我们兄弟也是走到了这个地方,对,当年,它还叫清水桥,忽然,我们兄弟看见游水势汹涌,能掀起两人多高的巨浪,滚滚便朝这清水桥而来,清水河发了这般大的洪水,我们二人当然是第一次见,不由的心惊胆战,这河的下游便是乡亲们所种的庄稼,圈养的牲畜,我俩一商量,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必须将清水河走水这一大事回去告诉清水镇的百姓,叫他们早做准备,我腿长跑的快些,于是,便由我回去报信,无救兄弟守在此处,谨防有无知百姓误闯而来,我们商量好,清水桥头找水势小一些的地方会面。”

    “啊!那后来呢?”杨潇然再也忍不住了。

    谢必安瞪了杨潇然一眼:“你听我说起,都能‘啊’的一声,说明你心想到了当时那水势究竟有多么汹涌,可是我们兄弟当时事情紧迫,恰恰却忽略了这一点,我独自跑回清水镇报信,岂料清水镇百姓依旧个个闭门不出,毫不理会我带回来的这个消息,终于我拍完清水镇最后一个鳏夫家的大门,那鳏夫见我情深义重,才终于对我坦白,清水河年年之,这几日都会有迅,下游的庄稼可有可无,牲畜早转移,你们兄弟千不该、万不该这几日返乡,还叫我赶紧回去看我的无救兄弟!”

    谢必安越说越激动,他两只眼睛之几乎已经能冒出火来:“我恍然大悟之下,顿感不妙,急急忙忙的返回这清水桥边,哪儿还有无救兄弟的身影,我这才慌了,四处喊他寻他,仍然不见,我又跑回清水镇求老乡们帮忙,我把我们的全部盘缠细软都给了他们,可是那清水镇百姓,人情淡薄,根本没有一个人肯与我前来找寻,我无奈之下,只能自己重新返回,沿河声声喊叫,一连数日,依旧无果,终于大水退去,我返回清水桥,见……见……见我的无救兄弟双手紧紧的抱着这个大桥墩,早淹死多日了。”

    杨潇然朝谢必安所指望去,他抬手所指之下,果然有一个大石墩,石墩面,赫赫然十根深深的指甲印,深深嵌了下去,看来,这范无救当年死也不愿意松手,一定是约好了与谢必安桥头相会,他不能失约。

    范无救深深一叹气:“其实必安兄弟走后,我见水势太大太猛,我想退回岸边,已经来不及了,便只能双手紧紧的抱着这个石墩,也曾挣扎求生,但水火无情,我也尽力了,要死也一定要死在桥头,我怕必安兄弟回来找不见我,谁知道,大水退去,必安兄弟看见我的尸身,他居然不愿意苟活,在这清水桥,吊而亡。”

    杨潇然又是“啊”的一声,忍不住朝谢必安脖子看去,果然有一条深深的勒痕在下面,她轻声道:“原来如此,你们兄弟阴魂始终不能散去,原来皆是冤死这清水桥畔,看来断魂桥也是由此而来吧。”

    两兄弟齐齐望向杨潇然:“不错,这也正是断魂桥的来历,不知道姑娘听了我们的故事,你们天道盟还要不要替这无情无义的清水镇百姓讨回一个公道!”

    杨潇然摇摇头,又点点头,她心左右为难:“我明白了,你们兄弟怨恨他们既然知道汛期将至,竟然无人挽留告之你们,你们二人又好心回去给他们传讯,他们也是无动于衷,毫不领情,但是你们兄弟可曾想过,他们也是凡身**,他们也吃五谷杂粮,大水将至,他们也是恐惧胜过了理智,又怎么帮你们!”

    杨潇然一番话出来,居然连她自己都感到诧异,自己也是将死之人,今日听了这一对冤魂兄弟的故事,居然会替无辜百姓求情说话,这是她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也许,这便是未来天道盟所要接着做下去的事情吧,她不知晓,但心里总是有一种感觉,认识天心以来,她已经在悄悄的改变。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