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32章美梦绕梁,缘法暗结

三界战神最 第232章美梦绕梁,缘法暗结

    天心听见“血祖”的名字,他心一惊:“这老魔终于现身了,看来他在那日精月华之地所修**已经大成,若不然,凭紫薇神如今的神通所在,岂会令整个天界都为之惶恐不安,我倒要抢在他的身前,拿下紫薇老贼。 ”

    天心想的简单,马王爷与牛王爷更是万万没有料到,紫薇神所等来的,根本不是龙行无迹,而是混沌四凶之首——血祖。

    血祖苦参天地真龙留给他的“戮神魔天血咒”,本来早可以修成万魔圣妖真身,怎奈他历劫十万八千九百劫时,恰逢龙行无迹与天心无意闯入他的修行之地,那个时候,正是到了修行血咒最最关键的后一十四劫,万法归元,元摄九宗之边缘,他不敢妄自动手,怕败露行踪,引起三界之防备,故而匆忙离去,还遗落了他一直带在身边,帝日红小师妹亲手给他织的那一件猩红斗篷。

    好在他“戮神魔天血咒”终于大成,他重返日精月华之地,那件斗篷却依然被遗弃在当场,他大喜过望,取了斗篷,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挥手一掌,竟将这一块修行宝地忽然亲手毁去,血祖心明白,他这万魔圣妖真身能如此一顺百顺,历劫而成,日精月华之地正是关键所在,他不能将这宝地留给后人,要做,要做古往今来,三界第一强者不灭之身。

    血祖重现三界,不料正是隐俊被天界紫薇神所迫节节败退之时,更让他悲愤的则是,迎接他的,除了媚娘,这天地之,再无毒宗与贪狼的名号,他怒从心起,加之隐俊推波助澜,血祖率将矛头先行对准天界紫薇神,什么陆压、鸿钧,终究都难逃他的手心,只是先后而论。

    天心此时心意已定,他对马王爷和牛王爷道:“二位哥哥,此次天界逢此劫难,紫薇老贼本无德居此极位,三界一统,贤善者取之,若哥哥们信的过我,我天心将扛起三界一统大旗。”

    天心此言一出,惊的马王爷连连拱手道:“兄弟所言极是,句句说进了哥哥的心坎之,这一统大旗,你若不举,三界之,还有何人再能为之。”

    天心点头示意马王爷听他说完,马王爷识趣,忙道:“兄弟有何吩咐,只管讲来,我二人今生今世,全都交给贤弟了。”

    天心才一指少康道:“二位哥哥,少康年幼,更有人界王者之气,此地不宜久留,我还要麻烦二位哥哥替我将少康与这位杨姑娘一并送回人界,妥善安排,待我了却此间恩怨,天界你们便暂且不要归来,我自会前去寻你们。”

    “天心,我不走,你也知道此地危险,为何要独自而去,赶我而走。”杨潇然着急道。

    天心根本不去理会,眼神之,满是诚恳,盯着马王爷和牛王爷。

    “罢了,罢了,我们听你的便是,兄弟你一定小心,紫薇神如今神通广大,血祖又绝非善类,若不能取,便见机而退,万万不能用强。”马王爷只能一番叮嘱。

    天心点点头,离火之精,一瞬而逝,杨潇然大惊,眼前早没有了天心的身影。

    “天心,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杨潇然恨恨而道,拔腿便要追去。

    牛王爷大力,一伸手,将杨潇然一把抓起道:“哪儿去?”

    杨潇然怒目而视:“放开我,要你管。”

    牛王爷铁青的脸毫无表情,任凭杨潇然挣扎,他是不放手,杨潇然忽然落下泪来:“你们可知道,天心一人去面对紫薇神和混沌血祖,他哪儿有什么胜算,龙骨绝锋都不在他的手,我有‘明心见性’,能时刻护他左右,情况不妙,我尚能助他一臂之力,你们如今这样对我,其实是在害了天心,让他去白白送命,还何谈人界再聚。”

    杨潇然声情并茂,说的又句句在理,牛王爷木纳,但对天心情谊,那可是半点儿也不含糊,他左右为难,不由看向马王爷,马王爷面露难色:“杨姑娘,我知道你的心意,也明白天心此次的凶险,但你可想过,我那兄弟要我们带你离去,不正是他为了你的安危考虑吗?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天心乃五行不死之体,我们该相信他才对,反而是你,若我们放纵你跟去,只怕更加对不起天心。”

    杨潇然见马王爷还是不允,她只能又道:“天心五行之体固然厉害,但像今次这般,紫薇神将他活活囚困于这天幽监,若不是我当时正身处天心身侧,能及时探知他的遭遇,二位恩人哥哥才会有对策应付,天心他哪还有明日之言。”

    杨潇然直言相诉,只不过她故意隐去了自己将那五棱锥打入天心体内这一细节,顿时将马王爷也驳的一时哑口无言。

    牛王爷心直,更担心天心会再有凶险,直言而道:“处处小心。”说完也不管马王爷同不同意,便放开了杨潇然。

    杨潇然满脸感激,连声道谢,转身欲走,不料少康喊道:“仙子姐姐!”

    杨潇然驻足,扭头看见了少康对自己渴望依赖的目光,她心一软,又回身走了回来,蹲下身子,轻轻抚摸少康的脑袋道:“少康听话,你返回人界,待你长大成人,自然还能见到姐姐,此次天界一行,你一切都忘了吧。”

    马王爷叹了一口气道:“唉,人之情长,最是动人,杨姑娘,你便安心去吧,少康父子这些并为入我修行法门之凡体,天界一行,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是黄粱之,一场美梦,我们二人自会一切替你将他们父子安排妥当,倒是天心兄弟,全靠姑娘你了。”

    杨潇然点点头,擦干净少康眼角落下的几滴难舍之泪,一狠心,追天心而去了,留下身后伤心的少康和暗自摇头的马、牛二王爷。

    马王爷与牛王爷不敢再有怠慢,他们带着少康,避开一路金甲银袍,将琉璃宫斟相王一并接了出来,表明身份,弄起一阵神通,往南天门遁去。

    斟相王与少康一觉醒来,看见了眼前正哭哭啼啼的一干家臣私眷,父子二人莫名其妙,询问之下,才听正室王妃说起,祭祀当日,忽然云端之,落下天界两位使者,他们弄起神通,索去了五百棵青龙紫檀木,然而又是一阵狂风乱做,众人都不省人事,然而次日,人人皆醒,只有斟相王和少康他们父子二人始终不醒,医官细细查看之下,父子二人呼吸匀称,面容红润,且日夜面露笑容,脉搏一切平稳无异,但是不管怎么摇唤,始终不醒,第一日,身旁家眷臣子都还只道是他们父子睡意未尽,并未心,然而第二日依旧不醒,第三日便再也崩不住,人人围绕斟相王与少康身侧,失声痛哭起来。

    此时见斟相王与少康又毫无征兆的突然醒了过来,个个都泣极而喜,而斟相王和少康,犹如做了一个长长的大梦,然而梦发生了什么,仿佛在脑边,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鸟儿,我的鸟儿!”少康忽然四处找寻,嘴大叫,他好似想到了一些什么。

    一声雀鸣,一只浑身洁白的小鸟,从云端俯冲而来,扑棱棱落在了少康的肩头,少康大喜,抚摸鸟儿如雪的羽翼,嘴道:“原来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少康此时,也仅仅只记得玉爪而已,众人更是暗暗惊,少康一觉醒来,居然还从天引来这么一只漂亮的小鸟,真是太神了。

    斟相王见心愿终于已还,众人又都说见了神仙,少康的威望也越来越高,他心满意足,一声令下,原路折返,打道而回。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