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30章帝星相助,天幽监中露真情

三界战神最 第230章帝星相助,天幽监中露真情

    天将大明,杨潇然带着少康,向天幽监急行而去,她“明心见性”总能察觉身旁数十丈的风吹草动,藏藏躱躱,一路避开金甲银袍,天幽监在眼前不远之处。

    脚下星光黯淡,暖阳茫茫刺眼,铺满云层,天界的黑白流转,只在瞬息万间,天幽监被穿了琵琶骨的天心垂头而落,肩胛骨处,衣裳之的血迹早干涸凝固,丝丝乱发从额头遮盖了他本来俊美坚毅的面孔,与自己数月前离去时,仍然全都还是一模一样,纹丝未动,看来这天界紫薇神心狠毒辣,根本对这囚禁于天幽监的天心不闻不问,显然是想要了他的性命。

    杨潇然眼角处闪出泪花,这一切原本也只是她在造孽,若不是她为了求一己私欲,将五棱锥悄然打入天心体内,紫薇神如何能困的住天心,当日即便天心不敌紫薇神,但带自己逃离天界,还是轻而易举的。

    现在回想这一切,为时已晚,杨潇然只是一厢所愿,情到浓处,走的近了,天幽监的结界触手可及,天心近在咫尺,她伸手拉紧了一下手牵引的少康,少康也正好的打量着前面被粗大的铁索,悬吊于半空之的天心。

    杨潇然轻轻呼了一声:“天心?天心?你还好吗?”

    无声无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她哪儿知道,琵琶骨的铁索虽然能将天心高高吊起,而真正致命的,正是那五棱锥,又名五行锥的修罗法器,它打入天心体内,阻碍了五行之力,天心的五行之体,五行之力相生相克,正是他的血脉之源,法脉不通,那么他和一个死人又有何区别。

    一声清脆鸟鸣,杨潇然猛然抬头,正是天心肩头那一只洁白的小鸟,她泪眼之,忙伸出手臂想去迎它,不料玉爪避开她的好意,轻巧的落在了一旁少康柔嫩的肩膀之,少康哪儿见过如此怪异的景象,漂亮的小鸟,他小孩子心性,不由大喜,轻轻伸手抚摸玉爪洁白的羽毛。

    杨潇然惊道:“少康小心,这鸟儿凶,别伤了你。”但话一出口,明显知道自己错了,玉爪在少康的抚摸之下,乖乖巧巧,瞪着那一双滴溜溜转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看来它甚是通灵,天心究竟遭遇了什么,它也心知肚明,无奈口不能言,只能将愤怒从眼神之表露。

    杨潇然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好你个雀儿,你也和天心一样心狠,只是对我一人凶恶,可是我是喜欢他的,你可知道,你能这般不离不弃天心左右,这份情谊,也真是难得,我又何尝不是。”

    玉爪又是哀鸣两声,杨潇然缓过神来,她轻轻拉起少康,玉爪识趣,也飞离少康肩膀,少康急道:“鸟儿,鸟儿。”

    杨潇然道:“少康,姐姐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鸟儿日后,它若愿意随你而去,你自可将它带走。”

    “姐姐说话算数。”少康拍手叫好。

    杨潇然苦笑一声,点点头,本来她也不喜欢玉爪,只怕玉爪通灵,不愿弃它的主人,可是这少康小小婴孩,你如何与他纠缠的明白,还是正事要紧,先应付了他的心意再说。

    少康手舞足蹈,对着盘旋于头顶的玉爪使劲挥手,显然爱不释手,杨潇然一指面前的天心道:“少康不许胡闹,你看见那个人没有,他与姐姐打赌,说姐姐找不到救他之人,而姐姐偏偏不信,少康你最是勇敢,一定能帮姐姐赢了这场赌约,是不是。”

    少康似懂非懂,杨潇然不想与少康说的详细,想他小小婴孩,也未必听的懂,更加没有必要知道的太多,便故意说的好玩,以求激起他的好天性,显然这一招很是管用,少康一听这仙子姐姐夸自己最是勇敢,他高兴的点点头:“姐姐放心,你看我的。”说完便朝天心处闯去。

    杨潇然紧跟几步,轻声喊了一声:“少康小心,你眼前有个结界。”她边说边行,离少康相差仅仅两步之遥,怪的事情发生了,少康畅通无阻,一路前行,而杨潇然不出所料,她身子受阻,一股无形大力向她袭来,一时不能自己,被扑翻在地,玉爪当空“啾啾”而鸣,像是在嘲笑,杨潇然哪儿顾得理会于它。

    杨潇然倒地的刹那,不由“哎呀”一声,前面少康听见身后异样,他停下脚步,回头一望,见杨潇然摔倒,便又蹦蹦跳跳的转身朝杨潇然跑来,急的杨潇然连连摆手:“少康,你别管我,你快去帮姐姐看看那个人,他是死是活?”

    少康哪儿肯听,三步两步,小腿磴地,已经到了杨潇然的身前,见杨潇然自己已经站了起来,他扬起小脑袋道:“姐姐,你怎么会摔倒,你跟我来啊?”

    杨潇然摇摇头:“这前面有个结界,好一扇无形的大门,它阻碍姐姐,却阻挡不了少康你,姐姐是过不去的。”

    少康瞪大眼睛扭头朝身后看去,颇有些不解,杨潇然这些说辞,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一个小小婴孩的认知范围。

    杨潇然忽然感觉少康一伸手,拉起了自己,她随着少康使劲方向往前踱了几步:“少康,姐姐过不去的。”

    少康哪儿肯依:“姐姐,你骗人,哪儿有门?”

    杨潇然无奈,只能侧开正脸,随着少康再试一次,让他相信。

    天心已经不能再有耽搁了,必须早一刻将他救出来。

    有少康牵引,杨潇然不由疑惑,原本那结界处忽然消失,她居然随着少康一路闯了进来,她大喜过望,心暗暗道:“原来如此,三界领袖便是这结界的秘钥所在,这少康果然不负众望。”

    “姐姐,哪儿有什么大门阻挡?”少康不依不饶。

    天心已经在眼前,杨潇然哪儿还顾得与少康解释,她双目一红,捧起天心苍白消瘦的脸颊,喃喃道:“姐姐逗你玩呢,少康,天心,你还好吗?”

    杨潇然不敢大意,她瞬间警醒,收起情绪,伸手一探天心脉搏,冰冷无息,这一下,着实吓的不轻,她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少康道:“姐姐,你怎么了,他已经死了吗?”其实如今人界恰逢大乱,虽有短暂太平,但也是饿俘遍野,处处都是死人,少康年纪虽小,却已经习以为常。

    一听“死”字,杨潇然重新站定,她抓狂一般,转到天心背后:“不可能,五行之体,怎么会这么容易死了,不可能,天心,你没有了诗冉,我却不能没有你,什么阿鼻隆,什么修罗无功法,都通通去死,我只要你。”

    杨潇然身心一阵癫狂,她撩开天心后背衣物,五棱锥赫赫然还插在他的腰间,这正是被她当日所赐,天心的这番苦难,可谓正是由她而起。

    杨潇然毫不犹豫,一伸手,“啵”的一身,将五棱锥带着天心血肉,连根拔起,可怜天心,连一声“哼哼”,都没有发的出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