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26章营救

三界战神最 第226章营救

    琉璃宫缤纷华彩,斟相王却无心流连,既然了这天界之地,能一睹天帝风采,亲口问一问少康的前程大业,才是他此行最大的目的所在。 ()

    少康恰恰相反,他生的粉雕玉琢,伶牙俐齿,正是小孩子最最得宠,招人待见的年纪,不多时,便与琉璃宫的一干仙女、仙童混的私熟,在这琉璃宫任意行走嬉戏。

    斟相王记得那金甲天将的吩咐,暗自嘱咐少康,这琉璃宫行走可以,可千万小心,不敢越出这宫半步,少康只是答允,便又着急跑去找玩伴儿耍了。

    第一天,斟相王还能看得见琉璃宫外有银袍天兵把守,谁知他第二日一觉醒来,依然不见紫薇天帝的传见,连门口的那银袍天兵也无影无踪了,这琉璃宫,他若想私自而出,已经易如反掌了。

    第三日,第四日,依旧如此,斟相王心越等越焦急,他不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既然他们父子已经带着五百棵青龙紫檀木辛辛苦苦登了不周山九霄之,也被金甲天将接引安排这琉璃宫住下,为何紫薇天帝迟迟不肯相见,他左思右想,琢磨不透,更加由于那一日得金甲天将提点,若敢肆意乱闯这天宫之地,伤的是他父子的阳寿,他小心谨慎,虽然心有诸多不解,也只能安安稳稳的,不敢越过雷池一步,琉璃宫每日有仙女、仙童美酒佳肴伺候,他却如同嚼蜡,食之无味,全因心不在焉。

    斟相王向左右打听,那些仙女、仙童地位卑微,对玄霄殿之事,也是一无所知。斟相王无奈之下,除了静静等待,他别无他法。

    ……

    马王爷和牛王爷他们此时也正心急如焚,杨潇然一去杳无音信,若这小丫头生出胆怯,岂非害了天心兄弟,他们在日日担忧,夜夜失眠之惶惶而恐。

    往往在等待毫无征兆之下,一切又峰回路转,生机重现,不周山下果然有人带着五百棵青龙紫檀木前来还愿,此事已经在天界之传的沸沸扬扬,当然,这其最兴奋,也最高兴的,当然非他马王爷和牛王爷莫属了,随着帝星少康父子被千目、万耳相迎至这九霄之,马、牛二王爷便心笃定,这一切绝非偶然,杨潇然不负众望,此乃天道所向。

    但随之而来的是,帝星少康既然已经到了,想要让他打开天幽监,解救天心,还缺了最最关键的一步,那是天界之,何人能当此大任,将帝星循循善诱,无声无息之了却此事,又不被紫薇神察觉,此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

    难难在,他马王爷和牛王爷本来是不二人选,但次杨潇然天界之无故消失影踪,紫薇神盛怒之下,细细排查,南天门与北天门,当天除了他二人牧天马曾有出入,天界无一人私下凡间。

    紫薇神大怒,欲拿他二人问罪,好在那北天门守将四大金刚,恐被牵连,极力担保马王爷与牛王爷,说当日他二人,所带领过他北天门的天马,他们四兄弟匹匹细查,绝无纰漏,紫薇神这才作罢,痛责一顿,将他二人仙俸再次贬扣,曾经贵为王爷的兄弟二人,此时仙籍都已经岌岌可危了。

    而易又易在,好在马王爷当日留有心眼,曾经嘱托杨潇然,若找到帝星少康,让她不敢怠慢,也赶紧往返而归,到时候,他兄弟二人自然会想办法,将她重新带回这天界,助帝星解救天幽监的天心。

    杨潇然其实此时早到了她与马王爷所约之地,只是她左等右等,已经整整两月有余,还是不见对方赴约,她心牵挂天心,自己又修为浅薄,不能独自登天,只能硬着头皮苦苦等候,心告诉自己,一定是少康父子带着那五百棵青龙紫檀木,赶路不便,还未到不周山下,故而马王爷与牛王爷不能及早助自己登天。

    马王爷和牛王爷也是心急如焚,坐卧不安,少康父子自从登天以来,紫薇神对他二人的看管之从前更甚,他们也担心那杨潇然若早早赶到他们的相约之地,苦苦等候不来他们兄弟二人,她会不会掉转而去,若真是这般,那便大事不妙了。

    如此苦苦等寻了两日之久,两位王爷还是找不到脱身之法,但细细打听之下,听闻帝星父子只是被紫薇神迎入了琉璃宫,并未相见,更未放行,他二人心这才稍稍放心下来,只要这帝星不离开天界,一切都还来得及。

    第三日,忽然,外边一阵混乱,马王爷分开天河两边,踏出河面,见巡逻看护他们的金甲银袍正在急急撤离,他刚想前询问,五道金光而至,是那五方揭谛到了,马王爷没好气的一抱拳道:“你们五个,不为大日如来护法,赖这天界之,紫薇神许了你们什么好处,要你们这般为他卖命。”

    金光揭谛笑道:“马王爷说笑了,我大日如来也处于这三界最高之端,紫薇天帝也恰恰正是天界之主,护我如来与守护天帝,本该职责所在,不分彼此。”

    “我无暇与你打辩,随你所说,‘王爷’我可担当不起,如今我只是一个养天马,守天河的小厮,金光揭谛不要取笑我。”马王爷长脸一拉,洋装怒道。

    五方揭谛老二银头揭谛随即笑道:“还是马王爷会说笑,试问这天下之间,谁人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睛,长三只眼睛的,只有马王爷。”

    说完,揭谛五兄弟哈哈哈相互大笑。

    马王爷忽然额头巨目一睁,一道金光射出,直冲五人而去,慌的那五人合衣势顺着那白云一滚,金光擦着五人衣袖而过,打在天河宽阔的水面之,激起一个巨浪,伴随轰隆一声巨响。

    摩诃揭谛大怒,狼狈而起,用手一指马王爷,怒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三只眼,你莫非想打架不成。”

    马王爷岂肯示弱,他三只眼睛一瞪,望向五方揭谛,前车之鉴,五人纷纷拉开阵势,手长兵在握,紧防马王爷额头三只眼再次发威,身后水面波动,一个声音冷冷的从水面之下而起:“怕你们不成。”

    铁青着脸的牛王爷慢慢钻出了水面,马王爷笑道:“我知道我这个兄弟手痒了,你们一齐还是一个一个来。”

    金光揭谛本来是奉紫薇神天命而来,哪儿想到几句玩笑之话,会弄到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他忙朝身旁四个弟兄挥挥手,示意他们收起兵刃,换了一副笑脸道:“马王爷哪儿话,你神目之威,我们已经见识,自家人何必为难自家人,你说是不是。”

    “哼。”牛王爷鼻子冷冷一声。

    马王爷其实又哪儿是想动手,他此时心还惦记着天心和尚未登天而的杨潇然,方才只是话赶着话头,他一时不能控制情绪,此时见对方服软,便想给他一个台阶,待自己正事处理完毕,再与他揭谛兄弟五人细细算账,便开口道:“好说,你兄弟不在紫薇身旁当值,今日跑我天河来做什么?”

    金光揭谛这才道:“不瞒二位王爷,我天界今日有强敌来攻,紫薇天帝特意恩准你兄弟二人与我兄弟五人分别奔赴南天门与北天门,帮其守门天将御敌为先。”

    “什么!”马王爷一阵大喜,真乃天助也,不由脱口而出,一声反问。

    见马王爷神情激动,金光揭谛以为他还是与紫薇神之间隔阂未消,不愿领命,忙又道:“二位王爷放心,金甲银袍已经全部调往玄霄殿之,天帝允诺,二位王爷若能将功补过,他日官复原职,也未曾不可,何况以紫薇天帝如今之威,这天下间,还有什么对手。”口如此,心则暗骂:“带罪之身,还敢推搡,真是不知死活,待天界危机一过,看我不禀明天帝。”

    金光揭谛哪儿知马王爷此时心所想,他话音未落,马王爷忽然语气高兴起来,扭头道:“老牛,我们走,北天门由我兄弟前往,你兄弟五人可前往南天门相助风、雨四灵。”说完踏步而出。

    银头揭谛看着扬长而去的二人,不由开口骂道:“呸,什么玩意,明明知道南天门乃登天之道,偏偏往北天门而去,可恶。”

    金光揭谛摇摇头道:“随他去吧,我们兄弟只需记他一笔,日后慢慢和他算账。”

    事已至此,五方揭谛原本奉命而来,想以紫薇神天命强压马王爷和牛王爷兄弟前往南天门镇守,岂料这二位活宝正是和紫薇天帝闹的最僵,又以额头神目给他们弟兄当头一击,不等他们开口,便自行挑走了北天门,将凶险的南天么甩给了他们自己。

    五方揭谛想的大错特错,马王爷挑走北天门,可并非他们畏敌胆小,而是因为,他们与杨潇然所约之地,正是当日他们分别之地,而北天门,正是登天捷径之途,此时能救天心,才是重之重,还哪儿管什么强敌来犯,兄弟二人,根本一切都未放在心,他们根本不知道,能让拥有盘古之力的紫薇神都紧张的对手,会是怎么样的对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