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20章修罗有古法,兄弟终反目

三界战神最 第220章修罗有古法,兄弟终反目

    奈何林“枉死崖”,几百年来一向死寂,若不是有修罗古卷秘法日夜可修,又将天心作假想之敌,以风逸一向高傲的个性,他怎么会死心塌地的留在此处锻骨洗筋,更何况,那阿鼻隆也曾说起,这“枉死崖”乃他修罗一族囚禁叛徒之所,他与风羽替修罗宗主镇守此地,与那阿鼻隆眼的修罗叛徒又有什么分别。

    不过风逸能忍,只为这一卷能让他成为人人的修罗古卷秘法和一切未卜的大好前程。

    而风羽只是死心塌地跟着风逸,也曾经好问过风逸几遍:“他们为何要来此处,而不是去找寻天心下落。”

    风逸搪塞风羽道:“这修罗地界凶险,禁地又多,阿鼻隆已经派人替我们找寻天心下落,我们要做的只是安心在此等候。”

    风羽摇摇头:“那阿鼻隆会对咱们这么好,我怎么看不出?”

    风逸噤声道:“祸从口出,在修罗地界,我们一切小心为妙,咱们静观其变吧。”

    风羽一向对风逸言听计从,他又耿直性爽,什么都愿意想的简单,反正每日有修罗青铜护法亲自送来饭菜,他也便安心下来,每每一到夜,他起夜的时候,见风逸不去睡觉,而是练功打坐,他心自叹:“风逸还是这般用功,我若能及得他万分之一好了。”说完又抱头呼呼大睡。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在这“枉死崖”度过了有一个月的光景,这一日清晨,风羽起床,在山泉处洗漱完毕,回头撞了迎面而来的风逸,他不禁大吃一惊,一声“哎呀!”

    风逸见风羽面色有变,想前去扶,风羽则连连后退,嘴断断续续惊愕道:“风……逸……你……你……”

    风逸大,他伸手摸摸自己脸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他自顾走向山泉旁,借着水倒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印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完全丑陋陌生的脸,只是细细观之,有那么一丝丝风逸的神情隐在其。

    风羽在身后见风逸还在端详他自己水的倒影,忍不住又开口道:“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你……你怎么一点也不惊?”

    风逸嘴角露出一丝惨笑,是啊,他一点儿也不惊,他怎么会惊呢?阿鼻隆若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又怎么会常年铁面罩着他的真容,从他进入这“枉死崖”的那一刹那,其实早预料到了这一天,而且对于他来讲,这一天,实在是来的太晚了,以他的资质,本该早一些日子到来的。

    “风羽,你不必惊慌,我容颜大变,正是修罗法作祟,一切皆在我的掌控之。”风逸缓缓而道。

    风羽一下愣住:“你……你……原来……原来你每晚用功,竟然是在修行这修罗妖术,你这般作法,对得起师父,对的起风家祖宗吗?”

    风逸一声惨笑:“我只需要对得起你我兄弟,此生也便心满意足。”

    “你……”风羽一步后退,他虽然莽撞耿直,但风逸此举,他心还是一清二楚:“风逸,你此举,是为了对付天心,我没有猜错吧?”

    风逸一怔,咬牙道:“不错,我当你是我兄弟,自然不必隐瞒你,天心与我,今生我们势不两立,有我不能有他,有他便不能有我,你还有什么想知道。”

    风羽轻晃脑袋:“风逸,你变了,我从来以为,我们与天心,只是脾性不同,不相为谋,但从未想过,你要与他以命想搏,我们不但从小一起长大,还师出同门,你可想过,这一切做法,可真的值当。”

    “我不但夜夜想,也日日想,他天心从我手夺走的太多太多了,风羽,你不明白,你听我的便是。”风逸想前拉风羽的手,岂料风羽再次后退躲他而去。

    风逸伸出去的手楞在半空,他忽然道:“风羽,你这是何意,你可知道,我如今已经退无可退,要想容颜恢复如常,必须找到天心,因为他身的修罗无功法——万古同悲,才能救我。”

    “这有何难?”风羽撇起嘴巴:“我们找到天心,求他传授于你,天心他古道热肠,不会见死不救的。”

    风逸不由大怒:“风羽,你好糊涂,我岂能求他,我这一生,最不愿意相欠的,便是他天心的一份情!我只要我该得到的,而不是施舍的,你记清楚了。”

    “好……好……我终于明白了,你好有骨气,天心若私授于你,是你欠他的,也是你不该得到的,但你想过没有,你强修这妖法,自毁容颜,还不是为了从天心手强夺那什么可恶的万古同悲,我不知道,这究竟算你该得到的,还是他欠你的?”风羽愚笨的脑袋之,居然将如此绕心的问题抛了出来,一时弄了风逸一个哑口无言。

    见风逸一时沉默,风羽转身便走,风逸喊道:“风羽,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风羽怒气冲天,哪儿还能听得进风逸的诡辩,他心打定主意,风逸铁了心要留在这“枉死崖”苦参他的修罗妖法,他也无法阻挡,师父交给他找寻天心的任务,一切还没有进展,看来自己不能在依靠风逸,是到了他独自离开的时候了。

    风羽回到住处,提起熟铁棍,回身去看,见风逸并没有追来,他心失望,转身便走,岂料还未奔至“枉死崖”出口之处,已经被修罗青铜、白银二大护法阻挡,风羽这才恍然大悟,这哪儿是什么风逸口所说的暂居“枉死崖,”分明是了那铁面人的奸计,将他们软禁于此。

    风羽气呼呼的返回住处,见风逸还未回来,他心郁闷,蒙起被头倒在床,心赌气,连自己这一生,最最信任的兄弟都能这般欺瞒自己一个月有余,他打算不再理会风逸了。

    风羽强闯“枉死崖”,早有修罗黄金护法禀明阿鼻隆,阿鼻隆细细询问之下,不由哈哈大笑:“这风逸果然不负众望,短短一个月便能参透我修罗古卷秘法,实在是不简单,那个莽汉风羽,你们无须阻拦,他想走,便放他走吧。”

    黄金护法不明其理,也不敢询问,倒是一旁食人王开口道:“宗主的意思,便是从今日起‘枉死崖’一切监视守卫,皆可收回,风逸如今已经与我们修罗同站一条船,我们的利益也便是他的利益,无须警惕了。”

    黄金护法得副宗主解惑,慌忙得令下去了。

    见已经没有外人,阿鼻隆这才点点头笑道:“知我者,非副宗主是也,杨潇然这丫头已经太久没有与我联系了,我心有种不祥之感,难道她露出什么破绽,受了天心蛊惑,已经不为我们控制了,好在如今我们又得红妙福地弟子相助,这盘棋,越来越有意思了。”

    食人王道:“我们准备的越充分,宗主容颜也便能越早的恢复如常,介时,这三界由我修罗一族统领,也未必不可了。”

    二人不禁相视哈哈大笑。

    风逸自从容颜突变,他练功越来越顺畅,体内修行的混沌真元在修罗古卷秘法的滋润之下,更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膨胀,让他一日一日信心满满,原来,自身的强大会是这般的满足,何须在乎容颜的丑俊。

    然而,终有一天,他会明白,若真的到了阿鼻隆那种境界,便又想将一切失去的完美重新都囊括怀,一旦心有了**,那将是永无止境的。

    风羽已经有几日没有理他了,他的容颜也完全变样,他找了半片兽皮做成面具遮丑,这一日,趁着风羽餐后心情大好,风逸又与他谈起他们临涧一起长大之情。

    风羽终于忍不住道:“风逸,你可知,我们都受了阿鼻隆的奸计,他哪儿是帮我们找寻天心,只是将我们软禁于此罢了。”

    “什么?你要离开?”风逸何等聪明。

    风羽也不藏着掖着,大声道:“不错,我正是要离开,你如果要动手,便动手吧,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也不愿死在阿鼻隆手。”

    风逸喃喃道:“风羽,你何出此言,你我兄弟一场,你若真想离开,我自然会带你离开,阿鼻隆宗主又怎么阻拦?”

    “好,你不信是吧,走,我带你去看看便是,别说奈何林,是这‘枉死崖’,你看看,我们还能不能出去。”风羽提起熟铁棍,大声道。

    “好,你是该离开了,我原本只怕他们伤了你,才将你留在身边,如今若你要离开修罗,对你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走,我送你便是。”风逸也站起来道。

    二人一前一后,别说“枉死崖”,是奈何林,也是一路畅通,途经老爷观,他们兄弟不禁想起来时的情形,如今一切都变的陌生了,风羽恨恨道:“风逸,你好本事,原来有你相陪,这奈何林是这般的一路太平,我真是小看你了。”

    风逸叹了口气道:“风羽,你不该这般想我的,你离开奈何林,便去找紫筝师妹吧,有她与师父保护你,你自可一切安好,恕我不能远送了,在紫筝面前,你不必再提及我。”

    “哼,这个你大可放心。”风羽扬长而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