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211章帝日红

三界战神最 第211章帝日红

    “老娘,我们回来了?”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吆喝,紧接着脚步声传来:“老娘,我们弟兄夜晚迷了路,追一条黄羊险些误了性命,好在我箭法无双,还是将这畜生打回来孝顺老娘你了。  et”

    “扑通”一声,有什么重物被扔在院子当,显然是他们口的什么猎物黄羊。

    两个壮汉兽皮裹身,双双踏进草屋,一见屋有陌生人,二人一怔:“娘,有客人?”

    那老太婆笑道:“嗯,是啊,难得有客人路过,我请他们进来喝一碗粥,你们也去厨房取了碗筷过来,一起喝吧,别一会儿放的凉了。”

    兄弟俩同时应了一声,一人进来坐下,另一人转出去取碗筷了。

    眨眼间,碗筷取了过来,他们只取了两双,并未给他们老娘多取一双,盛满粥,兄弟二人也不说话,更不抬眼看天心与杨潇然一眼,“呼哧、呼哧”端起碗,大口的喝了起来。

    馋的杨潇然直舔嘴巴,天心见状,也不知所措,见杨潇然目光向他看来,只能点点头,杨潇然大喜,也赶紧端起,将米粥一口送入嘴,天心接过那老太婆又一把推过来的小米粥,心道:“难道,难道我是错的,是我多疑了吗?”

    老太婆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道:“孩子,吃一口吧,你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天心忽然面色不变:“杨潇然,且慢。”已经迟了,杨潇然嘴早塞满了一大口小米粥,天心只感觉眼前两道寒光而起,显然是那弟兄俩个将手饭碗朝他当面袭来,劲道惊人,这绝非是一个寻常猎户该有的手劲。

    天心下盘不动,仰面倒去,两股劲风擦面而过,只感觉又有一股劲朝他腰间而来,他提起一口气,五行之体旋转而飞起,右手抽空伸手背后一抽,紫蕓满屋,龙骨绝锋出鞘,极北光芒神剑借势而去,一声精钢碰撞,那老太婆“啊”的一声,手龙头杖脱手而出。

    天心站定身子,龙骨绝锋护身,看那杨潇然早不省人事,显然粥有毒,天心盯着眼前三人,冷冷的道:“你果然不怀好意,你们究竟何人?”

    “小子,你欲往玄霄殿,我们婆婆受人之托,要将你留在此间。”其一个大汉恶狠狠的道。

    “紫薇老贼!”天心嘴角蹦出四个字,眼神之杀气陡然而起,一招“悲十一”挥出,满屋之悲意凄凄,那老太婆手没了龙头杖,双掌胸前交错,两脚前后交叉,右脚点地,左掌忽然朝天心袭去,由她全身而出的一股强劲掌力化为一条黑蟒,口吐红信,在这满屋悲意之又夹杂出一丝阴狠。

    天心冷“哼”一声,当听对方坦言乃紫薇老贼指使,更是将这些日子心所憋之气尽数使了出来,剑加劲,“悲十一”力劈无名老太婆引出的那条黑蟒掌劲。

    “波”的一声,似轻语喃喃,老太婆掌力被“悲十一”化为两边,她心大鄂,忙合起心神双掌下托,借拍地之力腾起,破小茅屋房顶冲天而出,身后那两个“儿子”本来为他们的“母亲”全神在护法,陡然见正主逃脱,天心已经变招,“悲十二”凌厉闪至,龙骨绝锋一道紫光,那“哥哥”只感觉眉间一凉,已经被天心劈为两半。

    “弟弟”吓的“扑通”一声:“英雄饶命,我们了紫薇老贼的挑拨,无意冒犯五行之体,饶命,饶命啊!”

    天心见他吓的浑身哆嗦,磕头如捣地,将龙骨绝锋一伸,剑尖点起他的下巴:“你们识得我五行之体,那老太婆究竟何人?”

    “英雄,那婆婆,那婆婆本名帝日红……”话刚出口,“啊”的一声,他身子前倾,贯穿龙骨绝锋之,气绝而亡。

    天心一脚将他尸身踢开,知道屋外定是那逃脱而去的老太婆出手,势大力沉的一掌将她的这个“儿子”逼自己龙骨绝锋,他一步跳出屋外,见那老太婆哪儿还有什么颓废老迈之态,正挺胸昂首而立,一双冷目盯着天心:“他话已经太多,死有余辜,而你也一样!”

    天心龙骨绝锋迎风一抖,龙吟过后,漠然道:“那便看你的本事了,帝日红。”这个名字由他口而出,他不由心一惊:“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好似在哪儿听过?”

    天心一愣之下,漫天白雾晴空而下,他大吃一惊,拿手慌乱之间眼前一摆,鼻已经吸入一些,神志一阵混乱,他大吃一惊:“有毒?”

    窜入眼毒雾的已经辣的他有眼泪流下,哪儿还敢怠慢,离火之精游遍全身,不敢硬往前闯,反其道全身而退。

    清风阵阵,天心逃出帝日红那漫天毒雾,脑尚且昏沉,双目肿胀,心暗道:“好厉害的毒烟,自己算是跑出来了,但是杨潇然却落入了对方的手,真是烦恼。”

    这一路之,本来太平,若不是忽然冒出一个杨潇然出来,只怕他如今已经踏那玄霄殿了,如今事情已经发生,埋怨已经无用,他静下心来,辨明所在方向,依稀往昆仑山一处山泉之地掠去。

    透骨的泉水浇头而过,他脑才逐渐清醒,这毒烟好生厉害,撩起冰清的山水溶入双目之,肿胀之感才逐渐的消失,他洗干净双手,撅起泉水一饮而入,说不出的痛快淋漓,这才慢慢坐了下来,心想到:“帝日红,好熟悉的一个名字?到底在哪儿听过呢?”他细细想来。

    忽然,天心一拍脑袋:“对了,七星引路,白石山,他与大哥龙行无迹在那日精月华之地,发现的那一件猩红斗篷之,赫赫然锈着三个大字‘帝日红’,当日,他们还猜测这是混沌血祖遗弃之物,这‘帝日红’是血祖的另一个名字?照今日的情形来看,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帝日红不仅不是血祖的名字,而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子,但她究竟是何来历,和紫薇老贼和混沌血祖又有何关系,这些,都还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天心想到此番,便有些及急不可奈,想找那老太婆帝日红一探究竟,他站起身来,摇摇脑袋,见已经恢复如常,他抖擞精神,伸展了几下双臂,弄风而起,又原路折去,毕竟杨潇然他不能坐视不管。

    远远望去,那浓浓白雾早散去,显然那帝日红冲进白雾之,找寻之下,不见了天心,本也在意料之,五行之体若真是这般能任她手到擒来,也不会惹的紫薇神胆战心惊了。

    天心在茅草屋前落下云头,高声道:“老妖婆,不必躲藏,你们之间,这一笔怨恨已结,我不请自来了。”

    “好,好的很!你若不管不顾这小丫头的死活,老婆子我也不信,我候你多时了。”柴门“吱扭”一声,帝日红闪了出来,她已经将满头银发扎起,换了一身干净衣物,虽有满面皱纹但神情焕然,手那一柄龙头杖高过她两头有余,显然对她来讲,这根本不是什么拐杖,而是一件防身利器。

    天心细细观她,忽然开口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要替紫薇老贼挡这孽业。”

    帝日红叹了口气道:“擒了你,老生自会给你个明白,小子,动手吧。”

    天心将心一横,他往前踏一步,龙骨绝锋出鞘而横在胸前,不料帝日红气场丝毫不弱,她龙头杖点地,也是向前大跨一步,看来二人皆是心早有准备,天心全身贯注,谨防她毒烟出手。

    帝日红更为老辣,她见天心不动,她也静止不动,高手对决,心浮而气躁,气定才能神闲,久久之下,二人之间空气都似乎凝结,天心观帝日红浑浊的双眼之依旧信念永恒,老而弥坚,这老太婆的确不能小看。

    “混沌血祖是你什么人?”天心终于开口,对峙之下,才能让对方心足够静,也只有在足够静的时候,一但破开心防线,水泄千里,才能将对方意志全线击溃。

    果然,一听“混沌血祖”四个字,帝日红眼神之闪过一丝诧异,眼可传神,显然这血祖是她熟识之人,才能波动她的内心,从她无懈可击的坚毅目光之透出溃散。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天心一蹴而动,龙骨绝锋直指帝日红心间,他势必要一招得手,不能给对方踹息之机,紫薇老贼的同伙,便个个该诛。

    得亏天心面前站立的是帝日红,想她当年也是三界显赫一时,若真换了旁人,绝对逃不过天心龙骨绝锋之下的这致命一击。

    帝日红含胸曲背,手龙头杖暴涨,龙骨绝锋眼看便要捱着她的身躯,一声轻响过后,那龙头杖断作两截,将天心龙骨绝锋的力道全部化去,她一张老脸刹那间变的狰狞,七窍之忽然浓烟滚滚而出,天心哪儿料道这毒烟居然是由这老妖婆七窍生出,他识得厉害,不敢强行硬拼,一个回头筋斗,跳开十丈之遥。

    帝日红运功之下,毒烟茫茫荡荡,她嘴冷笑:“小子,你下手好狠,若没有老生解药,你以为你能救的活那小丫头?你识得血祖,那血祖究竟身在何方?”

    天心这才心一惊:“这老妖婆说的在理,但他方才出手之际,只想到了紫薇老贼和自己的血海深仇,却是完完全全的忘记了杨潇然的存在,而对方与混沌血祖,果然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嘴道:“你既然识得混沌血祖,可知道毒宗已经惨死紫薇老贼手下,你与我为难,究竟为了什么?”

    “问的好,当然是为了混沌血祖!”帝日红恶狠狠的道,说话之间,那浓浓毒烟已经飘至身前,天心见毒烟漫天,无计可施,只能再次仓皇而逃。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