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99章魂归奈何

三界战神最 第199章魂归奈何

    风逸一问之下,见师父缓缓点头,他忙道:“师父,这龙行无迹可是三界之中响当当的一条好汉,他先祖性凶,此君却不同他先祖恶龙,三界并无劣迹。 ”

    “你与他熟识?”陆压道人见风逸说的肯定,不由反问一句。

    “这个……这个……师父,我与他不熟,但他与天心一向交好。”陆压道人一时问了风逸一个措手不及,他不由将天心搬了出来。

    陆压道人随即又道:“那天心眼下你们可知,他身在何处?”

    风羽急忙道:“知道,他往奈何林而去了。”

    陆压道人眉头一皱:“奈何林?”

    风羽也是听风紫筝说起,见师父深问一句,他不知该如何而答,忙将目光扫向一旁风紫筝,风紫筝这才道:“师父,我说过,天心已经大成,你不必担心他,他的红颜知己被天界紫薇神一掌击毙而亡,我所猜不错,他定是前往奈何林去了。”

    “修罗女子?”陆压道人不由发问。

    “不错,正是修罗绝色。”风紫筝紧咬嘴唇,故意将绝色二字重重说出。

    陆压道人哪知道他们之间的这些恩怨情仇,只是自语道:“连修罗族也参与了进来,三界这趟水可不浅啊!”

    风紫筝见师父岔开了话题,又道:“师父,紫薇神与我红妙弟子,血仇不共戴天,你方才提及龙行无迹,和我们又有何关系?”

    陆压道人回过神来,缓了一缓,终于才下定决心道:“问的好,龙行无迹关乎三界安危,我辈中人,当人人见而诛之,当年紫薇神为了三界一统,私取‘盘古扳指’,但他鬼迷心窍,偏偏害了临涧满村性命,意图栽赃混沌四凶与魔族隐俊,被我一眼窥破,为师当时再三思量,只能舍小我而成大家,因为当时五行体初成,你们年纪尚幼,若由我点破天界行径,怕你们羽翼未成而夭折于三界之中,为师总不能庇护你们一辈子,我只好将计就计,狠心离去,你们与天心总是要在三界之中慢慢成长,而这些年的历练,便是你们成就自己的最大资本,三界当由我红妙福地一统,什么紫薇神、隐俊、龙行无迹,更别提昆仑山、西方教、修罗族,统统要对我红妙福地俯首称臣!”

    陆压道人忽然说出这一番话语出来,心中顿时舒畅了许多,这是一盘多么构思精妙又恢弘大气的棋局啊!

    “师父,你……”风紫筝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成长历练,未免代价太大了一些吧。

    风逸更是听出陆压道人话中有话,他不禁道:“师父,你只是为了五行之体一个人的成长吧,这三界能者辈出,神通广大者,比比皆是,即便犹如紫筝师妹拥有烛九阴万世真元,手持火神祝融烈焰墨弓,也不能一方称雄,更不敢幻想如师父所想的一统三界!”

    陆压道人一怔,随即道:“风逸,天心毕竟出自我红妙福地,与你们师兄弟相称,一人荣自然红妙荣,我们何须区分彼此,为师苦守这狱法镜,难道不也是怕你们未能大成,让真龙后裔捷足先登吗?”

    风羽愚钝,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师父说的有理,天心毕竟与我们有同门之情,更别说我们还是临涧同根而出。”

    风逸狠狠瞪了风羽一眼:“师父,只怕时局已变,哪能一切都如了师父心愿,如今仇人高高端坐天庭之上,还窥破了‘盘古令’的秘密所在,我们红妙福地该怎么做,还请师父明示。”

    陆压道人知道他们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水到渠成,从紫薇神与风逸他们口中得知五行体终于大成,这是最让他欣慰的,他苦苦经营的三界大计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声“无量寿福”安抚眼前这三位徒儿道:“风逸、紫筝、风羽,你们一时难以接受,为师理解,但修身一事不能总是春风得意,总要历劫而成,何况天心若不能在这些年的三界历练当中广结人脉,他也休想一统三界,我这个赌注下的大是大了些,正是我对天心及你们的了解,方敢放手一试,这一劫,也该是你们必须要亲自面对的。”

    风紫筝、风逸、风羽齐齐愣在原地,陆压道人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红妙福地他们所认识的师父了,他们每个人,包括临涧血仇,皆是师父布下的一盘大局,虽然他一心是为了红妙福地,倒不如说是一切是为了天心五行之体,风紫筝无奈之下,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师父,若真像你所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那紫薇神拥有盘古之力,只怕天心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风紫筝此言一语中的,风逸和风羽点头一起称是,陆压道人笑笑:“我要他紫薇神一举成事,便是不愿让隐俊魔族一家独大,何况真九羽在那狱法镜之下,紫薇神也不会给其一条活路,正好我还要防备真龙后裔,这度朔山我暂时不能离开,你们立刻动身前往奈何林中,将天心找到,把为师一番苦心说与他听,他定会与你们前来与我相见,咱们红妙福地,要为三界一统而战,绝不仅仅是临涧血仇,紫薇神至会有八方牵制,你们不必担心。”

    风紫筝忽然听师父这般说来,她率先开口:“师父,奈何林我不去,我与天心,早已经恩断义绝。”

    陆压道人吃惊道:“紫筝,你与天心自小一向交好,你怎么……”话到口边,忽然想起方才风紫筝谈及天心入那奈何林的原因之时,显然语中醋意十足,他心中登时明白,只是笑笑道:“紫筝,情爱之事,最是微妙,师父活的久,见的多,你不要心灰意冷,天心莫说他红颜知己已经身亡,就算那修罗绝色尚在人世,你们如今长的大了,你既然有此心意,为师定会为你操持撮合,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当真。”风紫筝不由心中一动,随即又想到:“师父已经离开他们多年,现在的天心势必已经恨死自己了,师父又有这么多事瞒着天心,只怕天心都未必会原谅他,更何况听他任他。”

    风逸一旁则早就急了,他满脸通红,一堆话儿无奈说不出口,知道师父偏袒天心,他心中更加生气的是,紫筝师妹口是心非,明明说与天心恩断义绝,此时却能不计前嫌,想再次由师父说和,讨好天心。

    “师父,不要说了,紫筝师妹不愿前往,我一人独去便是。”风逸忽然开口,风紫筝一愣,风羽也随之道:“师父,我和风逸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陆压道人望向风紫筝,风紫筝此时想的透了,摇摇头道:“师父,让他们去吧,你不必为我与天心费心了,我留在此地,好与师父彼此有个照应。”

    风逸一听之下,不由大喜,陆压道人何曾看不出这几个徒儿之间的微妙变化,只能叹了口气:“无量寿福,风逸、风羽,奈何林乃修罗聚集之地,其中凶险万分,你二人一切小心。”

    二人点头答应,与师父与风紫筝道别,辩明方向,踏云弄风而去了。

    ……

    天心当日玄霄殿中找寻紫薇神无果,身后诗冉尸身不能多有耽搁,他不敢怠慢,下了不周山,紫薇神跑得了真身,跑不出三界,就算他窥破“盘古令”的秘密所在,自己拼了性命,也势必将他拉下神坛,以报这通天大恨。

    奈何林依旧阴暗压抑,天心此时一脚踏入,便想起了与诗冉的种种过往,若不是自己当年误打误撞,将诗冉带离修罗一族,她怎么会遭受生前这许多痛楚,最终丢了性命,她如果留在这奈何林中,以她聪慧精明,自保多年,怎么会像如今这般跟随自己,反而二人阴阳相隔,天心想到伤心之处,不由轻声道:“诗冉,你放心,我带你回来了,奈何林凶险,三界之中更是无情,还是祭龙谷好,你能与我长相厮守,如果当初你真想留在祭龙谷之中,你为何不与我说,我一定不会离你独自而去。”

    虽然诗冉已经再也听不见了,但天心此时静下心来,心底真的这么想过,什么临涧血仇,若没有他,风紫筝、风逸、风行一样会报,什么三界一统,大哥龙行无迹三界少有英雄,都不敢去想,凭什么要他一个无名小子去一力承担,难道,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是什么狗屁女娲遗脉,五行之体,荒天下之大谬,他只知道自己母亲风若水,父亲天宝德,师父陆压道人,其余一概不理。

    “诗冉,你听见了吗?我想你了,我想我们曾经的三年厮守,你怎么说离开便离开了,我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你,我天心今后该怎么办,我心中今后还能牵挂谁,诗冉,我发誓,害你的凶手正是害我父母的凶手,我会亲手为你们报仇,你要相信我,诗冉。”天心脚下赶路,嘴中叙叙不断,这寂寂幽静的奈何林中,激起他心中无数柔软之处,不倾不快。

    耳中水瀑声渐渐响起,天心抬头望去,祭龙谷就在这水瀑山体之后,终于要到了,他将诗冉轻轻放下,横抱而起,正要飞身穿越水瀑而去。

    身后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你是何人?怀中抱着的又是何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