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82章索令

三界战神最 第182章索令

    诗冉就如同多年前在祭龙谷中一般,终于又能与天心夜夜私语了,但是少女的矜持和害羞已经全都变的面目全非,而天心俊朗少年也一下颠倒乾坤,浑然不觉了。()

    诗冉如数家常,嘴中碎念着天心与她的过往种种,终于与倚在天心身侧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昊天则一动未动的立于窗外,心中五味杂陈,若他此时出手就此废掉天心,自己便再无情敌,但只怕这样一来,惊到诗冉,他失去的会更多。

    见屋内再没有动静,昊天轻身闪过,他走近天心,伸手去他怀中细细摸索,空空如也,又蹑手蹑脚的摸遍了天心全身,依旧一无所获,看来“盘古令”果然不在他的身上。

    昊天又将目光放在诗冉的身上,诗冉依旧如少女一般玲珑别致的身躯,高高的胸脯一起一伏,显然睡的香甜,他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摸。

    想他中毒之际,诗冉拿这三界绝色来替他解毒,他毫无快感之下,享受了这修罗绝色的处女之身,至此以后诗冉便连一个小指头都未曾让他再动过一下,然而仅仅就这一次,让诗冉却怀上了他的骨血,真是天垂怜他,而对于诗冉而言,只怕将是造化弄人,做了一场永不愿回忆的噩梦。

    昊天呼吸有些急促,他在天心身上未曾找见“盘古令”,便想从诗冉身上去碰碰运气,岂料诗冉绝色之下,他邪恶之念不由生出,伸手轻轻而去,喉头唾液深咽,色胆蒙心……

    忽然一声鸟鸣,昊天浑身一颤,施展玄法,瞬间仓皇逃去,而窗外一只浑身洁白的小鸟儿,在皎洁月色之下,滴溜溜的小眼睛正朝着昊天远去方向目不转睛。

    昊天逃回住处,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嘴巴,他心跳不已,更加懊悔今夜的冲动行事,差点儿坏了大事,但诗冉带着他的骨血,与天心相依相偎在一起,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真是越想越是不甘,咬牙切齿过后,发誓一定要从天心那儿将所有失去的重新夺回身边,若疯癫的天心还能有这般能耐,从他身边夺走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他还有何面目长存这天地之间。

    原本一切都在昊天计划之中,怪只怪天心肩头的那只不知名的雀儿,怎么处处透出诡异,让他心感不妙,又不知道何处不妥。

    昊天收敛了几天,他暗中观察,发现天心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盘古令”更是迟迟不见影踪,风逸也来索取了几次,但看诗冉神色,又不像有所隐瞒,他白日里也曾悄悄前往天心掷令处细细找寻,都一无所获。

    还有让昊天更担心的则是,天界紫薇神已经露出马脚,若他不能抢先得到“盘古令”,而是让对方得手,只怕到那个时候,天界若翻脸灭口,就大大不妙了,假如天心神志如常,他本可以将天界行径告之天心,卖给他一个天大的情面,但又转念一想,若不是他紫薇神知道天心疯癫,他们又怎么会如此急不可耐剑走险招,一切还是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了。

    玄霄殿中,紫薇三神还在静观其变,马、牛二王爷临涧之行,确实带来诸多惊喜,看来“盘古令”已经大成,他紫薇神一统三界的时机到了,再也不用委曲求全,左右迎合,到时不光魔族隐俊、龙行无迹,就算大日如来尊者,也要对自己俯首称臣,想想心中都是畅快淋漓。

    武尊神道:“紫薇,那‘盘古扳指’到底为何物?事已至此,你还还处处隐藏,何不拿出来让我们兄弟一睹为快。”

    逍遥神也随身附和,紫薇神摇摇头:“‘盘古扳指’我又岂会带在身上,你们不必着急,待‘盘古令’到手,我自会双手奉出,这三界,我紫薇神绝不会一人独大。”

    逍遥神道:“紫薇,你天水一剑最后一式‘破碎虚空’如今练就几成?虽说万事俱在你我掌握之中,但还是谨慎为妙,小心对头拼死一搏。”

    紫薇神哈哈大笑道“逍遥神言之有理,这百年之间,我紫薇处处隐藏自身实力,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待那成事之时,方可一剑定乾坤,什么龙行无迹,五行之体,你们大可放心就是。”

    见紫薇神信心笃定,武尊、逍遥二神也慢慢放宽了心。

    天心得诗冉照料,食量越来越小,酒量却是越来越大,诗冉红妙福地取酒的次数也越来越勤。

    风紫筝心中不悦,她原本心中打算,让天心见到诗冉与昊天的孩子,就此死心,能对自己回心转意,不料事态居然发生到自己都无法控制,看来他们二人真的爱的深切,她对天心不仅没有同情,反而恨的更加入骨,加之风逸耳边鼓动,她自从取烈焰墨弓以来,就一直有与天心一较高下之心,眼下见天心变成废人一个,取“盘古令”报临涧血仇,更加变的当仁不让了。

    诗冉这一日取酒归来,天心坛底已经见空,见了诗冉手中美酒,兴奋的就要扑上前来,诗冉将酒坛一把甩过身后,正色道:“天心,以后这坛中之物,每日三餐我才限量与你,你不能再没有节制了。”

    天心似乎浑然没有听懂,他嘻嘻笑笑:“我要酒喝!”便朝诗冉身后抓去,诗冉一转身,天心扑了个空,天心依旧笑笑:“你看我怎么抓你!”追身又来。

    戬儿在一旁玩耍,见诗冉与天心一来一往,院落中跑来跑去,他拍起小手道:“妈妈加油!妈妈加油!”

    诗冉对戬儿一笑,她与天心仿佛身处祭龙谷一般,二人就这般你追我逐,如果天心此刻神志清醒,也能和她这样,那该有多好啊!她心中想过,嘴中道:“天心,你真要喝酒,抓住我再说。”

    天心傻笑着追她而去。

    “好一对快乐的痴情男女!”篱笆外有人冷笑,诗冉一怔,停顿下来,手中酒坛被天心一抢而过,诗冉朝人声处望去。

    风紫筝笑脸盈盈,站在阳光之下,一袭紫衣,青春而有朝气,而身旁立着风逸、风羽二人,诗冉面色一红:“风姑娘,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风紫筝不答她话,只是道:“你怎么忍心不给他酒喝,他如此模样,让他多喝一杯算是一杯,总是好的!”

    风紫筝此言真好戳中诗冉心中痛处,她的眼泪“唰”的一下从眼角滚出:“风姑娘,你怎么能这么咒他!”

    风紫筝笑道:“呀、呀、呀,好一个情深意长的娘子,你与昊天行那**之情时,可否想起过我这个天心师兄!”

    “你……”诗冉怒目而视。

    “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还有他,他与你山盟海誓之时,又可曾想起过他青梅竹马的小师妹!你可知道,在昆仑山中,他亲口允诺长大了娶我为妻,五仙府中,我为救他性命,连自己的命都敢舍弃,诗冉,你倒是给我评一评这个道理可好!”见诗冉发怒,风紫筝更是冷笑道。

    “我……他……风姑娘,我已经玷污了身子,天心他本该属于你,现在更应属于你,今时今日,我盼望他早日恢复神志,我又岂敢再奢求什么!”诗冉回头望着斟斟自饮的天心,拉过身旁的戬儿咬牙道。

    一旁风羽见诗冉楚楚可人,怕风紫筝再说出什么狠话出来,不由插口道:“紫筝,诗冉姑娘看来也是一片真心,你相信她吧!”

    不料身后风逸一脚踢在他肥胖的屁股之上,轻声叱道:“要你多嘴!”

    风紫筝假装没有看见,她伸手摸摸戬儿脑袋:“你这孩儿倒也是生的眉清目秀,天见尤怜,你又怎么忍心让他没有父亲!”

    诗冉浑身哆嗦:“多谢风姑娘挂念,戬儿本就没有父亲。”

    风紫筝不与她争辩,继续又道:“五行之体已经毁在你的手中,但我临涧血仇不能毁在你的手中!”

    “什么,临涧血仇!”诗冉诧异道。

    “不错,正是我临涧血仇!”四下里安安静静,连风逸、风羽都颇觉意外,紫筝何出此言,她今日忽然心血来潮,说要一起来看望天心,而眼前这一出戏,显然在他们意料之外,都直勾勾的盯着风紫筝,想知道她此话怎讲。

    风紫筝毫不理会他们,笑着继续道:“诗冉,你应该明白,风逸和风羽已经将你带他们前去的那一片树林草地细细找寻,根本不见什么‘盘古令’,莫不是你私自藏起来了吧!”

    一言既出,场中三人恍然大悟,原来,风紫筝想来索要“盘古令”。

    诗冉摇摇头:“风姑娘,我亲见天心将‘盘古令’掷出,为何找寻不见,我也纳闷,你若认为我有必要私藏,你大可随便搜寻就是了。”

    风紫筝道:“这样最好,‘盘古令’关系我临涧血仇,五行体疯癫一事,只怕不好隐瞒,不日那三界各方势力便会齐齐找寻到此,若我不能先手取得,便会处处受制于人,还望你见谅。”

    “风姑娘还请自便。”诗冉从容不迫。

    风紫筝一扭头,与风逸一个眼神交替,风逸会意,带着风羽进了诗冉住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