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79章各怀鬼胎

三界战神最 第179章各怀鬼胎

    诗冉慌忙起身,与昊天一起从风羽手中接过天心,那天心怀抱美酒,自顾自饮,对场中他们对话浑然不察。()

    风逸见风紫筝原本还要留下天心,诗冉央求之下,居然放手,也是大吃一惊,不过正合他意,他慢慢走近诗冉:“诗冉姑娘,天心你可以带走,只是我们要取他身上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诗冉抬头反问,身旁昊天,风羽,也是一头困惑的瞧向了风逸。

    “盘——古——令!”风逸嘴巴一张一合,嘴中慢慢的蹦出了三个字。

    “什么,‘盘古令’?”昊天惊在一旁。

    反观诗冉,她丝毫不惊,回道:“风公子,‘盘古令’昨日我见天心甩于雨中,我带你去找便是,你们能将天心还我,我已经是万分感激。”

    风逸点点头:“好,诗冉姑娘就是爽快,你先送天心回去,我红妙福地等你前来,我们一同去取。”

    诗冉这才与昊天搀扶拉扯着天心,慢慢朝临涧村走去。

    半路之中,昊天忽然道:“诗冉,你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诗冉淡淡道:“‘盘古令’与你何干,你问它做什么?”

    “那‘盘古令’其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怎么能落入风逸他们手中,你告诉我,天心将他遗弃哪儿,我这就去帮他找回来。”昊天着急道。

    “我若真能找到,我也只会交于那风逸手中,这样他才会放过天心。”诗冉不耐烦道。

    昊天不由叹气,但心中已经另有一番盘算,只是不想说与诗冉听,天心若真的就这样疯了,三界没有了五行之体,只怕将会乱上加乱,他要早早做些准备了,这三界之中,不光诗冉对他重要,戬儿对他重要,还有一些东西,也许对他更加重要。

    ……

    风逸和风羽跟随诗冉身后,昨日雨中,诗冉亲眼见天心从怀中掏出那一柄黑黝黝的铁令,说什么‘盘古令’,对他已经毫无意义,远远扔掷于远处,怎么三人细细找寻之下,却不见踪迹。

    风逸冷笑一声道:“诗冉姑娘,你不是消遣我们兄弟二人吧!”

    诗冉幽幽道:“我只想要风姑娘放过天心,昊天曾说你们与天心同宗同仇,‘盘古令’在天心处与在你们处,那还有什么区别,风公子你不信我?”

    见诗冉心中居然是这般想法,风逸也觉合情合理,天心取这“盘古令”,也是为了他临涧血仇,找那“盘古扳指”所在,如今天心已疯,如果“盘古令”在他们的手中,凭风紫筝烈焰墨弓神威,想来大仇也一样得报,到时若还能一举窥破“盘古令”的秘密所在,那这三界之中,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是何等的威风与荣耀。紫筝师妹处处与天心为难作对,虽然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二人之间素有情感纠葛,但最为关键的,还不是因为忘恩负义的天心处处强过于她,就连龙骨绝锋,口口相传之中也排在她烈焰墨弓前面,紫筝师妹当然不会甘心,这下好了,天心铺好前路,紫筝师妹与自己踏路而上,笑得到最后的,看来只有紫筝师妹与自己了,风逸心中这样想来,更加坚定了找寻“盘古令”的决心。

    三人又将找寻范围放的大了一些,依旧无果,风逸不禁怀疑:“诗冉姑娘,这临涧村附近,除了我们几个,别无他人,紫筝师妹可以优先排除,我和风羽刚刚从你口中得知‘盘古令’状况,自然也当除外,那么,就只剩下昊天师兄了!”

    诗冉摇摇头道:“不可能是昊天所为,他也方才刚听我说起,何况他一直陪在我的戬儿身边,根本没有机会。”

    见风逸紧紧盯着自己,不言不语,诗冉恍然大悟,她柳眉一蹙:“风公子是怀疑我了,我何必多此一举。”

    风逸笑道:“你故弄悬疑,当然是想将我们将注意力从天心身上转移到那‘盘古令’上,修罗女子,本也精明,只怪你的戏演的过足了而已。”

    诗冉见风逸露出心中真实想法,索性不与他争辩,转身欲走,早有风羽上前阻挡,她“烈焰修罗拳”中一招野火燎原抬手而出,风羽侧身闪过,一招直捣黄龙也朝诗冉打去,诗冉并未真想与风羽动手,她挥拳出去,见风羽已经在身前闪让,便不去理会,径直往前走去,哪儿会料到风羽还有后手一拳,她身后此时已经破绽全开,直至耳边有拳风传至,心中一惊,扭头去看,已经迟了。

    风羽更是没有想到,诗冉一拳而出,逼开自己,居然只为夺路,全无争斗之意,他一拳而出,不能收放自如,眼看着就要砸向诗冉那纤细后背之上,他双目一闭,不忍直视。

    “嘭”的一声,诗冉一脸惊愕,站定身子,看着抱着手腕倒地呻吟的风羽:“你手腕没事吧,‘盘古令’我自然会帮你们找寻,你们若不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风逸则更显惊讶:“诗冉姑娘,你有‘金刚不坏之体’?”

    诗冉不愿与他多言,顺他话道:“既然你看到了,我还有骗你们的必要吗?”

    看着诗冉渐渐远去的身影,风逸这才蹲下身子查看风羽手腕伤势,原来已经骨折了,他喃喃自语道:“修罗女子,我们到底还是轻看她了,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只是他哪儿会想到诗冉身上穿的是那“天衣无缝”,连风紫筝烈焰墨弓尚且不能伤她,何况风羽蛮力。

    风羽见风逸也这般说,口中“哎呦”一声道:“她柔弱后背,我一拳下去,犹如砸在生铁硬石之上一般,当真邪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二人三界之中也从未见过如此本领,一时捉摸不透,只能先行回红妙福地养好手腕之伤,反正那诗冉答应帮忙找寻“盘古令”,姑且信她一回。

    诗冉回到家中,见天心目光呆滞,坐于院子当中烂饮,她叫来昊天,二人一起帮忙替天心换上一套干净衣物,果然他身上空空如也,哪儿有什么“盘古令”的影子。

    昊天简单询问诗冉之下,知道她和风逸、风羽空手而归,才慢慢放下心来,更不想多问诗冉,怕她心疑。

    夜已深,月牙儿树梢高挂,忽然,有一个黑影在诗冉他们白日里出现的地方掠过,他一寸一寸,似乎也在找寻什么,白日大明之下,他不出来找寻,偏偏在这月黑风高夜,悄然而至,有雀儿在树梢鸣叫,他一惊之下,回首来望,一只雀儿在月光之下,似乎披着银光,正是天心肩头那只玉爪,在死死的盯着他,而借着月光,他的面容也终于露出黑暗,正是那昊天公子。

    看来,昊天公子见天心疯癫,他本出自昆仑山鸿钧老祖座下,对“盘古令”知之最深,若就这样便宜了别人,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顺手牵羊,若那“盘古扳指”真的找寻到此,自己也算手中有了一份筹码,就算他自己没有雄占之能,分他一杯羹也是好的,毕竟那盘古大神以力证道,有三界四海称帝之能,“盘古令”与“盘古扳指”当中封印的,也就是盘古大神的一世修为了。

    一想到此处,他内心之中一阵躁动,一颗心儿跳跃的厉害,若真有这么一天,何愁诗冉不再理他,戬儿不能认他,还是先找到“盘古令”再做打算吧,他伸出手掌紧紧按住加速的心跳,拾起一颗小石子朝树梢的玉爪打去,玉爪见状,“扑棱棱”一声飞走了,四周终于又陷入了一片宁静死寂之中。

    怎么会没有,诗冉、风逸白日里没有找寻到,只怪他们不知道“盘古令”的份量,找的马虎,但他就完全不同了,他用手细细摸索地面,一巴掌一巴掌的细细探寻过来,若是“盘古令”真的被天心弃于此处,他不应该找不到,难道,难道诗冉骗了风逸、风羽,不应该啊,天心身上明明根本就没有“盘古令”的影子。

    一切与想象之中完全不同,找不到“盘古令”,昊天也不由的焦虑起来,他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望着月牙儿百思不得其解。

    头顶有破空之声划过,几团白云隐约而来,昊天大吃一惊:“不好,有人。”他刚想回避。

    来人已经开口:“昊天公子,别来无恙。”

    听口音甚为耳熟,又一时想不起,昊天注目看去,三条人影从空中降下,当头正是天界紫薇上神,他暗叫不好,隐隐有些不安,但忙故作镇静,行了一礼道:“原来是三位上神,昆仑山昊天有礼了。”

    紫薇神一马当先,身后两侧正是武尊、逍遥二神,见昊天慌乱之下恢复镇静,紫薇神微微一笑,不去点透,张口问道:“昊天公子原来一直修行隐居于这不周山下,不知道近日此处可有什么异象发生?”

    昊天摇摇头:“上神说笑了,这三界之内,丝毫动静,均逃不过天界千目、万耳,我隐居于此,只不过忠人之托,帮忙照料一位好朋友罢了。”

    紫薇神笑道:“修罗绝色诗冉本是五行之体的红颜知己,他们有缘无分,我看倒与昊天公子你郎才女貌,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天生一对,何况你们日久生情,你也未必就真的输给了天心。”

    昊天心中一动,紫薇神这句话颇顺他耳,一时居然走神,面色一红,忙道:“不敢,不敢,诗冉姑娘长情,我万万不敢有此念想。”

    武尊神性直,见昊天还在装模作样,忍不住出口讥讽:“本以为昊天公子也是个敢作敢为的汉子,你也知道我天界千目、万耳对三界之事了若指掌,你与那诗冉生米煮成熟饭,又岂能瞒过天地。”

    昊天一怔,见武尊神居然这般直言与他,看来今夜他们天界三神有备而来,一定是冲着“盘古令”而来,莫非,莫非……昊天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而起,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若真是如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静待动,万不得已之下,只怕只能向对方示好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