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78章情债

三界战神最 第178章情债

    诗冉将那套干净衣物紧紧捂在心口,绕过早就倒塌的篱笆墙,愣在原地,地上茅草还在,可是哪儿还有天心的影子,她惊呼一声:“天心,你在哪儿,我回来了!”

    没有回声,她冲进小屋,那小屋房顶早就年久坍塌,房内哪儿还能有容身余地,她慌忙又跑了出来,伸手抚摸地上茅草,冰凉入手,天心只怕还未来得及将其捂热,紧跟着自己前脚离开,他便已经离去了。

    诗冉不由心中焦急,想天心此时神志模糊,他独自一人,能跑到哪儿去,这阴雨湿滑,他浑身湿透,又不知冷暖,越想越是心惊,这临涧村中本就除了她们母子与昊天,再无旁人,眼下除了自己亲自去找,再无人能够帮她。

    临涧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何况废屋成群,她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若天心知道避雨,怕自己错过,老天似乎也刻意为难诗冉,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天色渐晚,她不由加紧找寻速度,怕万一入夜,便更加难寻。

    夜幕终于降临,加之雨天,天空之中半丁点儿星光也没有,若不是诗冉自小修行明心见性,能察觉黑暗四周的一草一动,只怕唯有放弃。

    昊天独自哄的戬儿入睡,才慌忙也跑出来寻诗冉,听完诗冉口述,二人忙分头四下里找寻天心影踪。

    一夜未果,二人筋疲力尽,天边曙光微露,小雨儿也渐熄渐止。

    红妙福地,风羽晨起修行棍棒,他打开大门,不料一个浑身肮脏,披头散发的汉子忽然跌入观内,显然这汉子昨夜门前避雨,倚靠大门而睡,被自己打开观门而跌进了他的红妙福地。

    风羽不由大喝一声:“呔,你是哪儿哪里来的肮脏汉子,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去、去、去,别地方睡去。”说完伸脚去踢那汉子,想将他驱逐。

    那汉子任由风羽几脚踢在身上,只是翻滚了几下身子,继续懵头大睡,风羽恼怒,将手中熟铁棍点在那汉子身上,将他一个反转,这才看清,那汉子泥污满面,年纪却不怎么大,仿若和自己相仿,似乎有些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一般。

    忽然,观门外有鸟鸣雀雀,初春不似初夏,哪儿有雀儿能起的这般大早,风羽不禁好奇,他探出身子望去,一只浑身洁白的雀儿立于观前那大石之上,对着自己不住鸣叫,他心中一惊:“这不是昨日天心肩头的那只雀儿吗?”紧接着,他又看见那龙骨绝锋散落于观前,他终于明白,慌忙转身,伸手撩开地上汉子那额前乱发,不由“啊”的一声惊叫:“天心,你怎么成了这样!”

    “风逸,紫筝,你们快来,出大事了!”风羽中气十足,扯开嗓子高声叫喊。

    风逸先行一步出来,他见了眼前如此狼狈的天心,似乎心中早有意料,也不惊奇,他走上前去,踢了他两脚,这才道:“自己作孽,又怨得了谁!”

    风羽一头雾水,风紫筝也走了出来,她也和风逸一般,对天心此番情形,似乎早有所料,只是她的美目之中,更加嫉妒恼怒,她嘴角一扬:“风羽,你帮我打盆水出来!”

    “啊!”风羽诧异。

    “还不过去,他这般模样,我们怎么扶他进去!”风逸一旁喝道。

    风羽见原来是想给天心洗涮,忙应声而去。

    风羽端了一盆清水出来,刚要俯身去帮天心擦洗,不料风紫筝过来,一把将他手中清水夺过,“哗”的一声,尽数泼在天心脸上。

    “啊”的一声,不光风羽、风逸叫了出来,那昏睡不醒的天心也是一个冷激灵,“啊”的一声醒了过来,双手扶地坐起,却不站立,看着眼前三人,满眼陌生与迷茫。

    风紫筝冷冷道:“天心,你可死心。”

    天心傻傻一笑:“酒,我要酒,你这可有酒喝。”

    这下轮到风紫筝吃惊了,她后退一步,大大的眼睛之中充满疑惑:“天心,你可认识我是谁?”

    天心摇摇头:“我就要酒,我要酒!”

    “天心,我是风紫筝,我这没有酒!”风紫筝忽然上前将他衣领高高抓起。

    天心拼命挣脱:“酒,我有龙骨绝锋,可以换酒!”

    “你认识龙骨绝锋,却不认识我风紫筝,那你可识得诗冉。”风紫筝步步紧逼。

    “我要酒喝!”天心忽然大喝一声,伸出手臂拼命格开风紫筝紧紧拽着他衣领的双手。

    风逸慌忙上前,一脚将天心踢翻在地,护在风紫筝的身前,风紫筝摇摇头,喃喃道:“他真的谁都不认识了吗?”

    风逸冷笑道:“他装疯卖傻,我们不必理会。”

    地上天心嘴中仍然喋喋不休道:“酒,我要酒,我还有‘盘古令’可以换酒,酒,我就要酒!”

    风逸浑身一震:“紫筝,他有‘盘古令’?”

    风紫筝浑然没有听见,她死死的盯着疯癫的天心,头也不回的问道:“风羽,观中师父所存老酒,可还有剩余?”

    风羽点点头道:“我们不喜饮酒,那存酒够天心喝个一年半载了。”

    “那你速去给他取来几坛。”

    “好嘞!”风羽欣然而去。

    “天心居然疯了,难道诗冉有了别人的孩子,就能将他逼疯,那若是换了自己是诗冉呢?不,若是自己,只怕,只怕他高兴还来不及,这一切,他咎由自取,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他。”风紫筝看着眼前的天心,心中五味杂陈,终究还是仇恨压过了理智。

    风羽提了两坛老酒,放在天心面前,那天心见状,忽然两眼之中大放异彩,他慌忙怀抱一坛,也不用手,直接用牙撕掉泥封,一仰头,汩汩烈酒一口而下,喉头咕咕作响,顷刻之间,只剩半坛,他打了个酒嗝,心满意足,傻笑着对风紫筝三人道:“我不白喝,我有‘盘古令’相换。”

    说完伸手入怀,岂料一摸之下,怀中空空如也,他不禁摇头自语:“不对呀,‘盘古令’是在怀中啊!”一边疑惑,一边仰头又是一口。

    只见他摇摇晃晃站起身子,转身便往观门外走去,忽然,他大喜道:“还好龙骨绝锋还在,龙骨绝锋,换酒喝,也是极好的。”

    “谁要你的龙骨绝锋,我要你留在红妙福地,我管你夜夜买醉。”风紫筝见天心附身拾起那龙骨绝锋,向他们三人扔来,她知道龙骨绝锋认主,一般人万万拿将不起,慌忙取下身后烈焰墨弓,弓背迎着龙骨绝锋,阻挡之下,龙骨绝锋又朝天心飞回,天心摇摇晃晃一把抓住:“好,好,我知道你们只要‘盘古令’,我这便帮你们去找,我只要酒喝!”

    风逸身后道:“紫筝,天心已经疯了,你留他干什么,三界相传他入北冥找那北止大帝复原‘盘古令’,他定是踌躇满志,一心回他父母坟前,将血仇清算,那会料想我们会将诗冉与昊天早早安排进了临涧之中,让他迎面撞上,天心他先对不起你,你不必过于自责。”

    风紫筝一怔,扭头盯着风逸道:“你也觉的是他对不起我,是吧。”

    风逸面色一红,还是狠下心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一直喜欢他,他也曾经一直喜欢你,但眼下他已经被诗冉逼疯,当今最要紧的还是找到他身上的‘盘古令’,继而揪出我们临涧血仇始作俑者,该扬名三界的是紫筝你的烈焰墨弓,而不是天心的龙骨绝锋。”

    “你看他身上,可像藏有‘盘古令’?”风紫筝回望天心,她其实心中还是对天心一直留有念想,只是天心疯的突然,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此时见风逸对天心绝情的彻底,于心不忍。

    风羽更是单纯,不管先前他追随风逸左右,怎么欺负天心,而当真正看到今日落难的天心,他率先心中生出悔意,他可不管风紫筝与风逸心中怎么想,已经径直过去拉起天心,欲往观内拉去。

    “风姑娘,求求你,求求你将天心还给我,求求你!”

    风紫筝一怔,已经看见了一脸憔悴的诗冉与昊天已经赶到了她的红妙福地观前,诗冉远远的,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先到,奔的近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风紫筝银牙一咬:“这天下间,谁都可以求我放了天心,唯独是你不行。”

    昊天忙道:“紫筝师妹,你可怜可怜诗冉姑娘吧,若不是你的,强求不来,若是你的,强拆不散!”

    “好一个强求不来,强拆不散,昊天师兄,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处处成全于你,你怎能如此无能!”风紫筝冷哼一声道。

    “风姑娘……”

    “住口!”风紫筝打断诗冉,用手一指她,叱呵道:“还有你,你还有脸跪地求饶,你不守妇道,还想同伺二夫,试问三界之中,可还有你这般不要脸的女子,莫非,这便是你修罗族本性!”

    “风姑娘,诗冉知道你心中有气,我早已经**,若天心不嫌弃,我也万般不敢再去爱他,但他疯癫,由我而起,我只想重新换醒他,他不能因为我,就这样癫狂下去,我求求你了,若他一旦恢复清醒,我一定劝他回到风姑娘身旁,你们师兄妹二人,才是天作之合!”诗冉泪流不止。

    “当真!”风紫筝一声冷笑。

    “若风姑娘不信,我自可许下重誓!”诗冉听风紫筝口风似乎有所松动,忙斩钉截铁的道。

    不料风紫筝一摆手,继续冷笑道:“哼!若誓言有用,天心今日又怎会疯癫,你带他走吧!”说完,抽身而回。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