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77章癫狂

三界战神最 第177章癫狂

    天心一通狂奔之下,天空中细雨飘落,如牛毛,如银针,密密麻麻,将他披肩乱发打湿,他仰头望天,任由雨点儿跌落眼中,又由眼角流出,又有谁能分辨的清,那到底是泪,还是雨!

    身后诗冉紧紧相随,却再没有呼喊他半句,当初昊天为了救自己,中了风紫筝暗算,她若不舍身相救,昊天性命早就不在了,她有愧天心。()

    诗冉也曾心中苦苦挣扎,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明明知道自己的身子是留给天心的,自己于修罗族中,处处隐忍,与天斗、与地争,与那万千好色修罗族众处处周旋,好不容易保留下的清白身躯,一定是留给自己心中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天心却莫名将她赶走,如果不是昊天一路照料,舍命相救,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究竟自己还会不会有命再见天心一面。

    诗冉浑身颤抖,她曾经发誓再也不会去回想当时一幕,但天心的出现,她脑海之中又忍不住浮现当日情形,但这又能怪得了谁,最要命的只怕还是,仅仅为了救昊天性命的一次,她的肚子之中居然有了昊天的骨肉,她也曾恨的咬牙切切,想尽一切办法不要这个孩儿,但经不起昊天的软磨恳求,一天天长大的肚子,唤起她做母亲的天性,只能双目之中噙满泪水将这个孩儿生下。

    但是她有言在先,孩儿生下,她一人抚养,与昊天不再有丝毫关系,她修罗俗家姓杨,孩儿便随了杨姓,起名大戬,“大戬”本有完美之意,她已经不再完美,只希望她的孩儿能够完美。

    昊天原本祈求,只要诗冉能顺利为他生下这个孩子,要他怎么样都行,他于诗冉爱的最深,也只盼望他们之间有了这个孩儿做牵绊,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诗冉也终归会将天心忘掉,毕竟,毕竟她的第一次,已经给了自己。

    然而,昊天完全估计错了,诗冉说到做到,对他只会越发的冷淡,好在诗冉也算深明大义,不去刻意教唆戬儿,他只能将自己对她们母子的爱,全心全意的付诸他的孩儿——杨大戬身上,终于诗冉也不禁为之动容,给了他一个称呼——舅舅,虽然不是爸爸,但是,昊天他!已经很满足了,直至今日,天心的从天而降,他的心中才又有鲜血滴落,诗冉去追天心了,他抱着戬儿却不能去,他不能让孩儿知道什么,也不想让孩儿看到什么,但是,这个三岁的孩儿,他真的知道什么,能看懂什么吗?不然,只怕是,昊天担心自己会知道什么,看到什么吧!诗冉痛苦,天心痛苦,其实,他又何曾不是最痛苦。

    雨细细无声,绵延不绝,看似微小,却丝毫无停下来的意思,天心与诗冉就这般都静静的矗立在雨中,天心浑然不察身后的诗冉,诗冉也没有勇气上前去唤醒天心。

    昊天曾经对自己说过,天心与他的风紫筝小师妹从小青梅竹马一对儿,长大后又相互爱恋,若不是奈何林中自己横插一脚,他们只怕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她原本不信,若是真的,天心在祭龙谷中怎么会不与自己说起,她了解天心,知道他一定什么都不会骗自己,更何况是两个人之间的情感,但是,他**之后,渐渐在默默的接受昊天的这个说辞,她心中反而希望天心与风紫筝真的能够在一起,那样,对天心才是最公平的。

    她随着昊天三界四处找寻天心,也变成了四处躲避天心,打算此生二人永不相见,若不是风紫筝为他们二人指明道路,说这天心故居临涧村,是天心这辈子最最不可能来的伤心之地,她与昊天又怎么会选择隐匿于此。

    但是,事与愿违,她越是要找寻天心,越是找寻不到,越是要躲避,天心却偏偏撞上门来,她的心中,单纯到一点儿都不会去怀疑风紫筝。

    今日天心忽然从天降至,观天心语态神情,诗冉的心中才“咯当”一声,天心一定还是深爱自己的,但是,自己已经不是三年前的诗冉,还有什么资格让天心去爱,这一切的一切,风紫筝在骗她,只怕连昊天也是在骗她,天心当年怎么能将自己托付昊天手中,让他来照顾自己,就算让她自生自灭,也胜如今肮脏的活着……

    “啊……”天心嘶声裂肺的一声长呼,穿透层层雨雾冲上云霄,身子直挺挺背仰而倒,打断了诗冉的胡思乱想,她终于按捺不住,她几步并做一步上前,单膝跪地,将天心脑袋一把抱起在自己怀中,伸手拨开被雨水打湿遮挡住天心双眼的凌乱发丝,明眸之中呛满了泪水:“天心,你别吓我,我是诗冉,我是诗冉!”

    天心嘴角一动,两眼空洞洞的盯着天空:“呃,我就是在找我的诗冉。”双目之下泪流不止,这句话却好似自言自语,而不是对诗冉而讲。

    诗冉一听之下,内心已经融化,她将天心紧紧贴胸而抱,“哇”的一声,将压抑许久的情感一下痛哭了出来,许久,她哭的累了,轻轻托起天心脑袋,却发现天心还与方才一模一样,连眼睛都未眨一下,她这才慌了神,用手轻轻拍拍天心脸颊:“天心,你看看我,我是诗冉,你还认识我吗?”

    天心不答,她将天心托坐下,站起身子,将双臂从后伸入天心咯吱窝下,想使劲将天心扶起,边扶边道:“天心,我带你回临涧村避雨。”

    “临涧村!”天心一脸木然,右手入怀,从中掏出一柄黑黝黝的铁令,他眼珠不转,低头看看,忽然朝雨中掷去:“‘盘古令’啊‘盘古令’,我复原你还有何用,父母血仇我不能相报,诗冉我再也找寻不到,三界之中,从此再没我这号人物,三界啊三界,你自生自灭吧!”

    诗冉愣住,他一把抓住天心衣领:“天心,你睁眼看看,我是诗冉,我是诗冉,你已经找到了!”

    天心只是冷笑,一把将她推开,摇摇晃晃的朝前走去,诗冉怕他路滑跌倒,伸手去搀扶,不料又被他甩开双手,只能怔怔立于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今日的刺激,只怕对于天心,已经够大的了,如今只能尾随其后,任由他四方行走,好自己冷静安稳下来。

    残缺篱笆院中,一处老坟枯草茂密,显然当春还未来得及挤出嫩芽,便又迎来一场如油春雨,只怕一夜之间,便会生机盎然,却埋葬的是凄凄惨惨戚戚。

    诗冉当然不会想到,天心这不经意的行走之中,所到之处,其实是他父母的旧坟,天心脚下踉跄,终于支撑不住,扑倒在坟头,浑身上下被新泥所染,已经完全没了人样。

    诗冉慌忙上前轻声摇摆呼唤,天心却一点儿知觉也没有了,诗冉伸手探他鼻息,除了颇为沉重,再无丝毫异样,这才稍稍放下点儿心,咬着嘴唇,流着泪儿,使尽浑身解数,终于将天心拖进了坟前那破败的屋檐之下,找了些屋中干茅草轻轻帮天心垫在身底,这才撕下一片衣袖,蘸了点儿雨水将天心脸庞擦拭一番,见他身上衣物污秽不堪,手头又没换洗的衣物,只能盘算着一会先行回去,先看看戬儿,再找昊天借一身干净衣物过来。

    她将天心安置妥当,这才匆匆往自己住处走去,昊天与戬儿眼巴巴的立于屋前,左顾右盼,终于看见了雨中狂奔而来的诗冉,一大一小俱是高兴的手舞足蹈。

    诗冉俯下身子,亲了戬儿额头一下,抬头对昊天道:“你回去帮我找一身你的干净衣物过来。”

    昊天看着诗冉红肿的双眼,肩头有一丝颤抖:“给天心的?诗冉,你哭了,天心怎么样了!”

    “你快去!”诗冉有些恼怒。

    昊天忙应声,不敢多问,一头钻进雨中不见了。

    戬儿随着诗冉进屋,诗冉找寻了一身干净衣物,自己也换上,便听见戬儿道:“妈妈,妈妈,舅舅说,你去找爸爸了,爸爸呢?”

    诗冉一扭头,呼吸忽然有些急促,眼中泪水再一次难以抑制,她蹲下身子:“戬儿,只怕爸爸不要你和妈妈了!”

    “我要!”昊天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怀中抱着一身衣物站在门口,他浑身湿透,而手中衣物之上,未有半点儿雨滴。

    诗冉忽然起身走了过来,一把夺过昊天怀中的衣物道:“昊天公子,我处处以礼相待,你若再言语轻浮,我与戬儿今后便不需要你的照顾,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愿看见你!”

    “诗冉,我错了,你别当真,我替天心兄弟养着你们娘儿俩,能时常看见你们,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不敢再有半丝非分只想了。”昊天忙低头细声软语道。

    然而一抬头,诗冉早就冲进雨中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刚刚所说,却知道,她今日第二次将戬儿抛下,自己一人去找天心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