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60章大帝遗音

三界战神最 第160章大帝遗音

    天心昨夜与英招相聊甚欢,睡下的晚,但因心中记挂着肩上使命与父母血仇,他还是早早的就醒来了,天才微微发亮。()

    天心走出小屋,北冥长年冰封,天空之中时时有雪花飞舞,不知道是天公作美,还是北风席卷导致,走在院中冻土之上,身上不禁微微发凉,呼吸着清冷的空气,心旷神怡,不禁右手背后一拔,将龙骨绝锋出鞘。

    自习得修罗“万古同悲”以来,他每次神锋出鞘,都是惊天动地,若无性命之忧,亦或对方无强悍神兵神器在手,他是万万不敢轻易出剑,因为这“万古同悲”不光要他有天悲地愤之力量,更是伤人于一念的无上剑法。

    而此时心情大好,剑意上涌,想起当日师父教风扬麒麟剑法,风扬后山砍柴,让自己手持木棍,跟在他的身后一一练习,也学了风扬不少本事。

    此时剑法脑中招招掠过,他不由得以半空之中雪花为敌,以当年剑式,龙骨绝锋手起而行,斜劈望洋,回首射日,顺手推舟,他五行体翻滚腾挪,将手中这绝世神锋舞的是精妙绝伦,矫健神武。

    一盏儿茶的功夫,神锋两面已经皆被雪花所覆,他速度之快,片片雪花被他采撷而来,一片还未来得及冰化,另一片就已然吸附而上,竟好似给龙骨绝锋穿上了两片厚厚的雪棉花,天心神力到处,剑身一声龙吟,厚厚雪花瞬间散落一地,神锋两面明净如水,他的身上已经微微出汗,在这冰雪之晨,真是惬意十足。

    “好,好,好,原来只以为小兄弟神功无敌,万万没料到,剑法更是如此精妙,好一柄天下第一神兵——龙骨绝锋!”英招被天心舞剑吸引而至,更为天心手中绝世神锋所震撼。

    天心收起龙骨绝锋,点头示意,二人相视一笑。

    吃过早茶,天心早早便往冰山冻川悬崖而上,昨夜听英招一席话,他隐隐感觉的到那白衣男子绝非灵明神宫寻常之上神,他不敢有所怠慢。

    远远还未到达,肩头玉爪不禁欢呼雀跃,鸣叫不止,腾起身子朝前飞去,天心细听之下,果然,古琴悠扬,已由悬崖处而来了。

    脚下生风,加紧几步,不出所料,白衣男子依旧面向万丈悬崖席地而坐,两肩上下轻浮跳跃,琴声悠悠,曲调哀伤不止,那玉爪正静静落在他的肩头,显然被这音律吸引。

    天心小心前行,却哪儿还有什么结界,他不忍打断白衣男子思绪,轻轻坐下,看着那十根葱指飞扬,伴随婉转伤情,不禁也突然思念起诗冉来。

    一曲奏罢,白衣男子将古琴向天心轻轻一推:“你还是来了,昨日我教你琴技,你可曾记住。”

    天心回过神来,点头道:“已记下十之**。”

    白衣男子道:“很好,那便弹与我听。”

    天心一愣之下,忙接过古琴,盘膝端坐,深深吸气,闭起双眼,脑中一片空白,心中静如秋水,久久不见他下手,那白衣男子则饶有兴趣的一旁静坐,丝毫无催促之意,竟连玉爪也单脚而立,蜷缩的打起了小盹儿。

    悬崖之下北风突然之间盘旋而上,飞雪落入空空冰谷之中,天心左手抚琴,右手轻拨,“噔”的一声脆鸣,他借势而起,心中一首琴曲浑然天成,有空谷传音之妙,韵多而声饱。

    白衣男子不禁也闭起了双眼,显然被天心琴声打动,频频点头,“嘣”的一声,琴音戛然而止,天心一惊,额头细汗已经渗出,他忙道:“先生……”

    白衣男子挥手打断他道:“得与知音,断琴也无妨,何况只是断弦,小子天赋,三界四海之内,只怕再难找出第二个出来,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天心。”

    “天地以你为心,好名字,未按弦时,当先肃其气,澄其心,缓其度,远其神,从万籁俱寂中冷音声,疏如寥廓,窅若太古,优游弦上,节其气候,候至而下,以叶厥律者,此希声之始作也;或章句舒徐,或缓急相间,或断而复续,或幽而致远,因候制宜,调古声淡,渐入渊源,而心志悠然不已者,此希声之引伸也;复探其迟之趣,乃若山静秋鸣,月高林表,松风远拂,石涧流寒,而日不知晡,夕不觉曙者,此希声之寓境也。”白衣男子一口气幽幽而叹,言词之中大是赞许之色。

    多亏天心天赋极高,若不然,这音律也如修行一般拗口难懂的苦涩道理,他怎能消化。

    就这般,两个一见如故的陌生人,你谈我听,你抚我学,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这一日,天心终于有所大成,他琴声之中,已经能来去自如的表达心中意境,古琴才在天心手中达到了它的完美之境,琴音原来是这般的洞人灵犀,不但可以摄心魂、辨喜怒、悦情思,还可以静神虑、壮胆勇、绝尘俗。

    白衣男子将古琴平摆手中,口中道了声:“小。”那古琴便缩为巴掌大小,他笑道:“三界四海,自古知音难觅,这古琴还有个名字,乃叫‘大帝遗音’,也是这天下十宝之一,与你肩后的‘龙骨绝锋’也算相得益彰,我这就赠予你吧,天心。”

    天心一惊之下,慌忙道:“北止大帝,我与您相学音律,已经是前世修德,又岂敢觊觎大帝宝贝。”

    “你叫我什么?”白衣男子忽然面露愤怒之色。

    天心万万没有料道对方忽然变脸,忙行礼道:“北止大帝莫怪,其实你我第一次见面,我见你北风之中吟唱‘北风不忘当年义,人瘦月缺清风冷’,便心感大帝真身,加之这半月朝夕相处,试问这天地之间还有谁能有如此轩昂气魄,这古琴敢叫‘大帝遗音’,使我更加确信,三界四海,除了北止大帝,还有谁配拥有此琴。”

    “你好聪明!哼。”

    天心面色一红,抬起头来,哪儿还有那白衣男子的身影,这才慌了神,不想他深思熟虑之下,忍到今日才出口相认,到头来,还是坏了北止大帝的心情。

    他本想追上灵明神宫解释,却又担心北止大帝性情孤僻,此时当真生起他的莽撞之气,深思熟虑之下,看来,今日这灵明神宫还是不要硬闯为好,眼下之计,还是找那英招一探究竟方为上策。

    听完天心述说,英招暗叫可惜,他拍拍天心臂膀安慰道:“你既然已经猜出北止大帝身份,又何必急不可耐,北止大帝一向最忌他人故作聪明,我原本以为你精通音律,与北止大帝喜好不谋而合,有朝一日,他自会与你表明身份,认了你这个忘年之交,那样一来,你心中所求之事也自然水到渠成。”

    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又继续道:“眼下你鲁莽行事,我也无计可施,一切看天意而行吧!”

    “天意?”天心一阵懊悔,“我所行之事,又岂能被天意左右,不行,不管北止大帝见与不见,我明日定要上那灵明神宫亲见大帝。”

    英招点点头道:“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头撞南墙,也甚过你心中没有勇气,就此退缩,那才是大大不值,我能相帮的,只有对你不加阻拦,相信北止大帝也不会怪罪于我。”

    见英招也支持他此刻的无奈此法,想来是真的到了绝路了,天心眼神之中的懊悔之色渐渐也变作了坚毅。

    殊不知,英招确实是无法可行,他心中想着这千百年来,北止大帝孤独惯了,自从这天心到来以后,他还从未见过北止大帝与何人有过如此交心之举,也许混沌初,他与那天地真龙之间也会是今日他与天心的这般场景,英招不敢想象,只盼望这半月以来他二人半师半己的缘分,能遂了天心所求,北止大帝也不再孤独,高山流水,空谷鸟鸣,自古知己才最是难求。

    ……

    第二日,悬崖之上果然空空如也,肩头玉爪似乎也察觉出异样,几声哀鸣,绕着那悬崖之处盘旋一圈,钻入天心怀中打起倦来,似乎它看的最开,已经对二人相交彻底死心。

    天心苦等,晨光过去,午时将至,北止大帝每次都是早他一步提前到来,授他音律,绝不会似今日这般反常,看来昨日自己是真的惹恼了大帝。

    天心抬头望向那灵明神宫,他下定决心,只能一闯了,沿途之上除了细雪飞扬,毫无一人守护,这哪儿是英招口中讲的灵明神宫上神多如牛毛。

    不多时,灵明神宫近在眼前,在这北冥冻川之下,巍峨耸立,白墙红瓦,大门微闭,天心朗声道:“小子天心前来拜见北止大帝!”一连数声,除了北风呼啸,别无它声,终于忍不住,他轻轻推门而入。

    大门之内,简直是北冥之春,富丽堂皇,十人张臂都难以环抱的柱台高耸,云顶檀木做梁,黄花梨木雕棂,水晶玉璧嵌满苍穹之顶;地上皆是北冥古玉,内镶金珠,莲花为景,温润而开,天心此时脚下生温,细看之下,这北冥古玉居然为极其罕见之暖玉。

    惊叹之余,忽然,那四方柱台之上忽然跃下四个长相怪异之人,冷不防吓了天心一跳,他慌忙行礼道:“小子天心,欲往拜见北止大帝,见过四位上神。”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