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56章初入北冥

三界战神最 第156章初入北冥

    北冥之大,无边无际,茫茫雪白一片,冷风刺骨,天心脚程虽快,也不免奔波半月有余,踏入这北冥之境,方才知道这三界四海之大,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此时脚踏冻土寒冰,绕是得大哥龙行无迹提点,早早披上了貂绒狐毛,仍然被北冥寒气逼的浑身瑟瑟。

    偌大的天地之间,茫茫的白雪之上,一行脚印是那么的醒目,又是那么的孤独,四天了,这北冥无穷无尽,别说北止大帝,连根人影兽形也根本没有,天心耐着性子继续极北而上,龙行无迹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极北而上,有冰山冻川,方可到达北止大帝的灵明神宫。”可是这四周望去,一马平川,显然还远远不到。

    第七日,玉爪蜷缩在天心的怀中,只露出两只骨碌碌的小眼睛与鼻孔在外,天心带的熟牛肉已经所剩不多,只怕再这般走下去,这只神鸟幼崽便要变成死鸟一只了。

    一声鸟鸣,低头缩肩躲避凌冽北风的天心不禁抬头一望,远处一处小小的黑点印入眼帘,这无垠冻土之中,终于有了凸起之物,如今在这风雪之中,看的不尽详细,但想来,必是有什么大山之物,只是距离实在遥远,这玉爪不愧有神鸟血脉,竟先他一步发现前方景象之不同。

    看来北冥自己这七个日日夜夜的马不停蹄,已经走到了尽头,那冰山冻川看来近在咫尺了,想到这儿,天心雄心一振,脚下更加走的迅疾了。

    果然,冰山巍峨,层层叠叠,似乎与天边相接,冻川雄壮,似天河之水一泻而下,在半空之中还来不及落下,就被这北冥寒气凝结成巨大冰瀑。

    天心被这雄观景象震撼,仰望之下,一时呆立,阵阵寒风之中,忽然有声声打斗叱呵之声传来,果然有人,天心猛的一个激灵,他独自走来,陡然又见人声,管他是友是敌,是神是魔,都不由倍感亲切,忙疾步寻声而去。

    天心依仗风雪之势,果然看见了争斗之中的二人,饶是天心这些年来,在三界之中的见多识广,还是被眼前二人惊呆,说是二人,其实称为怪物只怕更加得当,悬浮于半空之上的,乃一只九面大虫,他双翅一张,遮天蔽日,风雪之势也似乎被他煽动,那脖颈之上,九个凶面之中,有烈火、有洪水、有瘴气、有迷雾……

    而与他对手之怪,则是一只马身人面的巨兽,也是两侧生翼,飞舞半空之中,那张开双翼之上,布满虎纹,一张巨口之中不住的溜溜呼喝,天心在冰山之下所闻之声,正是来自于此怪。

    天心看的奇怪,见面前之相光怪陆离,人不人,魔不魔,更加没有仙风道骨之气,他只能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那九面大虫每每甩头之下,九面之中烈火、瘴气呼呼而出,那马身人面兽显然也是极为忌惮,只有闪避,从不遮挡,但那九面大虫面多目广,四面八方尽收他的眼底,马身人面兽闪避只要稍有不及,便有性命之危。

    他们是凶是善,何故争斗,天心都看的一头雾水,也不好出手相帮,何况对方神通,他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忽然,场中形势急转而下,原来,那马身人面兽,两侧虎纹双翼一张一合,借助这北冥天地之间的风雪之势,一股强劲的风霜拍马而到,卷起漫天雪花,九面大虫顿时被淹没其中。

    天心看的真切,只见那马身人面兽忽然幻化为人形,反手从身后卸下一杆银色三叉戟,迎风一舞,顺势朝风雪之中一切,手起戟落,一声惨叫,他已经退开数丈。

    待到风雪散去,果然那九面大虫,九头已断一头,黑血正从断头处汩汩涌出,只见他强忍痛楚,伸手自地上捡起断头,一口吞入肚中,凄厉诡异,看的天心手心冒汗。

    九面大虫吞掉断头,忽然开口,阴测测的道:“英招,你这一条灵明神宫的恶狗,北止老贼枉称大帝,背弃兄弟之谊,暗勾天魔两界,害真龙大帝性命,我修行千年,舍了这一身皮囊,也要北止大帝知道‘道义’二字,替真龙大帝雪恨,再自刎谢罪!”

    那马身人面兽已经化身为一条莽壮汉子,他哈哈接口道:“相柳,想你当年以捕食幼龙为生,后被真龙大帝降服,免你不死,继而麾下效力,不想真龙已殇,你还有如此孝心,当属难道,只怪你是非不分,再修行千年、万年,也是白白苟活,北止大帝当年正因为泾渭分明,才能受人景仰,千秋万代,而真龙大帝,恰恰相反,这数百年间,你已经骚扰我灵明神宫数次了,北止大帝若真能被你的愚蠢打动,便不是北止大帝了,我念你也是一片孝心,本该学一学那龙行无迹,方有大成。”

    显然,这马身人面兽便是九面大虫相柳口中的英招了,天心见他们提及大哥,又从话语之中,隐隐也听出了话外炫音。

    原来,这相柳乃当年天地间真龙大帝的御前左先锋,真龙被孤立降服,他涕敢真龙之恩,起誓要帮真龙大帝报仇雪恨,无奈真龙后裔龙行无迹性情与他真龙先祖截然相反,依仗无望,便只能将希望寄托北止大帝而来,只是盼望他能反省当年断袍行径举止,顿悟之下为他结义大哥复仇伸义。

    天心明明记得大哥曾经说过,他的先祖性恶,当年一切后果均是咎由自取,真龙血脉尚且这般表示,这相柳为何如此执着,但念他涕主恩情,能千百年不忘,倒也不失为一条汉子。

    耳边又想起相柳咆哮之声:“英招,你让不让开,我今日定要亲见北止大帝,次次被你这条恶狗阻道,我已失去耐心,今日除非我丧命你手,否则,誓不罢休。”

    说完又纵身跃起,英招本想这相柳失去一面,能有所收敛,不料适得其反,已是激发了他的斗志,更加不敢小觑,忙挥动那三叉戟迎了上去,这一番恶斗,二人全力而出,斗的天地变色,雪急风狂。

    一旁天心左右为难,这相柳应与大哥息息相关,而英招乃北止大帝部下,他更加不敢轻易露面了。

    正犹豫之间,那英招忽然故技重施,现出马身人面的法身,借北冥冰山风雪之势,虎纹双翼拍出阵阵强劲风霜雪舞,那相柳输在地利,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收了法身的英招三叉戟在手,飞身舞入,招招见血,风霜骤停,一股血腥肃杀之气不禁游走于空气之中。

    英招昂首站立,三叉戟别于腰间,叹了口气道:“相柳,你奈何逼我,你纵有九命,可我这‘断云戟’位列十大神兵之列,可裂云无迹,断云无痕,足以毁天灭地,你如何能抵!”

    相柳九面已除八面,他踉踉跄跄,阴测测的自风霜之中爬起:“我命早归主人,今日殒命灵明神宫,北止大帝,你可能感应!”说完,一伸手,自取脖上仅存一面,纵身赴死。

    英招一愣之下,呆在原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