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53章血祖疑踪

三界战神最 第153章血祖疑踪

    许久许久,终于,龙行无迹率先开口:“二弟,你说三界之中,身披斗篷者,少之又少,此人你可曾有耳闻!”

    天心一惊:“大哥,你说的可是当日苍穹庄中,司空小手口中伏击龙之九子的红袍怪人。()”

    龙行无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红袍:“混沌四凶若没有血祖一人撑起声名,其余三凶当不成气候。”

    “啊,果然是他,我认得这个斗篷,大哥,血祖在红妙福地,曾与我有一面之缘,当年他身披的,正是与之一模一样的斗篷。”天心猛然想起。

    “看来血祖一直隐匿于此,必是在修行什么邪恶功法,我们不敢小觑,他走的着急,居然连斗篷也遗弃于此,想来功法还未得大成,怕被我们打搅。”龙行无迹若有所思。

    天心则疑惑道:“大哥,若真是血祖藏匿于此,那万妖宫为何要将我们引到此间,莫非……”

    龙行无迹抬头见天心不语,便接过话头道:“二弟猜测不错,隐俊与血祖兄妹表里不一,只怕血祖此番修行,连隐俊也深深担忧,所以才有了今日的这一出好戏。”

    其实龙行无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血祖藏匿于这日华月精之福地,修行的,正是他先祖,真龙大帝那天地变色的——戮神魔天血咒,若一旦大成,别提隐俊忌讳,只怕三界四海之中活脱脱又一条凶龙问世。

    隐俊无意之中听贪狼说起,惊出一身冷汗,多方打探,才寻觅到血祖修身之地,自己不便出面,才着令万妖宫故意漏出马脚,引三界四海诸神佛魔于此,想阻断血祖修行,而血祖谨慎,此间除了他自己,,就连其余三凶也没有透漏半句,他偶然间找到这日精月华之处,更是找寻到了千百年前此间主人的“七星引路”聚元修行之秘法,遂秘中安排万妖宫亲信重拾秘法,以促成他的“戮神魔天血咒”。

    而三界之中,均被隐俊误导,人人都以为真的便寻到了峪法山所在。

    血祖“戮神魔天血咒”已经历经十万八千九百劫,再苦捱一十四劫即可大成,已经到了万分关键时刻,不想被龙行无迹与天心摸上山来,他此时功法自可抵达二人,怕就怕,他行踪一露,四海为敌,三界之中再无清修,那“戮神魔天血咒”至此功亏一篑,岂不可惜,万般无奈之下,慌忙逃脱,只能咽下一时暗亏,来日方长,留得青山在,再与那龙行无迹与五行之体慢慢清算。

    龙行无迹细细翻看那猩红斗篷,见斗篷一角有三个金丝小字,他仔细看去,辨的出是“帝日红”三字,却百思不得其解,这“帝日红”究竟是何意思,难道是血祖本家姓名,也未可而知,天心阅历更是浅薄,二人见待于此地再无结果,也怕蓝灵儿等的着急,便随手扔下斗篷,一路狂奔,往山下而去。

    已过中夜,山脚之下,二人远远看见各种法宝绚丽光彩,仿若白昼,而人头当中,一大片空地之上,风紫筝娇踹吁吁,那“义薄云天”金元真则气定神闲,昆仑三清唉声叹气,面露难色,一旁天界紫薇神幸灾乐祸。

    显然交手之下,金元真混沌真元之修更胜一筹,风紫筝已被迫入绝境,若再不束手就擒,只怕气衰力竭,就要被金元真“袖里乾坤”一收而入。

    天心知道风紫筝一定是因为临涧血仇而来到此间,和手持“盘古令”的金元真起了争执,她血仇缠身,言语失当也能理解,若让她在金元真手下受辱,本来误入歧路的她,只怕会更加仇视天、人两界。

    天心加紧脚步,对龙行无迹道:“大哥,我先行一步,去救紫筝师妹。”

    话音落,离火之精如开弓之箭直逼当中缠斗二人,那风紫筝苦战不下,金元真攻守兼备,即使她手中有烈焰墨弓,也徒劳枉顾,败迹大露。

    金元真见时机成熟,他大袖一挥,眼看风紫筝难逃他“袖里乾坤”,岂料,眼前有人影闪过,一股悲愤之意凛然而出,他心中一动,大袖便挥洒不出,天心一招“悲十一”自龙骨绝锋而出,金元真早有领教,再是熟识不过。

    金元真一时走心,风紫筝烈焰墨弓迎头一举,一招“举火烧天”,金元真一个踉跄,风紫筝得势而上,肋生双翅,舞动风雷,咄咄逼人。

    天心见状,龙骨绝锋回首一斩,“嘭”的一声,烈焰墨弓与之相击之下,两件神兵利器纷纷脱手而出。

    风紫筝不管不顾,一双玉掌之下,欺身朝天心面门切去,一声清脆鸟鸣,有异物飞向她双眼,风紫筝本能一式“开山伐木”,回掌来护双眼,手掌到处,只感觉有东西被她一掌打落,一阵哀鸣。

    她愣在原地,天心已经飞身上前,正附身拣起一只不知名的雀儿,神情紧张,不住的轻抚。

    原来,那玉爪见天心遇险,救主心切,奋不顾身,奈何它年幼力微,又相逢的是风紫筝这样的高手,这一掌,若非它不是凡品,只怕小命已经呜呼。

    天心见玉爪哀鸣不止,爱怜之下,他不经有气:“紫筝,你怎能如此胡闹,四处结怨。”

    风紫筝冷哼一声:“你不辞而别,不是故意引我前来吗?”

    天心面色不禁一红:“紫筝,你听我说!”

    “不必了,我本也没有留你之意,知道你一片好心,想告之我‘盘古令’此地现世,那便帮我取来吧。”风紫筝冷笑一声道。

    金元真笑道:“小兄弟,你终于下来了,可有天帝真九羽的下落?这位姑娘性情孤僻,手段险恶,不除难以告慰三界之生灵。”

    天心知道金元真故意卖他情面才肯收手,他微微一笑道:“诸位,此处不是峪法山所在,我们都上当了只怕,这位风姑娘乃我同门师妹,也是报仇心切,望金道长能手下留情。”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