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51章怂恿

三界战神最 第151章怂恿

    见风紫筝嚣张跋扈,居然当着昆仑山,西方极乐世界、天界诸神之面,依旧这般咄咄逼人,彭真率先按捺不住,他大喝一声,一招“烟锁横江”,朝风紫筝招呼而去,金元真也许不清楚风紫筝到底手段如何,但他彭真却在哀崂山万阴洞亲眼见过这个紫衣姑娘的手段,更何况她手中还有那不世神兵——烈焰墨弓。

    彭真心中早有打算,他旨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先机上占得便宜,更何况此刻身后高手如云,想来风紫筝也伤他不能,大哥三界内地位显赫,只有自己先行掠阵,才能为万寿山挽回一些颜面。

    风紫筝冷笑一声:“三清师兄,你可看好了,可怪我风紫筝不得。”

    道德天尊见彭真冒然出手,暗叹一声,悄悄褪下了他手臂弯处的那“金刚镯”,以防不测之需。

    彭真攻的突然,风紫筝面色平静如水,“烟锁横江”招如其名,旨在控制对方,如风紫筝这般身手,自然无须担忧她的性命安危,这也是金元真此时能作壁上观的原因,那风紫筝若真敢伤了彭真分毫,自有昆仑山道德、原始、灵宝三位天尊担待,这“盘古令”觊觎者甚多,这小丫头谁知道是否背后有高人指点,正好一试。

    彭真一辈子修真,造诣全在这招“烟锁横江”之上,此时身后又有诸天神佛依仗,他信心百增,这一剑挥出,劲道直线而出,上下左右分而包抄而去,顿时将风紫筝笼罩其中,他暗暗得意之际,只见风紫筝玉掌微抬,胸前两边分推,继而右掌回旋举天而起,左掌拍地,窈窕身影犹如灵鸟一般冲破“烟锁横江”障碍,飞天之上。

    彭真眼前一花,下一剑便迟迟刺不出去了,他一直以为风紫筝霸道,全凭她掌中的那一双举世神弓,万万没有料到,这女子身法修为,竟然如此了得,不知道强胜自己多少。

    风紫筝跳出束缚,她见彭真分神,知晓是被自己所惊,心中冷笑一声,三分元力自玉掌之中催出,只想给他一个教训。

    这一掌虽只有三分力道,但她身法奇快,说到就到,眼看就要拍中彭真当胸,不料,斜地里,一道光芒暴涨,阵阵灼热气息扑面,她暗叫一声不妙,但掌出无收。

    手掌碰触,灼热坚硬,她胸口一痛,嗓心一甜,只得强咽一口,双脚已不由她控制,“蹬蹬蹬”极速后退,地面之上被她撩起的尘土粒粒飞扬。

    好容易稳住身形,终于一口鲜血没能忍住,张口吐出,她伸手一摆,制止住身后想要上前的风逸。

    举目望去,身前一对鹤发红颜的怪老头正嘻嘻哈哈也瞧着自己,而他们手中,一柄木杖光华流转,一颗葫芦火红如焰。

    风紫筝知晓她定是被这二人阻挠,而让她吃亏的必是光华流转的那一柄木杖。

    她也懒的开口询问,一伸手,烈焰墨弓入手,右手从腰间探出一根烈焰箭来。

    彭真回过神来,见风紫筝取箭,大吃一惊,他见识过这丫头烈焰墨弓的威力,空弦张弓已经是神哭鬼泣,更何况此时她居然取了烈焰箭,他大喝一声:“二位仙翁当心……”

    不光彭真这般认为,那昆仑三清怎会不识得此弓神威,道德天尊不加犹豫,手中金刚镯“波”的一声,应声出手。

    这边风紫筝张弓搭箭,烈焰箭如一条火龙般霍霍已出,焰体炎炎,朝那两位怪异老头驶去。

    这二位正是万寿山护山守护二灵,南极仙翁与北极仙翁,他们见风紫筝从彭真“烟锁横江”之中脱困,不约而同,出手相助,不料那丫头未用全力,登时伤在南极仙翁手中的那一柄天地神兵——行道杖之下,心中暗自得意,猛然听见彭真在身后大声提醒,抬眼而去,果然见那丫头此时突然发难,烈焰箭来势汹汹,势不可挡,慌的二仙翁硬着头皮将手中行道杖与乾坤葫芦一同甩出,但求以二宝之力合力阻击。

    金元真此时也看出不妙,他回首望去,只见那道德天尊手臂舒展,一只白森森的圈子应声而出,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识得那乃道家第一法器——金刚镯,有此法宝掠阵,想来南、北二仙翁应无大碍。

    烈焰剑由烈焰墨弓引出,石破天惊,威力无双,那行道杖与乾坤宝葫芦虽然也位列三界十大神兵之列,怎奈又如何抵挡的住全力而出的烈焰墨弓。

    一声巨响,诸天神魔只感觉眼前一花,但见那烈焰箭被一个白森森的圈子套了个正着,半截箭身已没入了硬土之中,而那圈子正自滴溜溜的绕着烈焰箭转个不停,那不远处,行道杖与乾坤宝葫芦散落一地,显然是被打灭了灵性,神力全散。

    风紫筝惊而不乱,南、北二仙翁只感觉身前紫衣一闪,有冰凉的细软手掌拍在了脑中百汇之穴,体内气血翻腾,周身神力“滋滋”向身外游走,二仙翁慌乱之下,早已不能自己。

    金元真再也按捺不住,他大袖一挥,“袖里乾坤”迅猛而至,但为时已晚,只见两粒真元从南、北二仙翁的头顶百汇破穴而出,彭真颤声道:“吞元噬身种道**。”

    风紫筝忽然感觉一股大力迎面袭来,她不敢大意,顺势将南、北二仙翁的真元吸入体内,慌忙化作一阵清风遁去。

    那二仙翁浑身瑟瑟,被金元真“袖里乾坤”一卷而入,多亏金元真出手及时,若再晚些时候,只怕二仙翁丢掉的就不仅仅是真元,而是身家性命了。

    道德天尊心中过意不去,他上前收回金刚镯,刚想安慰,不料金元真冷哼一声,显然心中不满:“天尊,令师妹吸人真元,若天尊不便出手,我可代劳。”

    风紫筝挣脱金元真袖里乾坤,遥遥站立,听金元真此番话语,激起她心中傲气,她冷眼斜视,嘴角露出不屑。

    天界紫薇神看见风紫筝此番已经触动了金元真底线,心念一动,他慌忙上前道:“金道长,这妖女嚣张跋扈,早已背离师门,她乃烛九阴嫡传弟子,今日非你袖里乾坤不可降服,若再姑息仁慈,只怕会后患无穷。”

    道德天尊喧了声“无量寿福”道:“紫薇上神何必如此,紫筝姑娘一时执念不化,切不可两下皆伤。”

    金元真昂首抬头:“天尊此言,难道我万寿山便怕你昆仑山不可,这小姑娘一再咄咄相逼,视我金元真为大仇,就算是五行之体,也该知晓我取‘盘古令’之初衷。”

    风紫筝冷笑一声:“你难道还能脱得了干系。”

    道德天尊想出言劝解,已经迟了,金元真大喝一声:“‘盘古令’我取便取了,你乳臭未干,仗着鸿钧老祖也休想欺到我万寿山的头上。”

    昆仑三清一阵苦笑,这金元真脾气暴烈,这笔账又岂能算到他昆仑山的头上,而紫薇神则心中暗暗惊喜,但求这二人能拼个鱼死网破,那“盘古令”才好浑水摸走。

    金元真大袖翩翩,混沌不灭之体;风紫筝体轻矫捷,后起不世之才。

    一老一少随即混战于一起,袖里乾坤厉害,风紫筝如花中蝶,水中鱼,穿插游走,不与金元真正面交锋;烈焰墨弓霸道,金元真袖里乾坤可打万物,虚空之音被他尽数收走,但烛九阴一世真元,又加之南、北二仙翁助力修为,一时半会,金元真居然奈何不得眼前风紫筝,但姜还是老的辣,他不动声色,迫使风紫筝离不开他三尺之内,耗尽她体内真元,再一举擒拿,而风紫筝则见金元真手下劲道渐少,不知是计,掌中加劲,烈焰墨弓更是舞的虎虎生威,步步相逼。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