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43章割头

三界战神最 第143章割头

    见榆疙瘩忽然发难,那公子一声冷笑,反手一个巴掌甩出,榆疙瘩连人带那铁犁头便一齐摔到了墙角。

    看来那公子已经恢复如常,他正不慌不忙的自顾穿起方才脱落的件件衣服,他回头走到榆疙瘩身侧,笑着拿起那铁犁头笑着道:“我好心待你,你为何要杀我。”

    榆疙瘩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言不语,那公子道:“好,好,我本想成全你件好事,看来你是不给你自己这个机会了。”

    说完拿起那铁犁头“噗呲”一声,当胸从榆疙瘩老婆胸前插了进去,榆疙瘩两眼一睁,嘴唇死死紧咬,浑身上下不住的颤抖,盯着那公子的双目之中简直要喷出火来,可怜那那昏死中的婆娘,临死连声“哼哼”都未曾发出。

    那公子将地上人头收起,自言自语道:“今夜真是邪门,鬼镇之中何时来了这般一个凶汉,若不是他出手阻挡,我此刻早已经完成使命,哎,当真古怪。”

    说完他忽然回头望着榆疙瘩道:“你方才说你还有个姑娘?”

    榆疙瘩眼神不自觉的朝大床的方向漂了一眼,随即心中感觉上当,慌忙收回目光仍然死死盯着对方,那种恨意只怕将对方生剥活吞都未必解恨。

    那公子何等聪慧,他哈哈一笑,便朝床边摸去,榆疙瘩见状,低吼一声,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又一下从地上蹿了起来,朝那公子扑去。

    只见那公子抬起一脚,“嘎查,嘎查”两声,榆疙瘩双腿之下小腿似乎已经被这一脚踢断了,他额头青筋暴涨,豆大的冷汗从额头迸出,嘴唇、鼻尖、眼角、眉梢,肌肉阵阵的痉挛颤抖,但他还是咬牙一言不发,不知道他到底还在坚持什么,只是处处追随着那公子的眼神,死死相盯。

    那公子也不理会,径直朝床边走去,腊梅此时透过那暗格的换气孔,将外面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她小小年纪,生在这鬼镇之中,多少也清楚外边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她也知道他爹爹咬牙不言不语肯定也是怕惊扰了她与弟弟,此时见暗格眼看就要败露,她始终将腊根压在身子底下,腊根对外面的事情仍然是一无所知。

    见那公子已经一步步的走近,她将小嘴贴在腊根耳边道:“小弟,姐跟你打个赌,我出克睡,你一个人睡噶,不许偷偷呢看,哪个明天起呢晚,就算赢,如果你赢了,姐给你克买蚕豆甩。”(小弟,姐姐和你打个赌,我出去谁,你一个人睡,不许偷偷看,谁明天起的晚,就算赢,如果你赢了,姐姐给你买蚕豆吃。)

    腊根似懂非懂,点点头,便真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那公子走近床前,一把将床上的褥子揭起,伸手在隔板之中一敲,冷笑一声,伸手进去,将腊梅那小小的身子一把拽了出来。

    “不要!”榆疙瘩终于吼了出来,那公子出手如电,一个巴掌上前,榆疙瘩下巴脱落,再也无法开口。

    他将腊梅放在地上,忽然反手之中飞旋出一柄寸长小刀,腊梅惊恐的眼睛还未眨落,他手起刀落,一个人头已经落地,那大眼睛中似乎有几滴泪花还未来得及流下。

    那公子割下腊梅人头,腰间甩出一个木牌,贴于脖颈断头之处,嘴中道:“若不是外面有凶汉阻拦,你年纪尚幼,我本不该取你人头,但形势危急,你也算帮我一个忙了。”

    他将腊梅慢慢疲软的身躯轻轻放下,忽然瞥见了小姑娘胸前鼓起的两点白肉,他饶有兴趣的拿手中小刀挑开腊梅衣裳,细细的把玩了一番,直至尸身僵硬,他才将腊梅脑袋捡起,装进了腰间的另一个口袋之中。

    他走近榆疙瘩,见榆疙瘩大气呼呼,有进无出,双眼依旧睁的浑圆。

    他笑道:“我既取走你家姑娘人头,那柄牌子,我便送你,若你命薄挺不过去,我自会前来收回。”显然,他口中所指,便是刚才他贴在腊梅脖颈之处的那柄“免死牌”,此时已经蓝中渗红,被腊梅的鲜血染红,变成了真正的“免死牌”,只是这“免死牌”偏偏免的不是她自己的生死。

    此时,暗格之中,腊根死死的透过窟窿眼,盯着眼前的一切,他一动未动,就这样死死的一直盯着……

    天已经大亮,那大汉远远的闻见了榆疙瘩家中的血腥之气,他狂奔而至,使劲的喊了几声房门,无人应答,他轻轻一推,房门居然只是虚掩,他一脚踏入,印入眼帘的惨像令他此生难忘,人界百姓的性命,真是微弱的如同草芥一般。

    榆疙瘩直挺挺的跪在当中,双目圆睁,早已经死去多时,他的婆娘胸插铁犁头,也咽气许久,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则是,小腊梅衣衫不整,项上人头早已经不见,他细细察看,独独不见了那个傻小子腊根,他心中悲意涌现,不由仰天长啸,良久良久,他才慢慢的将这一家三口的尸身收拾,买了棺材三副,心中暗暗起誓,一定要查明昨夜那个鬼魅身影,为榆疙瘩一家报仇雪恨。

    那大汉同那一起前来的蓝衣公子将鬼镇周边细细察看一番,仿佛昨夜被他所伤的那个黑影早就凭空而失了一般,问起乡人,乡人对他二人陌生,处处流露出抵触,二人无奈,只能继续扩大搜寻范围。

    西南边陲,处处是起伏和缓,连绵不绝的低矮山丘,鬼镇四周往外延伸百里,更是处处皆此景象,实在难以让人辨认不同,远处眺望,除了鬼镇西北方向有一巍峨雄山接天连地,其余方向皆是一望无际直到天的尽头。

    那雄山有一十三座峰头,山体又处处相连,峰峦起伏,猛然看去,好似一座,细细观之,又一十三座各异。

    西南少雪,而那峰头显然又是洁白晶莹,似是终年积雪不化的缘故,那大汉与蓝衣公子赶近山体跟前,抬头仰望,高耸入云,山腰雾气萦绕,白云飘飘,白云之上只怕就是那终年积雪了,那大汉留蓝衣公子在山下,独自一人上去察看,约莫半日,他黯然回来道:“雪山死寂一片,绝非有人活动迹象,看来我们方向错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