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30章大义贞娘

三界战神最 第130章大义贞娘

    “不必为难大家,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快刀崔余海便是偷窥盖茜茜姑娘之人。”一个和天心年纪相仿的青年挤出众人,昂首站立于风紫筝面前,那盖茜茜闻听崔余海之言,羞的躲在了贞娘背后,嘤嘤的哭泣起来。

    风紫筝怒视着这个叫做崔余海的青年道:“还真没想到这天下间还有你这种不要脸的男人,做了如此龌蹉之事竟还这般理直气壮,你信不信本盟主一掌取了你的狗命。”

    忽然,又有人道:“那也算我一个。”

    “我也有份……”

    “还有我……”

    “那当然也少不了老子……”

    顷刻间,从人群中忽然冒出十来个大大小小的青壮之士,司马云阳定睛一看,这十数人中,无一不是傍晚时分挑选的那百名勇士中人,他暗叫一声不好,知道此事必定事出有因。

    忙对风紫筝轻声道:“盟主,涉事者皆为我入夜时分挑选的明日百名勇士中人,不如让我先行遣散众人,只留这百名勇士,也好过人多嘴杂,各自张扬,导致军心涣散,乱了我方阵脚。”

    风紫筝点点头算是同意,司马云阳这才慌忙遣散了众人,只留这百余名勇士在此间。

    那快刀崔余海这才道:“不是我等卑贱,只是观之前日登山兄弟遭受天雷轰顶,我知道明日之行,凶多吉少,九死一生,不是我舍不得这一身臭皮囊,实在是我等血气方刚之躯,却……却……却还没见过女子身躯到底是何模样,于是,我们商量之下,咱们这一行众人之中,只有红坊府中全是女子佳人,于是,便想着在明日陨命之前,一饱眼福,了却心中憾事,盖茜茜姑娘,我实在对你不起,你运气不佳,被我暗中偷窥,我实在按捺不住,想强行褪却姑娘衣裳,既然事情已经败露,姑娘你的清白也毁于我崔余海之手,现在我只求一死,还姑娘一个清白了。”

    崔余海话音落,“刷刷刷”从队伍中站出十数个人头来,他们与崔余海并列一排,显然,崔余海话语之中的“我等”之数已经尽数摆在眼前了。

    静,四周之中除了快刀崔余海的声音和盖茜茜的低声哭泣,毫无动静,显然,大家都被崔余海所述之言震惊,万万没有想到,如此恶劣之行径的背后却是这么一个让人深深触动的理由。

    良久,那百余名勇士皆同声道:“放了崔余海!我们都有份!放了崔余海!我们都有份……”

    司马云阳悄声对风紫筝道:“盟主,此事……此事,可怎么办才好啊,崔余海不能杀,人心要散啊!”

    风紫筝俏脸一扬,怒从双目中迸出,她忽然扬起了玉掌,众人那呼声戛然而止,百双眼睛一齐盯在了风紫筝的手掌之上,那快刀崔余海两眼一闭,引颈向上,显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且慢!”身旁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风紫筝回头望向贞娘,那贞娘见风紫筝忽然要就地正法,她从深深的沉思中缓过神来,忙出言制止,她对着风紫筝点点头,苦笑一声道:“风姑娘,此事因我红坊府而起,不知道能不能容我说上几句。”

    她不叫风紫筝盟主而改叫姑娘,显然是方才崔余海叙述已经打动了她女性深处难以抹灭的那一丝同情与柔弱,风紫筝虽然未作应答,但她还是放下了那高高举起的手掌。

    贞娘脸上写满了从未有过的坚毅,她慢慢走出,对着这百余名勇士道:“你们有苦衷,我能理解,可是我们也要清白,你们明日要为天下苍生请命,我等女儿之身,修为低浅,不能同往,但也不能就这样被你们肆意作贱吧,我知道,这些其实都不怪你们,怪就只怪这可恶的乱世,三界的主宰,他们的喜好,承载的却是众生的苦难!”

    贞娘的话深深的刺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一直将父母血仇放于首位的天心,至此他才明白,其实这世间有千千万万的人与他一样,都身负各式各样的仇恨苦痛,这一切的仇恨源头其实皆来自于这动荡之三界。

    “红坊府的名声,已经坏在了我的手中。”贞娘一顿之后又继续道:“但为了天下苍生,人界安稳,也值得了,兄弟们,你们不是没有见过女儿身吗?你们可看好了,人界苍生以后就靠你们了!”

    话音落,那贞娘竟然慢慢的除却了身上的衣服,一件、两件……夜的凉深深的刺入了她那白皙丰韵的身体之中,风紫筝惊呼道:“贞娘不可,你这是何必。”

    贞娘凄凄一笑,回头道:“风姑娘,天下苍生为重,贞娘身子又算得了什么?”两行清泪已经从她那一张俏脸之中落下。

    天心于心不忍,眼圈一红,不自觉的暗自闭起了双眼,不忍直视。

    “师父,我陪你!”一声脆生生的话语过后,那原本还在嘤咛哭泣的盖茜茜突然跑至贞娘身旁,三下两除二,面对那明日即将登顶的百名勇士,已经将身上的衣物除下,少女袅娜的酮体和少妇丰韵的成熟,这两大绝色就这般**裸的呈现在百名勇士的眼前,女的落泪,男的不忍。

    风紫筝竟然不知道此时该如何相劝,司马云阳老泪纵横,天心潸然泪下。

    此时此刻,无声估计便是最好的安慰了。

    天心悄然退下,事已至此,自己徒留此地只能徒增悲伤而已,此情此景,小师妹估计也不会大开杀戒了。

    睡意全无,天心就这样陪在父母坟头,不自觉的回味起菩提祖师曾经对自己所言:“若两心常照,一切自然都闪躲不及,但若心存顾虑,便只能从此两不相见。”这隐隐之中,是在暗喻什么呢,他好像有些不敢往下想了:“师父慈悲和善,旨在造福临涧村,又怎么会与血案有关呢?难道……难道师父本就知道凶手是谁,他怕对手厉害,我们不是对方敌手,所以……所以又不善在一众徒儿面前伪装做戏,不得以,只能就此远遁!对了,一定是这样的!可是,师父,你到底在哪儿呢?”

    天心努力的给自己的怀疑找了一个充分的理由,心力憔悴,心中又自言自语道:“算了,算了,明日就要登那不周山了,天界四神当初也在苍穹庄现身,他们一定对‘盘古令’也有所觊觎,我还是先行当面问过他们再做定论吧!”

    想到这般,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