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25章斜月伴三星

三界战神最 第125章斜月伴三星

    那老道正是当今西方教掌教真人准提道长,自从接引道长与他道义相悖,创立佛陀世界以来,便带领信徒教众入了九天之上,相传也在天界极西处开辟了一方乐天,称之为“西方极乐世界”,师兄弟二人从此不相往来。()

    而他也早已不再称准提道人,还是以此菩提树为本,化名菩提祖师。

    菩提祖师见天心多少也知道西方教一分为二之事,便道:“贫道菩提,世间已经不再有准提道人了,我以此树更名,皆源于接引道人佛法世界也由此树之下,我道法教义之中悟出!”

    天心何等聪慧,他忙道:“道与佛本出自一家,道长不必伤感!”

    菩提祖师笑道:“菩提树下常扫扫卧卧,也便不会惹来尘埃,人便也是,常来常往,便不会生疏!”

    天心不明所以,菩提祖师笑道:“正如你与你的儿时玩伴,同门师兄之间,隔阂陡生,显然都是由于分别的久了,异心自然生出。”

    天心内心一阵狂跳,这菩提祖师似乎已经洞悉了他的心灵和他此行的目的,这是何等高深广大的法术,自己的一切,似乎已不需要他再开口,对方早就一清二楚。

    菩提祖师毫不理会此时心跳不止的天心,继续道:“你此番前来,只为寻你父母血仇,临涧血案?此事不难?”

    菩提祖师话音刚落,天心似乎已经将心提及到了嗓子眼,心跳不已,难道……难道菩提祖师知道凶手是谁,他急忙道:“道长,还望明示?”

    菩提祖师却忽然住口,他扫向天心背后的那一柄龙骨绝锋道:“你身后背着的可是三界第一神兵——龙骨绝锋!”

    天心慌忙点头道:“是!”

    菩提祖师伸出手掌道:“能否借来一观!”

    天心毫不迟疑,忙解下龙骨绝锋递了上去,仿佛想到了什么,又道:“道长,此剑笨重,还望道长小心!”

    菩提祖师笑笑,轻轻取下天心手中的那柄龙骨绝锋,一声龙吟过后,龙骨绝锋已经出鞘,天心目瞪口呆,龙骨绝锋现世以来,除了他与大哥龙行无迹,还从未有人能如此轻巧的拿的起这件神锋,更别谈伸手拔出,这菩提祖师当真神通广大。

    菩提祖师喃喃自语道:“哎,龙骨绝锋现世,看来真龙后裔封印已除,希望他当真如接引所讲,不会为祸三界,无量寿福!”说完将龙骨绝锋插回剑鞘,还与了天心。

    天心不明白大哥到底与三界有何等深仇,但听菩提祖师自言自语之中,似乎他单看这柄龙骨绝锋,当日大哥破除“雷寂”封印他便如在现场亲见一般,让天心心中不禁由衷的佩服,原来三界之中还真有知过去懂今生的高人,他静静站立在菩提祖师身前,小心翼翼不敢打断菩提任何思绪,只盼望他感慨过后能早些帮自己指明方向,找到凶手。

    只见菩提祖师继续道:“灵台方寸间,斜月伴三星,人之灵性能通天地,而这灵性来源便在灵台方寸,斜月三星!”

    “灵台……方寸……斜月……三星……”天心小声嘀咕,恍然间心念一动,灵台一明,喜道:“道长,你说的可是一个‘心’字。”

    菩提祖师微微颔首,白须在风中轻扬,他笑道:“正是喻心,你可知道世间与心相近的便是铜镜,铜镜照物,物有显形,物离铜镜,镜中无影,心也是如此,若两心常照,一切自然都闪躲不及,但若心存顾虑,便只能从此两不相见,只要用心,心便无所不住,无物不照。”

    天心冷不丁打起了一个寒颤,菩提祖师的话语之中,他好像听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听懂,他不假思索追问道:“道长,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凶手是谁?”

    菩提祖师摇摇头道:“你下山去吧,我所知道的已经倾囊告知,前路凶险,看似举步维艰,实则大道通天,你肩负使命,一切未明,血仇难报,只因时机不到,当你大仇得报之时,也便是三界迎来一统之际,你好自为之,去吧!”

    天心还欲开口,一股绵柔大力扑来,菩提祖师已经轻挥衣袖,他一身神通竟然不能自己,山风呼啸,他便被卷扬在云中,那风掠过脸颊,吹的他两眼洒泪,只能微闭双眼。

    待风熄身沉,天心定睛一看,自己已经过了昆仑神脉,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这不正是红妙福地后山之地,当年他们师兄妹砍柴常常来的地方吗?冷不丁重回故地,他本就被风吹红的眼中隐隐又闪出泪花来,仿佛一切都在昨日。

    父母在家中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着儿子归来,风若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心儿,你一定随师父好好学经学法,来,娘做的小米粥,多吃一点,就长的结实了。”

    天宝德一旁笑道:“嗯,你娘说的对,也不看看这小子可是我天家的种,那可是顶天立地,天地奇才。”

    天心笑嘻嘻的望着父母,嘴里塞满了那本非精细良米的糙米粥,那可是母亲的味道啊,他已经太久没有闻过吃过母亲的味道了,他知道这辈子再也不能了,但是,他今生今世绝对不会忘记那种味道!

    风紫筝与风扬跟随自己身后,“天心,看,我又拾到一根柴火,今天我们比一比谁拾的柴火多,好不好?”风紫筝欢声笑语的道。

    “天心,我与风逸打赌,又输了他一个月的帮厨,哎!”风扬垂头丧气。

    一切的一切,都在天心的脑海间荡漾,为什么会越长大越怀念呢?早知道如此,自己当年又何必那样每日祈盼快些长大呢?人,为什么总是要这般纠结的活着。

    天心重返红妙福地,那山门依旧高耸,轻轻抚摸那门体巨石,当年师父陆压道人谴来太岁、太斗二神之情之景仿佛又出现在眼前,忽然,天心“咦”了一声,原来,山门虚掩,他明明记得他与风扬当年下山之际亲手将红妙福地大大小小门窗垭口均做了封堵,山门高大,若非修行中人,就算是寻常壮汉若没有十个、八个决计是推不开的,况且红妙福地一旁的临涧村早已经是空无人烟,若非、若非是……天心莫名心中泛起一股激动,他忙一掌推开山门,欣喜若狂之下,不由高声叫道:“师父……师父……是你吗?我回来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