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18章步步巧逼

三界战神最 第118章步步巧逼

    诗冉不知所措,一切太过戏剧神秘,她万万没想到,那个让她既同情又可恨的汉子方才其实时时刻刻都在做戏,而她还傻傻的被对方感染,深陷其中,待昊天忽然出手,当场识破对方,她如梦方醒,心中却仍满是疑惑。()

    她不由问昊天道:“你如何知道他不是凡人。”

    昊天饶有深意的望了诗冉一眼,开口道:“诗冉姑娘,你当真不知道?”

    诗冉摇摇头算作回答。

    昊天这才道:“其实我刚开始也未能识破,待他开始讲他所谓的红颜知己,我便恍然大悟,这世间哪儿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对方明明对你我二人了若指掌,他……他其实是在暗喻诗冉姑娘你。”

    诗冉不由面上一红,她终于找到为什么听方才那南波婉转倾诉之时,她会突然生气,其实,不自然间,她自己也将自己代入其中,殊不知,对方其实就是在暗喻她,现在忽然被昊天点破其中玄机,少女心事仿佛一下大白于世,她不由心跳骤增,脸上燥热起来。

    她忽然不再开口,索性便朝前走去,昊天知道诗冉被他言重心中所想,也便默默跟上,只字不提了,只是他心中好奇:“对方到底是何人,为何对诗冉之事如此清晰,还识得他昆仑身份,太过蹊跷,诗冉与天心、风紫筝的纠缠始于哀嫪山万阴洞,除了当时在场之人,还真想不出会有何人知晓,但观这南波容颜,显然颇为面生,绝对不会是万阴洞中当时之人。”

    二人自从上次发生蹊跷之事以来,一来处处小心提防,一切小心为妙;二来也期待对方再次前来,好探出对手身份。但一连两日,均平安无事,二人之间少言寡语,各怀心事,眼看离不周山愈来愈近,临涧村近在咫尺了。

    前方叮咚作响,似乎有小溪流淌,二人口渴,便朝溪水走去,深秋时节,枯叶败絮落满溪面,昊天忙帮诗冉荡开一片清澈溪面,诗冉故作没有看见,自己往上游多走了几步,弯下腰身,伸出纤手在透凉的溪水中自己荡开溪面,洗干净双手,慢慢鞠水而饮,昊天无奈,苦笑一声,摇摇头自己也喝了几口。

    忽然,溪对面隐隐有动静传来,似乎有男子在轻呼救命,二人此时都听到了声响,忙提高警惕,昊天一跃而过溪面,领着诗冉小心翼翼朝呼救之声处探去。

    但见一片空地之处,一个肥腻的汉子赤膊上身被捆绑在一个大树之上,口舌被塞,那隐隐而出的“救命”之声便是从这汉子“咕噜”“咕噜”滚动的喉中所出,而他对面站立着一个中年农妇,手中正拉开了一张寻常猎户家中猎捕山鸡野兔的普通弓箭。

    那胖汉子见那农妇渐渐拉圆的弓背,满眼惶恐,无奈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心中的那一份惊恐自然更加多了几分。

    诗冉本想出声询问事情原委,但前车之鉴,这荒山野岭,天冷地凉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农妇又如何能将这么壮实肥硕的汉子赤身**捆绑于此,都充满了未解之谜。

    昊天见诗冉今次这般沉的住气,不由侧目望了她一眼,轻轻点头,对她一阵暗暗赞许,诗冉视而不见。

    那农妇见身后来的这二位小年轻对她的举动丝毫不以为然,便真的放开了右拉弓弦之手,但见“嗖”的一声,那汉子浑身使命挣扎,使劲闭起了双眼,但箭音过后,诗冉定睛一看,原来那箭头早被那农妇取来折断了尖锐箭头,只剩竹身,那汉子身上肥膏厚实,没了箭头的箭身对于他来讲如同蚊虫叮咬一般,他睁开眼睛,见自己还有命在,才“啊”“啊”“啊”似在祷告求饶一般。

    那农妇道:“你知道错了,但是已经迟了,你怎么能背着你我十年夫妻感情不顾,与那些寡妇小媳妇眉来眼去。”

    一听农妇此言,昊天不由会心一笑,心道:“果然又来了。”偷瞧诗冉,见她也瞧出端倪,一张俏脸已经满面通红。

    昊天铁笔一出,出声喝道:“若你们真是寻常夫妻,若我失手将你二人打死,我自会偿命。”

    一听昊天放出这般狠话,那农妇与那胖汉哪里还敢再试,农妇搭弓上箭,胖汉挣脱绳索,以绳索作鞭,朝昊天袭来,昊天铁笔本就不是凡品,虽然玉书被毁,但他此时一味追求进攻,反而出招之下比他先前攻守都要兼备还要凌厉的多,铁笔一笔打落箭头,他左手一把握住飞过身前的绳索,巧劲一引,那胖汉“扑通”一个跟头跌翻在地,他铁笔不停,朝那农妇点去,这次,他一定不能再让对方逃脱了,到底是何人拦路使诈,真相马上便要明了。

    “砰”的一声,似乎是空弦迸出的一声箭音,由远及近虚空而来,昊天未见其人先闻齐音,这箭音绝对不是那农妇能够拉拽而出的,但眼前除了这个农妇空无一人,那农妇也恰巧手中玩弄着一只破弓,他眼看就要擒下眼前这两个来历不明的男女,但这箭音凶的可怕,若再不躲闪,只怕要受其重创,他无奈之下,只能暂且收手,放过那农妇与那肥胖汉子,几个翻腾,向后退却,闪入一颗巨树后面,“咔嚓”一声,箭音被身前巨树阻挡,那两人都合抱不来的巨树轰然一断成二,折在当场。

    昊天额头冒汗,诗冉大惊失色,而那农妇与胖大汉早已趁机不见了踪迹。

    诗冉忙道:“你……你没事吧!”

    忽然见诗冉关心自己,昊天一下忘却了害怕,他心中一阵窃喜,慌忙摆手道:“劳烦姑娘关心,不碍事,不碍事的。”

    诗冉一脸急切的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隔空拍断大树?”

    昊天将铁笔在诗冉眼前晃晃开口道:“诗冉姑娘先不要担心,一切自有我在。”这才将诗冉护在身后,朝刚才箭音袭来方向大声道:“何方高人,还请当面望赐教,我乃昆仑山鸿钧老祖座下昊天是也。”他主动道出名号,一来对手太过厉害,希望能以他昆仑之名压上一压;二来观对方情形,似乎对他与诗冉完全掌握,隐瞒已经没有意义。

    昊天的声音远远的朝对面飘去,然而对面死一般的沉静,除了秋风瑟瑟,枯叶沙沙,再无半分动静。

    昊天喃喃道:“方才那绝非掌劲,而是……而是……”

    诗冉急道:“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昊天一拍脑袋,兴奋道:“诗冉姑娘,我知道是谁了,你将心放肚子里吧!”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