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17章蹊跷

三界战神最 第117章蹊跷

    昊天在诗冉不住催促之下,二人日夜不停西北而上,往不周山赶去,穿过丛林沙漠,路途虽然遥远艰辛,但一个心存念想,另一个得美人相陪,倒也不觉乏味。

    这一日,已经临近昆仑山,昊天本想带诗冉上山拜见鸿钧老祖与三位师兄,但一来诗冉并非我族中人,怕生出事端;二来诗冉也心存抵触,不愿多见生人。

    便只得作罢,心想来日方长,当终有一日,能俘获诗冉芳心,在禀明师门不迟,虽然鸿钧老祖门规甚严,最是看重世俗礼仪,但想来诗冉虽为异类,却并无恶行,何况老祖对他甚是疼爱,船撞礁岩自然会直,当务之急,是让诗冉忘掉天心才是重中之重。

    二人就这般绕开昆仑,径直朝不周山前去,前方一片矮林,似乎有人在低语吟唱,拨弄琵琶,诗冉好奇心起,便要寻琵琶声而去,昊天谨慎,她一把拉住诗冉衣袖道:“诗冉姑娘且慢,这荒山野岭,小心有诈!”

    诗冉见其忽然抓起自己手臂,不由一阵厌烦,自从诗冉伤势好转以来,二人一路相随,始终以礼相待,男女有别,丝毫不敢有半点越池之举,虽然今日事出有因,但昊天此举,还是让诗冉心中生出一丝别扭与躁动。她使劲一甩,挣脱昊天手掌,昊天也察觉异样,一怔之下,慌忙放开,二人相视无语。

    诗冉不理会昊天的劝说,自顾寻声而去,昊天怕她有什么闪失,紧随其后。

    前方一株老树之下,一位壮硕男子散发披肩,面树而背,席地而坐,手持琵琶,悲情而弹,一曲琵琶语,两行行人泪。

    那男子情到浓处,专心致志,所弹曲调如软语细嗲,绵长深情,好似对爱人倾肠哭诉,心中万分不舍,对身后走近的诗冉与昊天似乎并未察觉。

    诗冉受其情绪感染,不禁想起离她而去的天心,她忽然对眼前这男子有了许多亲近同情之感,她本想慢慢走近安慰几句,不料走的近了,她忽然大吃一惊,因为那枯树根处赫然躺着一具年轻貌美的女性尸体,只剩上半身躯仰躺于地,下半身已经拦腰而断,地下血迹斑斑,裙裤散落,却寻不见双腿所在。

    诗冉不由“啊”的一声惊呼,琵琶曲应声戛然而止,昊天几个起落,已经越过诗冉,他铁笔出怀,也看见了眼前景象,他不由大喝一声:“你是人是妖,快快转过身来。”

    那人用手撑地,也不站立,慢慢扭转身来,依然盘坐于地,二人终于看清了这个可怖古怪男子的样貌,但见他四十岁上下,倒也生的面容清秀,不似可恶之人,只是眼窝深陷,双目无神,嘴唇发白,发髻凌乱,泪痕两道滴滴散落胸襟,已经打湿大片,似乎他已经在此就这般呆坐多日了。

    昊天见对方痴痴傻傻依旧静坐于地,不由又是一声喝道:“你装神弄鬼,树下那女子到底是否惨遭你的毒手。”

    “小蛮,我可怜的小蛮。”那男子见昊天问及树下女子,这才失声而出,看来,那具女尸生前有个这般俏皮可爱的名字,而此刻却已经冰冷无息了。

    “她叫小蛮?她到底是谁害死的?”诗冉忍不住开口。

    那男子抬头注视诗冉与昊天二人,开口道:“好美的女子,好俊小伙,既然爱了,就一定要从一而终,千万不敢朝三暮四,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缘分最是难得。”

    这一句莫名之语从对方口中迸出,昊天心中一阵狂跳,诗冉则满面通红,刚想摆手告诉对方她与昊天其实只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

    不料那男子忽然又开口:“小蛮,你还是死了,你痛不痛了,我好心痛啊!”他忽然伸手看了眼手中的琵琶,低语道:“你看,我还是杀死你了,这琵琶之上的弦轴我便是拿你腿骨而做,这样,你便在也不能离开我了。”

    二人一听之下,皆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小蛮便是被眼前这男子杀死,还残忍的将其腿骨做成了琵琶,然后做此哀嚎弹奏以表相思,天下哪儿有这等荒谬之事,亲手杀死对方再哭诉难舍,此人一定绝非善类,若不然便是疯了。

    诗冉不由大怒,她眉头一皱,冷哼道:“你这人怎的如此不通人性,小蛮到底与你何仇,你要这般残忍。”

    那人呆呆道:“小蛮与我不仅无仇,且是我南波这一生挚爱之人,红颜知己,只不过,我若不亲手杀她,又怎么忍心让她惨死于我的夫人之手。”

    “啊!“二人又是一惊:“你还有个老婆。”

    那自称南波的男子苦笑一声:“试问这天下男子,哪个能没有老婆,我与我老婆师出一门,自小青梅竹马,自然我要娶她为妻,然而婚后,我偶遇小蛮,她温婉贤淑,又于我百般依顺,日久生情,我们就不禁爱恋,但是……祸起红颜,我老婆又岂能容她半路夺夫,横插一脚,定要杀她已决后患,我左右为难,终于下定了决心……”

    诗冉怒道:“你这人好生奇怪,你与小蛮两厢情愿,为何过错要她来承担,你这般狠心下手杀她,事后又惺惺作态,不怕天打雷劈吗?”

    “我夫人与我两小无猜,毕竟小蛮后她一步,我也是迫不得已。”南波轻轻抽搐道。

    “你……”诗冉怒不可遏,她挥起玉手,欲给面前这假仁假义的南波一个巴掌已泄心中愤怒,不料昊天铁笔一挥,冷笑道:“何方妖人,你故弄玄虚,到底意欲何为?还不现形!”

    南波手中琵琶一挥已经挡住了昊天铁笔,他忽然长身而起:“昆仑弟子怎能这般无理,你不欲同情也就罢了,怎可突施手段。”

    昊天见对方果然不是凡人,铁笔笔尖一点,横摆笔身,便朝他胸前敲去,逼的对方连连后退,嘴中道:“你既识得我的身份,可知此地还处于我昆仑境界,怎敢装神弄鬼这般嚣张。”

    南波冷笑一声,手忙脚乱之中擦去泪痕,手中琵琶小头再握,大头劈头盖脸朝昊天打来,昊天早已试出对方手段平平,他故意迎头诱敌,待离的近了,侧身闪过,铁笔正中对方胸口,一声“惨叫”,南波已经被击打在地下。

    南波将手中琵琶作拐,半搂于怀,艰难的单膝跪地而起,他面部露出一丝诡异笑意,慢慢说道:“希望二位听我之劝,好自为之。”说完一阵风起,他竟然依附手中琵琶,御风而逃,看来,他手中琵琶也并非凡物。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