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09章盘古扳指

三界战神最 第109章盘古扳指

    媚娘顿了一顿,令人将昊天提将在她身前,这才道:“只因为‘盘古令’与那‘盘古扳指’二者合二为一,才有大用,陆压当年大意之下,发现‘盘古扳指’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临涧全村上下血染长河,而染指盘古扳指者,陆压心中必定有数,但绝不是我等兄妹,他不便明说,定是有难言之隐,最终无言面对你们一干徒儿,更加让他心生余悸的便是混沌前我们大摆‘万劫屠龙阵’围杀真龙一役,天地变色,苍生哀嚎,万千生灵惨遭涂炭,而‘盘古扳指’的现身,必定引出手执‘盘古令’的真龙之遗脉真血——龙行无迹的再次现身,至此三界大乱。 若不是陆压老道觅得小哥你的出处,临涧村又岂会成为众矢之的,又怎会引的三界觊觎者前仆后继前往一探究竟,继而让‘盘古扳指’遗失,无辜牵连小哥父母乡亲性命,这样一来,陆压老道便是所有事情起末的罪魁祸首。”

    天心听的不由心惊目跳,这一切全由这大凶之一的媚娘口中所出,到底是真是是假,若是假的,她又岂会对临涧村发生的诸多事情始末知道的一清二楚,滴水不漏;若是真的,听她意思,他们兄妹便不是真凶。

    天心仰天一声长啸,抬眼望向媚娘道:“我岂能信你?我大哥龙行无迹心胸阔达,善恶分明,绝非谣传中大凶大恶之人,师父陆压道人虽然放荡不羁,但更加不是善恶不明之人,他若真如你口中所诉,明了一切真相,他又岂会置而不顾。”

    媚娘笑道:“龙行无迹是善是恶,三界虽然不知,但他先祖却是这三界之中恶中之恶,你若参与混沌之初那一场恶战,你便会明白,陆压心中自然会生出忌惮。再有便是,夺宝杀人者乃陆压熟识之人亦或便是他自己呢?”

    天心一怔之下,心中竟然莫名一痛,他忽然“刷”的一声,拔出了身后的龙骨绝锋,紫气大盛,萦绕剑身,天心自得龙骨绝锋以来,还从未主动出剑,此刻身不由己,剑由心发,一阵龙吟过后,天心身未动,剑未扬,一股悲痛之意如狂风掠地,朝面前万众魔族全境压去,媚娘一惊,一股压迫之感陡然生出,她脱口道:“神兵之宗,无往不利,不坚不催,且试天下,龙骨绝锋,果然是龙骨绝锋,传闻果真不假。”面上不由生出些许羡慕之色。

    她见天心面上悲伤,忽然出剑,忙道:“小哥,你若不信,我自会让你相信,此处还有一人,这‘盘古令’之秘密,便是他为了救他的心上之人,全盘脱出给我的,因为我也是刚刚得知,哈哈哈!”媚娘得意洋洋,不由笑出声来。

    “你也是刚刚得知?”天心愕然,若真是这样,四凶嫌疑可真的又少了几分,这不可能,不可能。

    想到此处,天心心中莫名一痛,不由低声喝道:“到底是谁告诉于你?”

    媚娘一指身旁昊天道:“自然便是鸿钧老道随身童子,当日他也曾参与苍穹庄一役,对于‘盘古令’与‘盘古扳指’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天心面向昊天道:“昊天公子,她口中所诉可否属实,你不必受她胁迫,我定将救你与她出去。”

    显然,天心口中的后一个“她”是指诗冉。

    昊天苦笑一声道:“天心小兄弟,她所言的确属实,那‘盘古扳指’其实是盘古大神一生以力证道的封印之门,非‘盘古令’不能打开,我也是得鸿钧老祖亲言相告,想必三界之中,的确鲜有人知,得‘盘古令’打开‘盘古扳指’将会承接盘古大神一生神力,傲视三界,这也便是传闻当中得‘盘古令’便可号令三界的秘密所在,只是……只是……”

    天心道:“只是什么?”

    昊天吞吞吐吐道:“只是这‘盘古扳指’的确是在小兄弟师父陆压道人手中遗失?”

    天心不由冷笑道:“是又如何?”

    媚娘笑道:“是,那便只需找到陆压道人,一切真相便可大白?”

    天心横眉怒目,媚娘又道:“不过……”

    “不过什么?”天心内心已经大乱,悲痛之意渐浓,他只想将这些视为当年血仇之嫌的恶人一斩而快。

    媚娘道:“不过不找陆压道人也罢,只要找出‘盘古扳指’的下落,小哥仇家自然能浮现水面,这其实也简单,染指‘盘古扳指’的必定会觊觎‘盘古令’,只要小兄弟找出‘盘古令’顺藤摸瓜,想必也会大有收获!”

    彭真一听媚娘此言,不由心中吓了一跳,暗叫一声:“坏了。”忙站出来道:“放屁,我大哥金元真虽然也得有半截‘盘古令’,却始终窥不破其秘密所在,他怎会知道这其中许多蹊跷所在?”

    媚娘笑道:“小哥,你看,早有人按捺不住,我兄妹这么多年,一直被小哥你们冤枉为仇家敌对,我今日特来,一为冰释前嫌;二为替小哥找出真正的凶手所在!”

    彭真大汗淋漓,他见识了媚娘与天心的手段,此番情形之下,对他极为不利,只能保全性命,回去提点大哥金元真,让其早做准备。

    天心听媚娘这般说来,心中稍稍平复,他冷静下来,细细想来,媚娘所言也不无道理,如今已经到如此地步,又有这般线索,何不就让他放手一查,用真凶慰藉父母与父老乡亲在天之灵。

    媚娘见天心有所平复,她将诗冉与昊天推至身前,对天心道:“小哥,我先行放了这二人,不知‘盘古令’?”

    彭真忽然提高声音道:“混账,那你此番索令,岂非也有莫大的嫌隙。”

    媚娘媚笑道:“我若真有嫌疑,又何必今日将‘盘古令’之秘密全盘告之,小哥心中自会权衡,只怕有人屁股着火,坐立不安了。”

    天心忽然随手一扔,那半截‘盘古令’呼啸着朝媚娘飞驰而去,媚娘伸手一把抓下,一声媚笑道:“小哥,我等就此别过,希望你早日大仇得报?”

    说完一声令下,黑风咋起,黄沙漫天,片刻间,漫山遍野的魔众消散的无影无踪,昊天一擦脑门虚汗,将虚弱的诗冉轻拂臂弯,低声道:“天心小兄弟,我护诗冉姑娘先行一步了。”

    天心点点头算是作答,他在风紫筝面前努力不去望诗冉一眼,以免节外生枝,诗冉身不由己,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任由昊天搀扶而去。

    风紫筝冷“哼”一声道:“自作聪明?”也不知道是指天心放走媚娘,还是针对他放走诗冉,反正言语之中,冰凉鄙夷。

    天心望向彭真:“彭道长,那半截‘盘古令’在道长大哥手中,还望彭道长提前捎个音信,我天心不日亲临,万望赐教则个。”

    彭真满头冒汗道:“小兄弟,那媚娘也自小兄弟手中取走半截‘盘古令’,她并非我辈中人,岂不是嫌疑最大,她故布疑阵,危言耸听,骗取‘盘古令’,假若真的‘盘古扳指’早被她所取,那后果……”

    天心打断道:“道长自可放心,我与她‘盘古令’只为救人水火,一切后果,我自会承担,她与我坦诚相见,我不能小人待之,谁将是害我父母及乡亲凶手,我定将查个水落石出,道长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也自会公平求证,不言出身,只论事实!”

    天心正气凛然,彭真一时语塞,默默退回,天心对风紫筝道:“你若不放他们而行,我必然不会答允。”

    风紫筝此时也心神疲惫,她挽起烈焰墨弓,大步朝前走前,风逸、风羽紧随其后,远处传来风紫筝的声音:“天心,临涧血仇,你其实就是罪魁祸首,还有你洞中誓言,若有违背,我风紫筝绝不会原谅于你!”

    三个身形越来越远,声音句句落入众人和天心耳中,今日之风紫筝,绝不是当日的那个身披紫衣常绕其左右单纯可爱的小师妹了。

    天心一阵心痛过后,方遣散众人,众人犹如捡了一条性命般,四下散去,天心回头问风行道:“你去哪儿?”

    风行叹了口气道:“天心,我先前误会了你,你其实是真正的汉子,我先回昆仑山拜见师父,追查真凶我自当竭力相助。”

    二人抬起右手紧紧握于胸前,天心道:“不想我们一行出来,如今四分五散,他日你得见诗冉姑娘,还望代我好好照料。”

    风行点点头,收起一向孤傲,与一旁福扬做了告别,独自离去了。

    福扬这才喧了声“阿弥陀佛”双手合十道:“天心,我也回去禀明师父,他日我们再次重逢,必定是凶手落网之时。”

    天心上前将他抱于怀中,福扬感慨万千,终于放下心中包袱,放下始终合十的双手,张开双臂相拥了天心,二人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苍茫的天底下,夕阳西下,暮色已渐渐浓郁起来,一个孤独的身影在这荒凉凄惨的哀嫪山上,就这般静静的站立着,久久没有动弹,刹那间,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已经远离,他又剩下了孑然一身,心中的那一番仇恨何日才能冲出这暮色,迎来明日之光明,他不得而知,可谁又知道呢?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