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105章正面交锋

三界战神最 第105章正面交锋

    头顶一片大明,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方圆几里密密麻麻站满了奇形怪异的魔界妖人,他们身着赤、白、青、黑、黄五色服饰,分立于东、南、西、北、中五方位,不必看,他们脚下必有阵形相生相克,已经将疲惫不堪的一干众人团团围住,就只看这人头攒动,众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叫:“不好,小命休矣!”更不敢想象对方已经早早部署,以逸待劳,摆好了阵法,只待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这是和隐俊之魔族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也是天心与这么多的魔族之众第一次正面交锋,他四下里观望,见他们倒也生的与常人无异,只不过较为粗犷野蛮,装束更加大胆奔放而已,与他先前见识的修罗族众比较起来,凶恶似乎还颇有不及。

    殊不知,其实魔族也皆由凡人悟道而来,只不过对于天道而言他们所悟之道乃是魔道,更为让人频频诟病的是,他们魔族不拘一格,不似天道般有诸多戒条法则,他们随性而为,门槛低简,所以族众广茂,其中不乏三界之中精怪草木修得人身,再而悟开魔道,世代成魔,所以他们打扮异相,其实只是他们为保本来面貌或者与生带来的一种生活习性罢了,然而魔族之中能力广大者,其实还是那些凡人修身而来的大魔,他们比之精怪草木,省去了千年化身成人的劫渡,比肩天界仙人,魔族隐俊便是三界娇娇之子。

    但一想到父母血仇,天心不由的对这千千万万的异类涌生恨意鄙夷,他极力近观远眺,想找寻当年那一晚在红妙福地与自己交过手的混沌四凶是否今日也会前来,当时交手之际,自己尚不知道父母已经遭遇不测,否则,他和师父陆压道人又岂会平白放这四凶远遁天际,大仇迟迟不能得报。

    忽然,有一黑袍绿脸的清瘦老者,布遮半面,徐徐从魔族一众当中分水而出,他阴测测的笑道:“很好,很好,不想尔等少年英雄,尚能在烛九阴手下全身而退,还替本宗拿出了烈焰墨弓,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说完目不转睛盯着风紫筝全身至上而下一番打量。

    风紫筝一阵寒意,被这老者盯的浑身不自在,但她今时又岂是昨日之风紫筝,她傲然道:“你好狂妄的口气,可敢报上名来,让本姑娘见识见识,烈焰墨弓绝不伤无名鼠辈。”

    那老者绿脸凄惨,面不改色,冷冷道:“这般如花似玉的一条美人儿,若我那四弟一会前来,自然心软留情,但是我毒宗可不会怜香惜玉。”

    “毒宗。”众人皆是一惊,魔族一向在三界之内极少走动出手,但今日一出手,便是毒宗这般的大宗师,让人不禁胆寒。

    天心则更是心中怒火中烧,当年他与那血祖、媚娘、贪狼均有一面,唯独缺了这毒宗,而师父当年分析,也正是这毒宗趁那三凶纠缠他红妙福地之时,趁机对临涧村酿成了血案。

    这毒宗,不正是自己苦苦找寻多年来,亲手害自己父母与乡亲性命的第一刽子手,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天心此时手心不由捏汗,拳头已经握紧,他的眼中似乎有火舌喷薄而出。

    而他们红妙福地一行小孩当年都曾多次分析血案个中原委,对这混沌四凶更是念念不能相忘,陡然见这黑袍绿脸的老者道出自己的姓名,风紫筝也如天心般不由握紧了手中的烈焰墨弓。

    毒宗见当前这几个年轻男女都不由对自己咬牙切齿,跃跃欲动,他不明其理,只当众人临死之际想放手一搏,不由哈哈大笑道:“你这一干乳臭未干的小子,这般急于求死,那需怪我不得。”

    风紫筝更不搭话,烈焰墨弓虚空一张,她右臂一拉,弓如满月,一股强大的音浪朝毒宗铺面而去,就在此时,天心九重“八荒**天地玄黄血经”也在瞬间出手,福扬的四季剑法之中,一招“冬雪曼舞”由寒暑剑迸发而出,三人愤怒之中,心意相合,他们全力一击之下,天地动容,日月无光,慌的那毒宗想退已经有所不及,更可怜那中央黄色服饰的魔族千众,在这致命一击之下,措不及防,纷纷躲闪不及,伤残一片,四下逃散。

    而毒宗大意之下,万万料想不到对方随随便便站出三人,轻描淡写的一击之下,就有如此之威,那掌意和烈焰墨弓音浪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就连那剑意都不能小觑,他日也必定大有所成,他提起一口混沌之气,拼劲体内所有真元之力,像后方掠去,想拼着自己一身修为功法,尽量将所受伤害将至最低,也亏是他千年之修,混沌之体,被那掌力、箭音、剑势一击而中之时,他已经身在三、四里开外,饶是如此,还是胸中一阵闭塞,嗓子湿甜,大口大口的鲜血汹涌而出,浸湿了遮面布袍。

    终于性命得保,毒宗暗自心悸,不由后悔自己言语过多,给了对方太多机会,自己才会遭此重创,若自己一上来便施以毒攻,对方早就手到擒来,而此刻,他已经在也无力出手,那中央魔族溃不成军,阵法大乱,若他们此时趁势而出,局势将一发不可收拾,这可如何是好,就在他踌蹴之际,一声媚笑:“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最近频频失手,可有损我们混沌之名啊?”

    一个青衣美妇飘然而至,酥胸半露,浅衣薄裙,美玉无瑕的大腿雪白圆润,晶莹剔透小腿修长纤细,更难得可贵的是,这美妇有着一张三界之内决计无寻的一张媚脸,若方才天心冰棺中的女子已经是绝色,那这美妇更是绝色之中最具丰韵的。

    众人远远一望之下,都不由心神荡漾,更不敢想象若她走近跟前,那将是何种境况,就连天心与风紫筝、福扬等再次与这美妇相见之下,还是不由心神受她媚功牵引,内心惊起一阵涟漪。

    天心等人心中有恨,何况今时不比往日,当日的懵懂少年而今个个身负神功绝学,修为镇至化境,媚娘媚功已经在他们几人当中大打折扣。

    毒宗气喘嘘嘘,轻道:“媚娘小心,当前那三个着实厉害,你可注意了。”

    媚娘越走越近,她不由爽朗的笑道:“哟,我说是谁呢?这不是当年红妙福地那些个毛头小子吗?不想多年未见,男的俊美,女的俏丽,我们有缘再次相遇,真是有缘啊!”

    天心心念收敛,不受她谄媚之侵,开口道:“媚娘,当真是大道虽阔,你偏偏不走,羊肠窄狭,你偏偏独行,当年临涧你害我父母乡亲,我们师兄妹不敢忘记,苦苦找寻你们混沌四凶,不想,今日终于得见?父母血仇,乡亲惨案也该做个了断了吧!”

    媚娘一怔之下,已经明白天心所说所想,她浅浅一笑,朱唇白齿微动,一声呢喃软语传入天心耳中:“你不是月夜下打谷场的那位小哥吗?原来也有这般非凡之表,你说当年你们父母惨死,要找寻我们兄妹报仇,这岂不是一个大的笑话,你又何处知晓我等兄妹便是凶手,难道就为了惨案当夜,我们在红妙福地与小哥曾有过一面之缘,你便如此武断,这样草率,令姐姐我痛心不已啊!”

    天心本想当面质问于她,不料却被这媚娘一番抢白,自己先行说了出来,这样一来,让他顿感被动,竟然不知该如何还口了。

    风紫筝冷笑一声:“好一个不要脸的老妖精,一大把年纪的,学人家装嫩,做人家姐姐,若我们血仇不是你等所为,哪儿有这般巧合,你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惨案那夜你们四凶一齐现身?”

    媚娘行走三界,老练沉稳,何况她当真有一副天下绝美的面容,她听风紫筝出言不逊,莞尔一笑,看了风紫筝一眼道:“小妹妹,在姐姐面前,你的容颜只怕微若萤火,你又何必气恼,容颜天生注定,妹妹你也不必自寻烦恼!”

    “你……”风紫筝便说不出话来,先有诗冉美丽动人,将她一比而下,继而又出现了媚娘这老妖精,更媚的让她也不由心动,女子天**美,她便认为天心也自然是贪恋诗冉美色,回绝伤害自己,心中便对这些美丽的女子心中不由生出厌恶,更何况,这媚娘还与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