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96章心魔

三界战神最 第96章心魔

    果然,烛九阴忽然看向风紫筝道:“小姑娘,老夫与你颇有面源,你可若接下老夫衣钵,替我接管这‘聚魂集魄草’,与负心小子一较高下。”

    风紫筝心里一惊,若能挫败天心,自然能大解胸中闷气,但……但……这烛九阴与自己门派有别,道义相悖,她如何能……如何能……

    一旁昊天与风行也相继开口:“紫筝,千万莫听这凶人妖言惑众;紫筝,不可意气而行。”

    见风紫筝还在犹豫,烛九阴忽然伸出那枯瘦如柴的干瘪双臂,“呼呼”两掌,掌中暗藏两只巴掌大小的飞梭,化为两道光芒分别击向石棺中的诗冉和愣在一旁的风紫筝。

    天心暗叫一声不好,电光火石之间,哪儿容他多想,他离的风紫筝颇近,诗冉较为长远,若救了风紫筝,就一定救不了诗冉,而去救诗冉,风紫筝必定要伤在那飞梭之下,他一咬牙,看了风紫筝一眼,飞身朝石棺掠去,起身之际,他不忘右手一探,探出身后龙骨绝锋,朝飞向风紫筝的那枚飞梭飞扔而去,只盼能打下飞梭,从而一举两得,同时救得二人。

    眼看石棺就在眼前,飞梭也闪电般将至,不料,忽然也冲出一人,挡在他的前面,他一挥手,拨开那人,张开双臂,一把抱起石棺,向洞口纵身跃去,不料,飞梭快他一步,“砰”的一声闷响,击在他的后背,那离壤之土夹杂枯木逢春瞬间在他全身游走,替他遮挡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而棺中诗冉安然无恙。

    他一扭头,见倒在一旁的昊天,显然,刚才昊天也一冲而出,欲救棺中诗冉,只是措不及防,被疾驰而至的天心一掌拨开,此时见诗冉没事,昊天也不由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天心对他一笑之下,表示感激,这才望向风紫筝。

    只见风紫筝面色通红,显然对刚才他的所作所为大大震惊,龙骨绝锋散落在一旁,飞梭压在剑底,风紫筝心中已经乱了方寸,痛心疾首,心中默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纵身上前相救的不是我,而是她……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忽然,她望向烛九阴,见烛九阴正在慢慢对自己招手微笑,她心念一动,耳边忽然一片宁静,似乎完全阻隔了众人的一片惊呼与叫喊,径直朝烛九阴走了过去。

    散落在一旁的龙骨绝锋,九祖心中好奇,忙上前去帮天心取剑,不想一探手,那剑却好似地上生根,又似与这大地混为一体一般,任他如何用力,剑身纹丝不动,彭真冷眼斜视,脸上写满了鄙夷。

    马王爷一见之下,也不由好奇,他也上前去试,不料却和九祖一般无二,他忙招呼力大无穷的牛王爷来取。

    牛王爷探手之下,憋的满面通红,他拿得起三山五岳,却撼不动这龙骨绝锋,众人都不由围着这神兵唏嘘不已。

    殊不知这龙骨绝锋乃三界天地间第一利器,传闻虽多,但亲见者甚为稀少,又因它乃真龙之骨所化,剑身也便依附了真龙之力,若非真龙血脉或者真神灵脉,试想这天地间又有几人能有伏龙之力,而天心乃女娲精血所化,本就是那天地间少有的真神遗珠,又追随陆压道人多年,这柄神锋在他手中,自然举重若轻,得心应手。

    天心见风紫筝犹如魔障般朝烛九阴走去,他不禁心下大急,他欲上前阻止,不想斜下里风逸一声冷笑挡在他的面前道:“天心,几年不见,不想你居然修得一身好功夫,今日里真是出了头彩,你我多年不见,难得今日重逢,我可要好好请教请教了。”

    天心眉头一皱:“风逸,此地吉凶难测,你这是何意,来日方长,你今日有意阻挠,难道眼睁睁看着紫筝师妹误中他人奸计,你我兄弟相残?”这几句话说的义正言辞,似当头一棒,弄的风逸一时语塞。

    福扬看好时机,走近二人,双手合十道:“风逸,天心一片好心,你千万别误拂了他的心意,阿弥陀佛。”

    风逸见风扬此时遁入佛门,他心中本就瞧不起他,不由怒道:“你也好意思开口训导于我,你本是道家门下,改入别门,你有何脸面在此说教,就凭你手中的寒暑剑,只怕我风逸还未放在眼中。”

    福眉性情暴躁,见风逸如此骄横无理,偏偏天心与师兄又处处容忍,他不由大怒,腰间惊魂锤一出,大喝一声:“好小子,嘴巴这般厉害,就不知道手段到底几何,师兄,待我好好与你教训于他。”说完一招朝风逸击去,风逸措不及防,他只想缠住天心,让风紫筝习得烛九阴之法,不料先是风扬,后有这黄眉小和尚,竟然鲁莽出手,迫使他不得不迎战接招。

    福扬也不阻挡,他只是对着场中二人道:“你二人点到为止,切莫伤了和气,善哉善哉。”

    不想场中二人皆是鼻中冷“哼”一声,看来双方早已经彼此看不顺眼,招招凌厉,使尽浑身解数,丝毫不让,好在二人旗鼓相当,一时倒也无关性命之忧。

    那烛九阴已经将风紫筝招自跟前,他见风逸未能拦下天心,不由阴笑道:“小子,你怕了。”

    天心毫不理会,他走近龙骨绝锋,众人纷纷让开,但见他右手轻轻一探,那龙骨绝锋入他手如入无物般,众人皆不由喝彩。

    忽然,风紫筝怒目而视,天心不由停下了脚步,但闻风紫筝道:“天心,你若心中还有愧疚,便等前辈授我神功,到时候‘聚魂集魄草’你若真有本事,我便双手奉上,若你心中真的便毫无愧疚之言,那你便动手吧。”

    这一句话语袭来,天心面如死灰,众人也不由心中一凉,这姑娘看似单纯如水,不想“情”字当前,心机陡增,逼的这旧时情郎此时此刻进退两难。

    烛九阴笑道:“小子,你若能等我授紫筝‘吞元噬身种道**’,届时紫筝自会代我与你一较高下。”

    一片哗然,天心心中暗道:“‘吞元噬身种道**’便只听这功法名字,也充满诡异邪恶,紫筝怎可如此不智,为了与自己作对,白白误了自己一世清白,可如今骑虎难下,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只是他涉世未深,又没有身陷与风紫筝的“情”字当中,他哪儿能体会的到,被“情”伤之人的一意孤行与不择手段。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