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95章祖凶

三界战神最 第95章祖凶

    只见刚才玄冥消失之处,慢慢出现一个枯瘦老者,而他身后,一个巨大的身影怀抱着他,那身影正是刚才那败于天心手中的玄冥,而那枯瘦老者,显然行动不便,众人细看之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那老者不仅单单只是行动不便,而是根本就没有双腿,他脸颊瘦扁,眼窝深塌,稀松的白发垂于脖颈之处,饶是这般猥琐残疾,偏偏那一脸戾气与浑身散发出的阴冷之气偏偏让人不敢小看于他。()

    他一双浑浊的眼睛正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天心,充满了警惕与寒意;然后朝风紫筝望去,那眼神中马上显露出些许温柔出来。

    昊天见自己刚才就被被样一个细瘦老头一巴掌击中,他只道对方是趁他一时不备偷袭得手,心中窝火,手中铁书一扬,便对着那枯瘦老者纵身跃去,他虽和鸿钧老祖无师徒之名,但鸿钧老祖早已对他和身边道德、灵宝、原始三位爱徒是一般看待,只是修为高低,各看潜质了,这百年来昊天在鸿钧老祖左右,耳濡目染,也是一番精妙纯正道家真玄,出手之间,足以石破天惊,撼天震地了。

    不料对于昊天的突然出手,那枯瘦老者不急不忙,他伸手取下玄冥手臂之上悬挂的烈焰墨弓,虚空一拉,箭音气势如虹,直逼昊天,昊天深知此弓来历,也没有天心的五行之体护身,他不敢托大,铁书格挡胸前,催动掌中真玄,相迎那破空箭音。

    一股大力铺面,耳膜昏胀,铁书险些脱手而出,他面如土色,明明刚才天心硬捱之下,一如常态,他只道这箭音再过凌厉,自己全力之下也能与之旗鼓相当,不想出手之下,自己溃不成军,若再强行出手,只能自取其辱,心中震惊之余对当年有过一面之缘的这个天心更加留意上心,这小子到底有多少本事,已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那枯瘦老者也不理会昊天,他将烈焰墨弓收起,似乎断定那昊天不敢再次出手一般,他才抬眼对天心道:“你身后所背,可是天下第一神锋——龙骨绝锋。”

    众人终于眉头大开,看来刚才天心那一柄能与烈焰墨弓抗衡之刃十之**便是传闻中的那一柄龙骨绝锋了,大伙都不自觉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天心脸上。

    只见天心面不改色,淡淡的道:“正是,前辈如何称呼。”

    那枯瘦老者哈哈笑道:“笑话,你们敢擅闯我万阴洞,居然不知道我烛九阴之名。”

    一旁有人已经面色大变,这烛九阴乃混沌十二祖凶之首,只是这千百年来,他们其中大部分已经销声匿迹,传闻早已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于这混沌之中了,他们在当年祝融、共工的那一场水火大战之中,立场不尽相同,相柳、浮游、英招等人各尽其主,其后也都踪影全无,不想此万阴洞中又惊现烛九阴,自然不必说,那玄冥、句芸自然也在十二祖凶之列,只不过相较于烛九阴,他们在三界之中名声不响,众人少有听闻罢了,而此刻,祖凶之首突然现身,那他们身份,就再明了不过了。

    天心一愣之下,开口道:“我今日前来,只为取那‘聚魂集魄草’,救在下的一位好友,不料在此间偶遇我一众故人,我等打扰了前辈清修,实属万不得已。”

    烛九阴冷“哼”一声:“‘聚魂集魄草’又岂是你说的这般简单,你想拿便拿,我这万阴洞难道如田野小道一般,任你等黄毛小子随意肆虐。”

    天心道:“前辈,在下十万火急,若还有其它方法,我等今日决不会如此冒昧,在下的那位好友,若不是得以在‘冰心锁魂棺’中为其续她仅剩的一魂一魄,只怕早已……早已……”

    天心心下难过,只想自己若以真心告之,能博取对方同情,换得那“聚魂集魄草”,又能免于干戈,不料情到浓处,竟不忍心说出对诗冉不吉的话来。

    烛九阴摇摇头道:“任你说破大天,也于事无补,我本有十二弟兄,历经千百年来,早已魂归天地,只剩我与句芸、玄冥空守万阴洞,本想与世无扰,长眠此处,不料你等找上门来,杀句芸、夺神目,伤玄冥,抢神草,我如何能忍。”

    天心转头对玄冥道:“玄冥前辈,恕在下刚才无理,你要如何解气,我一切随你。”

    烛九阴开口道:“三只眼的怪物留下性命,你留下龙骨绝锋和棺中女子,我自会救她性命,你与这位紫衣姑娘天地一对,双宿双飞去吧。”

    马王爷一听之下,不由大怒:“狗屁,好你个残废老头,若不是看你没有双腿,我不便出手,你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牛王爷这次没有附和,而是冷冷的道:“马兄,静观其变,看这小子如何应付,你这么急于找死,我可不想奉陪。”

    马王爷一脸不甘,悻悻的小嘴嘀咕着,不在言语,他何曾不知,以他的身手,如何抵挡的住那烈焰墨弓,何况那烛九阴盛名享誉三界,身手岂会寻常,只是他心直口快,一时气恼,便信口而出。

    烛九阴似乎对他也不怎么感兴趣,见他一言之下,又慢慢隐入了众人之中,不由冷笑道:“三界之中怎么出了这么多跳梁小丑,令老夫大开眼界。”

    天心则心中一阵烦乱,烛九阴让其留下诗冉,怎么可能,诗冉可是为了自己才弄成今日模样,而龙骨绝锋本是大哥先祖之遗物,大哥好心交他手中,自己又岂能轻易将其转手送出,这两样,却是一件也不能轻易留下,不由好生为难。

    终于,他鼓足勇气,目光中露出坚毅,盯着烛九**:“我若不答应,非取不可呢?”

    烛九阴一愣之下,也缓缓道:“小子你的意思是,你要硬抢了,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天心道:“你出手便是了。”

    烛九阴摇摇头:“你一个后辈小子,老夫若出手,只怕三界中会留下话柄,老夫这有一套功法,乃老夫一生凝聚所得,欲传一位弟子,与你动手,你可敢应战。”

    天心扫向他身旁的玄冥,见他刚才伤了三花五气,此刻面如金纸,而他与烛九阴兄弟相称,自然不会是烛九阴口中传人之选,不由奇道:“那便让你传人出来,若我得胜,那……”

    烛九阴打断天心道:“老夫乃是现授现传,你若不敢,还可反悔,若你胜了,自然遂你心愿。”

    天心不禁狐疑,现授现传,难道……难道……他忙看下风紫筝,风紫筝起初也在面向天心,见天心目光袭来,她秀目一翻,转过了脸庞。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