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88章打赌

三界战神最 第88章打赌

    哀嫪山神秘,万阴洞又在眼前,众人个个身为本派骄子,跋山涉水来到此地,都为一探其中究竟,不辱师门交付之大任,只得暂时将恩怨小节放下,万阴洞才是眼前关键。()

    诸人各自结伙,一同闯入那万阴洞中,风紫筝一心想打听天心下落,故而紧紧跟随福扬、福眉身后,风逸则时时刻刻尾随她的身后,风紫筝早已习惯,也不加理会。

    万阴洞真如其名,洞口处已经是阴风阵阵,夹杂寒霜之气迎面,胆小之人不由慢下脚步,故意落在后尘,九祖一马当先,他想重塑他清茶教名声,然而“侠肝义胆”彭真却当仁不让,他认为只有他大道五义才是正道领袖,而且那号令天下的半截“盘古令”还在他大哥金元真手中。

    九祖知道他心中所想,小声道:“彭道长,你莫不是真以为单靠半截‘盘古令’就真的能号令天下了吧!”

    彭真脚下丝毫不让,蔑笑道:“凭你九祖也配提‘盘古令’?”

    已经步入万阴洞深处,漆黑一片,看不见九祖面上之情,只能听见他冷笑道:“那就走着瞧,看你彭真到底配不配了?”

    彭真忽然立住脚步,九祖话语带着一丝阴冷之意令他后背脊梁处一阵发麻,他扭头看去,只感觉一个黑影已经越他而去,在他身前道:“大家有法宝的,速速祭起法宝,此地陌生,别着了魔族妖人之道。”发话之人正是九祖。

    四下里忽然五光十色,各种各样的法宝利器纷纷在众人手中亮起,其中光芒最盛的却是福眉手中的一对黄金大锤和九祖手中的半截枯木,众人都不由对二人手中所持宝物投来羡慕之色,特别是那一对黄金大锤,锤体鎏金,神色飞扬,将众人手中法器皆比了下去,一看便知不是凡间之物。

    只有九祖手中的半截枯木在大锤光辉之下,毫不逊色,灰中泛红,显的平淡无奇,确能与大锤之色遥相呼应,只是形状怪异丑陋。

    众人被福眉手中大锤所吸引,只有彭真多看了几眼九祖手中之物,心中狐疑,三界中这般长相的法器到底是何物,兵不兵、刃不刃,特别熟悉却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九祖一改往日招摇之风,将手中半截枯木横于身前,往前行走,见众人对他手中之物并无兴趣,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借着法宝光芒,前路开阔,洞顶高悬,完全没有山洞的感觉,“叮咚”有一滴清凉之物滴落九祖颈部,他不由一惊:“谁?”

    这一声呼喊犹如一声炸雷平地而起,众人忽然屏住呼吸,顷刻间,山洞内安静下来。

    少时,似乎一束天光从上而下,众人惊叫着四散开去,福眉哈哈一笑道:“来的正好。”

    舞动着他那一双黄金宝锤朝那天光而去,暗处有人“咦”了一声,福眉也不理会,那天光与黄金宝锤一捱即开,似乎对黄金宝锤有些忌惮。

    福眉趁胜而上,仗着一身神通和手中惊魂锤朝洞顶飞去,忽然,千道万道金光从一只巨眼中迸出,他措不及防,双目被那万丈白光一灼,顿时眼前白茫茫一片,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暗叫一声:“不好!”身子便直坠而下,只感觉耳边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便知道福扬已经出手相助自己。

    下面众人见这千道万道光芒直冲而下,慌的人人祭出法器,闪躲腾挪,与这妖邪之光交上了手。

    福扬一手相扶福眉,一手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原来,他至弥勒尊者座下,弥勒尊者见他善使“麒麟剑”,便在他原先剑意之上,又授他一套剑法,并传下这腰间软剑。

    他见洞内凉爽,剑身上寒光闪闪,便凝聚四方寒意,一招“秋风浅殇”直取四方邪光,顿时,身侧悲风瑟瑟,似有落叶沙沙、细雨切切,所到之处,那邪光纷纷避让,那巨眼终于一眨之下,重新又恢复了先前平静。

    刚才暗处那声音终于忍不住道:“先有惊魂锤,后出寒暑剑,你这两个小娃娃居然手中持有十大神兵,快快报上姓名。”

    “惊魂锤、寒暑剑。难怪难怪……”众人对三界十大神兵只有听闻却从未亲见,此次探寻这万阴洞,有多少人不是冲着这洞中无名宝藏而来,却不想,同行之中,就已经出现了两柄神器,如何不让他们震惊羡慕。

    风逸、风行等人更是惊讶不已,若是那黄眉怪人手持惊魂锤也就罢了,偏偏他们从未正眼瞧过的风扬,此时居然手中不在是他在陆压道人门下所持“麒麟剑”,而是一柄三界至宝——寒暑剑,心中更加不悦。

    但此时万阴洞中已经出现了对手,而且一语道破他二人手中神器,来历自然非同小可,众人只能按捺住心中嫉妒,凝神望着洞顶那声音出处。

    一个巨大的身影空中飘落而下,离的近了,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见来人鸟面人身,通体青麟,最怪异之处是他鸟面并非两侧长眼,而是独独额头正中单开一只巨眼,说不出的诡异阴鸷。

    那怪异鸟人巨眼微睁,对面前众人道:“你们敢擅闯我万阴洞,可知我句芸神眼无敌,能看来生往世,善恶吉凶,你们个个心存异心,贪婪无耻,若能为我留下你们身中所宝,我自可指点你们一条明路。”说完,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立于福扬背后的风紫筝一听之下,忙上前道:“你当真知道今生来世?我只向你打听一个人?”

    那唤作句芸的鸟面怪人道:“小姑娘,你一身孽情,想得得不到,想甩甩不尽,你又执念过深,今生会有一劫,可改命洗骨,想来不日当会降临,看你将来又是我辈中人,你身旁的碧水如意,我就暂时不取了。”

    犹如当头一棒,风紫筝差点昏厥,这怪人随口几语,句句中她内心深处,想得得不到,难道……难道天心已经……她不敢多想,一旁风逸上前叫她,拉她,她已经浑然不觉了。

    而一旁九祖见这怪人一语道破风紫筝身旁法宝,忙将那半截枯木收入怀中,慢慢隐入了众人身后。

    当中有两人嘻嘻哈哈笑道:“我说咱哥俩相貌奇异,不想这怪物居然比咱还丑陋,好笑,好笑。”

    另一人则铁青着脸冷冷的道:“比咱丑,又不是同路,那就杀了他。”

    众人先前并没注意这二人,见他二人对话古怪,不禁注目望去,但见先前开口那人一副长脸,满面滑稽之色,而那脸色铁青之人阔鼻厚唇,面色却古板威严。

    句芸瞧了二人一眼道:“好笑好笑,只听闻丑陋之人常常心生嫉妒,要杀尽俊美之人,不想天界马王爷与牛王爷脾气竟然是这般古怪,杀的皆是比之丑陋之人。”

    已经有人小声议论开来:“我道是谁,原来,这二人乃天界大名鼎鼎的马牛二位王爷……”

    牛王爷不动声色的道:“异道之人,又丑陋无比,当杀不误。”

    句芸也冷冷的道:“那就看你二位有没有本事了?”

    马王爷嘻嘻哈哈在一旁连连摆手道:“且慢且慢,句芸老兄,你自吹嘘你额头那神目犀利,不妨与我二人打个赌如何?”

    句芸不屑道:“你二人身无长物,就那几根破铜烂铁,我实在是不稀罕。”

    牛王爷道:“不敢就是不敢。”

    马王爷接口笑道:“老兄,我二人身旁是没有惊魂锤、寒暑剑,但我二人手中有一‘山河袋’,就不知道老兄你感不感兴趣。”

    句芸怪目一番道:“赌什么。”

    马王爷回头一望,那铁青着脸的牛王爷便从腰间别下了一只巴掌大小的丝线袋子,马王爷笑着道:“就赌这山河袋中,所装何物。”

    句芸不由哈哈大笑:“好,一言为定。”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