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77章戮神魔天血咒

三界战神最 第77章戮神魔天血咒

    毒宗嘱托贪狼:“老四,大哥为我兄弟苦参那‘戮神魔天血咒’,九死一生,不只是为了帮隐俊争夺三界之势,而是为了对付四友残余与那真龙血脉之后,而如今看来,那龙行无迹,才是咱们的的头等大敌,虽他封印未除,但那真龙神力与不死真身,让我隐隐想起了混沌初的那凶险一役,我们合八人之力才将其毁灭封印,你难道已经忘记了?你切不可与那龙行无迹走的太过亲密,小心为妙。 ”

    贪狼笑道:“二哥,你多虑了,想那贼人与我有夺妻之恨,我与他势不两立。”

    毒宗点头道:“这个我自然不会担心,我只是怕老四你过于耿直,着了那龙行无迹的道儿?”

    贪狼不耐道:“二哥,想我贪狼也活了千余载,你不必婆婆妈妈,我自有分寸。”说完愤愤离去。

    毒宗摇摇头,眼中担忧始终萦绕,一旁闪出媚娘道:“那龙行无迹当真如此可怕?”

    毒宗头也不回,目光黯然不动,嘴中道:“我与他已经交过手,此人是我今生最大的克星,不除不绝后患,只是,如今我等并未有什么好的办法能除去此人。”

    媚娘笑道:“谁说没有,等大哥‘戮神魔天血咒’练成,天上地下,还有谁是敌手,那时候,我们自然一一找他们了却我们的恩怨,陆压道人、鸿钧老祖、龙行无迹,他们一个也休想逃脱。”

    毒宗“哎”了一声,别人不知道,可他却知道血祖参的那‘戮神魔天血咒’乃三界禁忌之咒,不单威力其大,修炼过程更是九死一生,需要历经十万八千九百一十四劫,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方能脱胎换骨,此咒正是当年那世间真龙以一敌八倚仗之神功,那真龙毁灭之际,见血祖性邪,心有不甘,便将此咒偷偷传于血祖,而血祖明白其中厉害,当初也不敢言明,只是偷偷默记心中,后来,八人交恶,他四人被那混沌四友困于不周山地牢,身体受限,也不便修习此法,终于得隐俊相救,四人得以脱身,才发觉千年已过,盘古、女娲早已作古,真龙也成为传说,血祖才将此咒说与他兄妹,静心苦参而去,只为大功将成,三界独尊的那一天,而这其中种种凶险,岂是旁人说来这般简单。

    贪狼独守空房之中,他平日里不喜随从打搅,所以他的房间,只要有他在,陪伴他的,不是那不离右臂的宽剑,便是坛中美酒,毒宗刚才的话让他心中岔岔不平,若连兄弟都这般小看于他,蓝灵儿眼中又岂会高看他一眼。

    他心里可谓五味杂陈,滋味难受,一口烈酒下肚,浓郁的酒香压制了不少闷气,索性开口大饮,就这般自斟自饮,也不晓得过了多少时间,十来坛美酒已经下肚,他双眼逐渐朦胧,内心越发的平静起来,心中假想:“区区一个蓝灵儿,她难道真的敢不顾她母亲的死活,万妖宫的存亡,违背于他,龙行无迹看似一个她倚仗的靠山,可惜法力被封,根本不足挂齿。”

    也罢,也罢,他叹了一口气,心中又道:“蓝灵儿对自己本无情义,娶来她的身子也于事无补,便任由她去吧。”贪狼心中两面思量,醉酒之际,善恶不由分开两边,他抱起酒坛,又一口烈酒灌入。

    “吱”的一声,醉酒之际的贪狼仍然警惕不减,他醉眼迷离,嘴中喝了道:“谁?”

    又是“吱”的一声,来人回身关上了门,这动静像是故意弄出给贪狼所听一般。

    贪狼朦胧之中,不由呆在原地,此时,浮现眼前的,正是那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的可人儿——蓝灵儿。

    只见蓝灵儿一身紧身薄衣,俏面如花,手捧金樽,盈盈道了声:“狼君,你可想我。”

    若酒醒之初,蓝灵儿此番言语,贪狼尚不能抗拒,何况此刻酒意之下,贪狼醉态可鞠,摇摇摆摆,面露喜色,他竟然右臂一震一下,他那从不离身的铁索宽剑居然被他泄落于一旁,蓝灵儿也是一震,随即警醒,忙欢笑着一把扶住了上前的贪狼。

    贪狼醉道:“公……公主,你……你……想通了。”

    蓝灵儿笑道:“当然是想通了,狼君兄妹颇受尊上礼敬,神通广大,前途不可估量,我蓝灵儿再冥顽不灵,也不敢拿我万妖宫前程做赌注吧,只是……只是……”

    贪狼哈哈笑道:“公……公主……有话……不……不妨……直说,我贪狼……今儿……高……高兴……”

    蓝灵儿双眸转动,瞧窗外看去,见一如平静,才轻轻道:“狼君,你也知道,龙行无迹难缠,尊上又不肯放他前行,我听说他不肯离去,只是因为有秘密在狼君手中,就连尊上都不知道,我心中一时好奇,忍不住想知道,狼君,你不会怪我吧。”

    贪狼一个酒嗝上涌,他一把拽住蓝灵儿纤弱臂膀,醉眼微睁,盯着蓝灵儿,许久许久,他忽然哈哈大笑:“公……公主,你……真的想……知道?”

    蓝灵儿被他盯的浑身发毛,她故作沉着,双眸中极力保持镇定,面露笑容,猛然听他说出这番话来,她提着的心猛然放下,又骤然提起,难道,难道说,这秘密,如此顺利便能让她拿到手中,龙行无迹怎么还不来,她已经派小厮前去牵引,成败一举,只能拿自己赌上一把了。

    蓝灵儿笑魇如花,轻轻对在贪狼笑语道:“狼君,我就是想知道嘛?”

    贪狼忽然坐于椅中,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蓝灵儿花容失色,但事已至此,若此时半途而非,便是前功尽弃了,只能硬着头皮,将戏做足了,看这贪狼到底意欲何为。

    见贪狼双手不停的游走于她的脊背,蓝灵儿心中一阵阵的恶心发麻,她无奈之下,只能用双手轻搂贪狼脖子之上,她吐气如兰:“狼君,不要这么着急,我迟早是你的人了,你还是不信我?”说完,便轻轻抽泣起来。

    不料贪狼大笑之中,一把将她推开道:“好……好……就看公……公主……你……如何……如何……表示了,秘密……秘密……我自然……会……告诉……我的……娘子……”

    蓝灵儿一震之下,随即明白贪狼意欲,她一咬牙,背转过身,假意去解衣衫,实则往窗外看去,仍然平静如常,若龙行无迹今晚不到,而她的清白也真的遗失今夜,该如何是好,不,若我的清白,真的能换贪狼秘密,也好让龙行无迹,知晓我心,蓝灵儿一咬牙,转过身躯,正对贪狼,轻轻的褪去了那一袭薄衫……

    ……

    龙行无迹正欲上床休息,忽然,有人至窗户外轻投竹纸进来,他起身打开,上书:“秘密已晓,望君务到!”

    他暗叫不妙:“这个傻丫头。”便推门寻影而去。

    他尾随至贪狼府前,那身影显然不是蓝灵儿本人,身法颇为笨拙古板,龙行无迹知他好心带路,也不躲闪,刻意弄出声响,让前人知道自己已经跟上,此时到了贪狼府中,那黑影朝他打个入内手势,便蹲入一旁假山中不作动作,龙行无迹瞧的真切,那竹纸语气,分明是蓝灵儿对自己所述之事,此事只有他二人得知,此刻,顾不了它是计是真,蓝灵儿肯定已经有所危险,便飞身跳了进去,见龙行无迹进去,那黑影才暗自离去。

    龙行无迹悄身隐与房顶之上,揭瓦观之,见蓝灵儿如此被动,身受凌辱,火气上涌,正想出手制止,猛然听见那贪狼竟然愿意秘密告之,他不由收拾心绪,暗暗提一口劲力于双掌之上,且静观其变,一旦蓝灵儿遇险,便要出手。

    蓝灵儿已经褪去了衣物,贪狼不由眼中冒光,他忽然起身,一把抱起裸身赤体的蓝灵儿往床上扑去,饶是蓝灵儿心中有所准备,还是不由大惊失色,清泪两行,犹如泉涌,夺眶而出。她忽然开口道:“狼君,我已如此,你还不愿以实待之。”

    贪狼喘着粗气:“修罗界奈何林祭龙谷便是那……”

    “啊”一声犀利的惨叫,一道闪电从房顶颇空而落,贪狼背后中拳,顿时昏厥过去,龙行无迹一把抓起一侧衣衫,胡乱披于蓝灵儿身上,将其囫囵抱起,冲天而去。

    蓝灵儿泪水早就无法抑制,源源不断打湿了龙行无迹胸前衣襟,龙行无迹似有所感觉,叹道:“傻丫头,我龙行无迹已经欠你太多。”

    蓝灵儿心中暖意上涌,一切都已经值了。

    龙行无迹打伤贪狼,携蓝灵儿逃离魔界,诸魔皆惊,追踪千里,终于还是不见了二人身影,狼翁道:“尊上,此人不除,后患无穷,何不趁其封印未出之际,全力追剿。”

    隐俊大手一挥:“三界中,我魔族子弟,凡遇此二人者,必须礼敬有佳,不得阻拦,我欲成全二人,二人何必急不可耐,欲成大事,还需此人一臂之力,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无需开罪于他。”并传下令去,万妖宫一众,不得随意欺辱。

    只是这个大魔,并不知晓贪狼已经泄密,而贪狼也知道大错已铸,索性来个死不认账,不能丢了四凶颜面。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