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76章芳心暗许

三界战神最 第76章芳心暗许

    蓝灵儿早已经得毒宗施法相救,一切如常,此时听闻尊上召唤,她已经换了一袭紫衣,精心打扮一番,由于她多年轻纱遮面,诸魔已经很久未见其庐山真容了,此刻一观之下,不由皆心神荡漾,好一个三界绝色,不想却一直隐于自己身旁。()

    而贪狼也是首次得见真容,从她玲珑身段,步态走姿,确定这正是令他魂牵梦绕的蓝灵儿公主,更加欲罢不能。

    见众魔个个望眼欲穿,蓝灵儿嫣然一笑,一个万福,这才道:“尊上,蓝灵儿自小得您疼爱,原本不该拂您一番美意,怎奈家母曾令灵儿我起下重誓,第一个得见灵儿纱下面容者,蓝灵儿必须以身相许,哪怕那人猪狗不如!”说完,斜眼朝龙行无迹望去。

    “此事千真万确。”

    “果然确有此事……”

    此言一出,群魔纷纷七嘴八舌。

    隐俊微微一笑,不作言语,那龙行无迹仍然无动于衷。

    贪狼却已按捺不住,他大喝一声:“不知公主面纱已经为谁脱落?”

    蓝灵儿一笑:“此人也在此间。”

    贪狼忽然宽剑入手:“龙行无迹,此话当真。”

    龙行无迹这才缓缓站起来抱拳道:“原来是四凶之一的贪狼,失敬失敬,公主之话,你若当真,便可当真,你若不信,那自然是假的。”

    蓝灵儿急道:“龙行无迹,你怎可如此小人!”

    “公主,便让我替你教训这个小人。”说完,宽剑挥出雄厚剑气,劲风朝龙行无迹直逼而去。

    见隐俊不语,贪狼心下踏实,心道:“今日必先在尊上面前给他一个下马威,也好让他知道混沌四凶的厉害。”

    眼见贪狼那巨大身躯,裹着宽剑疾驰而来,龙行无迹不由心中一动:“那智圣神身躯有宽阔伤口,让他一直困扰,到底三界中有何种兵刃能做出这般伤口,今日一见,不由恍然大悟,谁能料想,混沌四凶的贪狼竟然用着如此一柄宽剑,能做下如此大案,这贪狼正在其中之列,那凶手,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龙行无迹想的通了,不由心中一喜,蒙冤之屈终于可以大白天下了,眼前这贪狼正是自己苦苦找寻的凶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行无迹也不当即点破,他就地一抓,抓到方才喝酒矮桌,运劲推出,那矮桌犹如一件极大的兵刃,向贪狼和宽剑扑去,毕竟方桌脆弱,不及宽剑锋芒,相撞之下,方桌粉身碎骨。

    龙行无迹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拳,便朝贪狼击去,破天拳说到便到,拳力如怒潮狂涌,势不可挡,与那宽剑风雷之势遥相呼应,群魔眼看着两人都这般大势力沉的一击之下,有胆小者不由闭起了双目,二人似这般相向而去,大有臂断腕折,筋骨尽碎之势。

    贪狼只感觉拳势震撼,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恐惧,若这般下去,必能将龙行无迹毁于宽剑之下,只怕,只怕,自己也难逃那刚猛一拳,高手对决,若有一方心中先生出胆怯,那胜负便可见分晓,龙行无迹早已窥破其法。

    贪狼忽然变招,侧身腾挪反转想避开龙行无迹那直撄之锋,但是,拳力广博,他还是受龙行无迹神拳偏势潦到左边臂膀,但觉手臂酸麻,胸中气息登时沉浊,忙乘势往后一纵,宽剑当胸,唯恐龙行无迹又再出拳。

    龙行无迹猿臂轻展,稳稳落在原地,气不喘,心不跳。

    隐俊大笑之下,跳入二人中间,他虚空伸手一抓,抓过两坛美酒,巧劲一运,美酒飘至二人胸前,龙行无迹伸手接过,贪狼则“哼”了一声,显然,他一心想在蓝灵儿面前让龙行无迹颜面扫地,不想刚才交手之下,他竟然吃了暗亏,使他内心极度不满。

    隐俊此时,已不能不置可否,他笑道:“二位神通,让人大开眼界,竟然平分秋色,何不化干戈为玉帛,举杯痛饮,将隔阂一饮而尽,若你我等兄弟共同起事,何愁大业不成,将三界收入囊如,三界绝色,又岂止这一个蓝灵儿?”

    群魔修为不足,窥不破其中蹊跷,听隐俊这般说说来,也都纷纷附和称道,而贪狼却心中明白,隐俊已经为他挽回了不少面子,见龙行无迹面色平淡如水,似乎毫无争强斗胜之意,他无奈之下,战意一泄而尽,只能也伸手接过了那一坛酒,心中烦闷,便举头痛饮。

    龙行无迹哈哈一笑,与隐俊和殿内群魔一齐高举烈酒,灌了两大口在嘴中。

    蓝灵儿则满面通红,偷偷望向龙行无迹。

    夜已太浓,群魔散去,龙行无迹此时虽酒意上头,却仍然思绪清醒,他毫无睡意,索性提了一壶美酒,越上长生殿屋脊,魔界深伏大地之下,四下里墨色厚沉,将他全身都隐于黑暗之中,正合他意。

    他押了一口酒入嘴,细细回想贪狼出剑姿势与那宽剑锋芒形状,越想越心中笃定无疑:“相闻那“大道五义”吕方、高乙与那智圣神伤口颇为相似,如此推测,贪狼必是凶手无疑,若非他今夜亲见贪狼如此怪异兵刃,实难想象三界之中会有谁能做下如此大案。他金元真、紫薇神、西方教、昆仑山等何等本事,肯定当日里观那死者伤口,放眼三界,揣摩不透,也皆明白我龙行无迹未必就是那凶手,只是这无头公案,自己又恰巧偶遇,于是便嫌疑上身,若他们能亲见贪狼之本事兵刃,那自己“清白”自可不言而喻。若不然,道德天尊白日里何不点明我凶手之嫌,而是独指万妖宫,观蓝灵儿与隐俊今日之态,想来这血案也应与魔族无关,独独指向他混沌四凶而去。”

    若真是这般,逢恰当时机,他自然要将混沌四凶恶行昭告三界,想的透了,他仰起脖子,“咕噜咕噜”烈酒入喉,此时身处魔界之中,还不便点明贪狼毒宗凶手之嫌疑,更为重要的是,若能先从混沌四凶处打听出“枯雪”“雷寂”封印之处,再做从长计量,那是最好不过,既然已经探明凶手,又何怕没有自己清白之日。

    黑暗之中,也无日落日出,诸魔早已习惯,龙行无迹初来乍到,昏昏噩噩,已分不清日日夜夜阴阳交替,隐俊有心收买于他,三次提点之下,均被龙行无迹巧言搪塞而过,隐俊何等人物,见他如此,事不过三,也便决口不提,只待真心与他,希望有朝一日,能感化于他。再则蓝灵儿若真与他有情有义,能牵绊于他。那么双管齐下,一起用力,真能得此一人,自然胜过那贪狼千倍百倍。

    夜夜黄酒美梦,龙行无迹刻意走近四凶,媚娘、毒宗口风严密,外宽内深,表面上惺惺相惜,实则城府深邃,不易结交,反而贪狼,虽然和他隔阂最深,但快人快语,了无心机。

    蓝灵儿窥破龙行无迹心中所想,她暗中拦下龙行无迹道:“龙大哥,让我帮你从贪狼口中套出‘雷寂’‘枯雪’封印之处吧!”

    龙行无迹不想将她卷入这三界的纷纷扰扰当中,这些时日以来,一只对她冷冷淡淡,可是越是这样,越是激发蓝灵儿心中渴望,而龙行无迹虽然纵横三界,却窥不透“情”之奥秘,他冷冷道:“此事,不敢劳烦公主,我也并无向贪狼打听之意。”说完,转身便走。

    “龙大哥……”蓝灵儿鼻中“哼”道:“还要瞒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公主的手段。”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